第36章 新目標安小柔
    花費了比平時搭坐地鐵更久的時間,周茉和叢正才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桂元苑。

    做好雙人份晚餐,差不多就快到九點鐘了。

    周茉癱坐沙發上,累的電視都不想開。

    「茉茉姐,我幫你按摩一下好不好?」叢正竟然很有眼力見了。

    「好啊。」周茉當然是巴不得。

    叢正先去把電視開著,然後一隻腿半跪在沙發上,力道控制的剛剛好,引得周茉感嘆:「叢正,你這手法像練過的啊。」

    「哦。」叢正盯著電視,法制頻道,是他的最愛看的節目。

    「你怎麼喜歡看這個節目?」周茉閑著無聊跟他拉家常。

    叢正據實:「好看。」

    「電視劇不好看嗎?」

    「不好看。」

    周茉拿過遙控器換到某個衛視台,正在放古裝劇,巧了。正是鄭蔚那部『窈窕惡女』,挺不走尋常路的女主角。

    「怎麼樣?」周茉扭頭問。

    叢正停了下手,搖頭:「沒意思。」

    周茉繼續換台,這次是某個歌唱節目。

    「一般。」叢正五音不全,所以對唱歌也沒有多大興趣。

    再換,這次是個現代的戲,家長里短婆婆媽媽,比較接地氣。

    叢正苦笑了下:「這,不就是小區的日常嗎?還用得著在電視上看。」

    「咦?好有道理哦。」周茉難得被他說服了。

    電視上演的鄰里關係,糾紛矛盾不就是桂元苑小區每天都在發生的事嗎?還需要浪費時間看電視劇才能感知生活百態?

    抽空去小區轉一圈,跟大爺大媽們嘮嘮嗑,不就知道人間煙火,世情百態是什麼樣嗎?

    「行了,你慢慢看吧。」周茉換回法制頻道,欠身拿過手機開始搜索安小柔。

    只有一個星期的時間,要找出平時看起來潔身自好的安小柔黑點,不是容易的事。

    安小柔是中生代頗有資歷的女演員。

    何為中生代呢,首先是年紀不可能在二十多歲,至少三十齣頭了。演技方面沒到登峰造極的地步,但比流量小花好多了。

    有名氣,有口碑,路人緣相對來說相當不錯,所以比較在乎自己的聲譽,對醜聞和緋聞是排斥的,心思大部分花在工作中,平時做做公益,每隔一段時間放點新聞,維持熱度。

    周茉手指快翻斷了,也沒在網上捕捉到有關安小柔黑點的蛛絲馬跡。

    那就轉戰私生活。

    安小柔是前年結的婚,老公圈外人,某金融公司的高管,年紀比她大幾歲,相貌一般般,勝在敦厚老實,也算是郎才女貌的一對佳偶了。

    有關安小柔老公的信息,在網上也很少,僅有的那麼幾條都很正常,沒什麼可疑點。

    門鈴響了,叢正去開門,就聽到嗲妹軟軟似撒嬌的聲音:「哈羅,小帥哥。你的外賣到嘍。」

    叢正一臉蒙:「外賣?」

    嗲妹將打包盒遞給他:「全是好吃的,特意打包帶給你的。我對你不錯吧?」

    「謝謝嗲妹。」

    嗲妹搖搖晃晃:「一句謝謝就完啦?」

    叢正不解:「那……」

    周茉聽不下去了,晃過來:「嗲妹,你喝酒了?」

    「是呀,喝了點紅酒。」嗲妹面若桃花,眼眸波光漾漾。

    周茉把她扯到一邊,免得她歪倒叢正身上:「都喝成這個樣子,幹嘛回來這麼早?」

    嗲妹懶洋洋,大言不慚:「你以為我想呀?」

    「哦?難道你遇到了傳說中的正人君子柳下惠?」

    女伴都喝成這樣了,男方一點沒動別的念頭嗎?

    嗲妹翻個白眼:「加班。」

    「什麼?哈哈哈……」周茉嘲笑:「原來是只加班狗啊。我還以為你釣到高富帥小開呢。」

    嗲妹抬杠:「小開就不能是加班狗嗎?為家族生意拚命工作,不是很正常嗎?你以為人人都是王撕蔥,有那麼多時間陪網紅女伴啊。」

    「是是是,可以。」周茉為她倒了杯冷水遞上:「來,解解酒勁。」

    「這還差不多。」嗲妹一杯水落肚,又清醒了幾分,拉著周茉訴苦:「茉茉,太可氣了。明明還有節目的,愣是被一通電話叫回去。」

    「後續節目是……」周茉小聲調侃:「開房?」

    「呸呸呸……你就不能純潔點。」嗲妹一本正經:「我們本來訂好看午夜場了,泡湯了。」

    周茉又給她『呸』回去:「午夜場?那中間空餘的時間,就街上手牽手純聊天談人生理想?騙鬼呢。」

    「你不要想的那麼複雜嘛。」嗲妹撩下頭髮,無力:「我們還打算去泡吧的。」

    「靠,活動還真夠豐富的呀。」

    嗲妹得意笑:「那當然。像你……哎,你就上班回家兩點一線呀?」

    「我也不想呀。但有什麼辦法呢?」

    嗲妹嘴巴一呶:「至少飯後,帶著叢正四處轉轉呀。天天宅在家裡,無不無聊呀?」

    「上班累的要死,我還有精力轉轉?你帶著去吧。」周茉瞪眼。

    嗲妹撐起身,走到洗手台:「沒問題呀。等我哪天有空再說吧。」

    周茉慢騰騰又跟著晃過來,倚靠著門:「哎嗲妹,跟你商量下事。」

    「准沒好事。」嗲妹乜她一眼。

    周茉抗議:「我還沒說什麼事呢。」

    「一般你這樣起頭,就沒好事。」嗲妹鼻子輕哼。

    周茉翻翻眼:「偏見,你這是刻板偏見。」

    「行了,別繞彎子。說吧。」嗲妹開始抹洗面奶。

    周茉清咳一聲:「那個,安小柔,她在網上的評價挺不錯的哦。」

    「嗯。輝映傳媒的固定客戶,為她量身打造的一套正能量人設,已經延用好幾年了,大眾對她的印象已經根深蒂固,輕易憾動不得。」嗲妹在自己的本職上,很盡心。

    「你長期在網上潛水,不但跟自家營銷號們保持著良好關係,各家的營銷號,你也大多數了如指掌,對吧?」周茉嘻嘻笑。

    「是呀,怎麼啦?」嗲妹洗把臉,剛抽出紙巾擦拭,就訝異的側頭:「茉茉,你怎麼突然關心起安小柔來了?」

    周茉跟嗲妹不但是舍友,同事,還是在北市關係最親近的朋友。

    她怏怏:「鄭蓉蓉的合作被單方面取消了,然後周扒皮把我跟侯哥臭罵一頓,派了新工作跟我,跟安小柔有關的。限期一個星期完成。」

    嗲妹眨巴眼,再眨巴,最後無限同情的拍拍她肩:「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