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幫忙翻翻她的老底黑料
    「別加重量了,我肩上的重擔已經壓的我快喘不過氣來。嗲妹……」周茉上前一步摟著嗲妹叫苦求助:「救命啊!」

    「少來。」嗲妹抖抖肩,把她甩開:「還不至於到要你命的地步吧?」

    「至於。」周茉誇大言辭:「我要是在一個星期內完不成周扒皮交付的任務,可能就得捲鋪蓋滾蛋了。雖然吧,億類的福利待遇也就那樣,可提供住宿,這對我這樣赤貧的北漂人士來說,太難得了。」

    嗲妹洗乾淨臉,抹拭水分:「一個星期足夠了吧?」

    周茉嘆氣:「聽起來好像時間充足,可是安小柔在網上就是個沒縫的蛋,想鑽空子找黑點也找不到呀。」

    「哈哈哈……」嗲妹嘲笑她:「你就是那隻蒼蠅嘍。」

    周茉放棄尊嚴,垂頭喪氣:「要是能讓我找出她的黑點,就是當只屎売郎我也願意呀。」

    恢復素顏,清爽明凈的嗲妹無語的正面看著她:「茉茉,你有必要這麼自貶自嘲嗎?安小柔又不是完美的女神,她是人。是人就有缺點就有見不得光的黑點。」

    「可是我找不到呀。」

    嗲妹豪氣的小手一揮:「行了,我幫你在網上找找看。」

    「謝謝嗲妹。」周茉要為她奉上香吻了:「來,啵一個以表我的謝意。」撮起嘴唇嘟送過去。

    「滾!」嗲妹做個嘔吐的表情,毫不留情的踢開她。

    周茉還嘻嘻嘻的笑。

    扭頭就看到叢正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盯著她們倆。

    嗲妹指指周茉解釋:「她有病,開玩笑的。叢正別誤會呀。」

    「開玩笑?」叢正的確是有點誤會了。

    這兩個女人摟摟抱抱還送香吻,啥情況?太辣眼睛了。

    周茉吊兒朗當:「我身心健康著呢。就是朋友之間互相打打鬧鬧嘛。怎麼,你沒見過?」

    「沒有。」叢正據實回。

    「那現在看到了?」

    「嗯。」

    周茉手一攤:「看,又教了你一個乖。」

    「哦。」叢正似懂非懂。

    「行了,言歸正傳。你今天有什麼收穫?嗯,會寫幾個字了?」

    叢正忙走到餐桌邊,拿起紙筆:「我會寫自己名字,還有茉茉姐你的名字。」

    「真的呀?」

    叢正就演示了一遍,筆畫順序都是對的。

    周茉誇獎鼓勵了一通:「不錯,繼續保持這種努力學習的勁頭,假以時日,你一定會出人頭地,自力更生的。」

    「我會開電腦。」叢正特加高興指出:「我看侯哥操作,然後就會了。」

    嗲妹抱著一台筆記本出來,聽到了,直接勾手:「來,試試看。」

    叢正有某種天賦,真的是看一遍就會了。

    操作起筆記本電腦來,完全沒有差錯,就是對鍵盤還比較陌生,打字方面不會,可滑鼠握姿都是正確的。

    「不錯喲。」嗲妹也誇獎:「進步神速。不出一個月,叢正,你就能獨立生活了。」

    叢正聽出意思了,搖頭:「我不要。」

    「為什麼?你想跟我們一直擠在這小破屋?」

    「嗯。」叢正望著周茉:「茉茉姐在哪,我就在哪。」

    嗲妹發出古怪笑聲:「哈哈,茉茉,你有忠實的追隨者了。」

    周茉不喜反憂,撐著下巴嘆:「我不想當巨嬰守護者。」

    嗲妹挑挑眉,故意開玩笑:「收了吧?」

    「然後一起喝西北風?」周茉反問。

    嗲妹眼角斜乜叢正,審視了一陣,悄聲:「他總不會一直這麼無知下去吧?」

    「誰知道呢?」

    「智商是會隨著年紀增長的吧?」

    周茉晃頭:「我不知道。反正我不敢打保票。」

    嗲妹再次感慨:「顏值真的很養眼啊。太可惜啦!」

    「好啦,嗲妹,你幾乎每天感嘆一句『可惜』聽膩了。來,幫我網上翻翻安小柔的老底。」周茉不想再討論叢正了。

    嗲妹提示:「口渴了,有水果嗎?」

    「沒有。」

    「冰棍呢?」

    「還有一隻。」周茉翻冰箱遞給她:「最後一隻了。」

    嗲妹理直氣壯啃著最後一隻冰棍:「明天小賣部再批發一包回來吧。」

    「沒錢。」周茉直率:「還沒到月底,工資快花光了。」

    嗲妹裝沒聽見,口裡叨著冰棍開始敲鍵盤:「嗯,安小柔……出來的都是網上常見的報道和新聞,沒什麼新意。」

    周茉也拿著手機一起挖崛:「可不是。」

    「這些呀,就是輝映傳媒的功勞。」嗲妹舔口冰棍:「我們要去某些爆料平台找找看。」

    「那些爆料平台的有關名人的貼子,不會被公關刪除或隱藏嗎?」周茉還是懂行的。

    「會。」嗲妹擠眉弄眼笑:「一定會。有些還得花錢才能擺平那些見不得人的爆料。不過,我可以試試洛陽鏟,挖地三尺,或許有意想不到的驚喜哦。」

    周茉搓搓手,期待:「那我拭目以待了。」

    網上,有正規的傳媒平台,也有不少不正規的小平台。

    正規平台受到各種法規的監管,所以相對來說,評論語言比較溫和乾淨。那些躲在暗處的小平台因為處在違法的邊緣,所以言論相對來說大膽,尺度也比較大,而且還能看到一些普通人看不到的猛料。

    嗲妹手指翻飛,到她所知的各種平台轉了一圈,很失落,有關安小柔的報道都是經過篩選的,她乾淨的跟初生嬰兒似的。

    「這不可能啊。」嗲妹不敢相信:「輝映傳媒的觸角也太四通八達了吧?這些邊邊角角它們家都照顧到了?」

    周茉跟著她各處晃蕩了一圈,沒看到安小柔的黑料,倒是見識了不少其他娛樂圈名人明星的八卦爆料。

    她還主動偏離主題,詢問嗲妹:「哎哎,嗲妹,這個明星的爆料是不是真的呀?」

    「我怎麼知道?」

    「那這個男明星被爆出名的愛約炮是不是真的呢?」

    嗲妹翻白眼:「你不看明星八卦的嗎?他號稱炮王。」

    周茉聳肩:「我以為是對家抹黑嘛。原來是真的呀?」

    「我反正聽圈內有名的大威營銷號在私下傳,他是真的愛約炮。」嗲妹叮囑:「你聽過就算了,別跟人說,免得惹禍上身。」

    「明白。」周茉比個讓她安心的手勢。

    嗲妹打個哈欠,關電腦:「今天就到此為止吧。我困了,晚安。」

    「好的,晚安。」周茉看看時鐘,十多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