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成功了一半
    侯榮不為所動,搓摸著下巴,若有所思:「別急,再等等。」

    「等什麼呀?安小柔的車快追不上了。」周茉很心急,恨不得搶過方向盤。

    「追她沒意義。」侯榮有自己的想法:「不如,我們再等等,能不能拍到她金主大佬出來的畫面?」

    周茉一秒就冷靜下來,明白他的用意了:「哦,我懂了。」

    安小柔前腳從小區出來,如果金融界大佬後腳也跟著出門,那就間接證明兩人目前的確有貓膩的,不可能巧合成這個樣子。

    於是,又繼續等。

    功夫不負有心人。

    不到十分鐘,一輛勞斯萊斯出現在他們的視線範圍內。

    「侯哥,是這輛車,是這個車牌……」周茉激動的大力拍著侯榮,高興的臉都漲紅了:「是他,是他……」

    「我知道,我在拍,別干擾我。」侯榮拿起他的長焦鏡頭對著豪車一頓連拍。

    叢正不懂就問:「這個車牌,有什麼問題嗎?」

    「沒問題,只是比較貴而已。」周茉難得高興,快樂的科普:「在北市,買到車不稀奇,搖上車牌號才是運氣好。而車牌號一般是不可以選的,給什麼用什麼。但是頂級富豪和權貴們例外。」

    叢正搖頭:「這個車牌,好多六呀,是運氣特別好的意思嗎?」

    「沒錯。六六大順嘛。六跟八,若是連號,那就不得了。不僅代表有錢,而且還代表一種身份。這是有多少錢都買不到的。」

    「這麼神奇?」叢正好像頭一回聽說數字有這麼大的魔力。

    周茉意味深長的拍拍他:「年輕人,還要多努力啊。」

    「嗯,茉茉姐,我會繼續努力學習的。」叢正真的覺得自己思維認知上跟不上他們。

    「很好。孺子可教矣!」周茉在他身上找到為人師表的虛榮感。

    「茉茉,你來拍。」侯榮眼見豪車去遠,馬上打算跟上,就騰不出手拍照片了。

    周茉慚愧:「侯哥,我不會用你這麼高端的相機呀。」

    「你就用手機拍也是一樣的。」

    「那行。」

    拜北市的晚高蜂堵車所賜,豪車也被堵的懷疑人生。

    侯榮他們這輛破車竟然沒有被甩丟,就這麼一路跟著豪車,看著它進入北市另一片中央商圈住宅區,這才罷休。

    「這就是大佬真正常住的家了吧?」侯榮其實也不是特別確定。

    「應該是。」

    侯榮就宣布:「收工,回家。」

    「耶!」周茉歡呼,刻意提醒:「海底撈,我們來了。」

    侯榮無語的瞅她一眼:「你記性也不錯呀。」

    「嘿嘿,謝謝。」

    「行,我說話算數。」侯榮開著車打了個電話:「我把西西也叫上。」

    叢正茫然:「誰?」

    「我女朋友。」

    周茉見過侯榮的女友,只是沒打過交道,也從來沒在一個桌吃過飯,挺期待的:「好呀。我還沒正式見過侯嫂呢。」

    「怎麼著?打算給見面禮呀?」侯榮嗤的笑。

    周茉笑眯眯:「見面禮難道不是長輩給晚輩嗎?」

    「西西跟你差不多大。」

    周茉呲牙調侃笑:「侯哥,老牛吃嫩草呀。」

    「去你的。我很老嗎?」無論男女,年紀都很敏感啊。

    周茉笑著問叢正:「叢正,你看得出侯哥多少歲了嗎?」

    叢正可不會說客套話,實話實說:「三十五。」

    「我靠!」侯榮震驚的又做手刀,惱羞:「叢正,找削是不是?」

    叢正也驚了:「沒有嗎?」

    「廢話,當然沒有。我還是小鮮肉了。」

    「嘔~」周茉要吐了。

    侯榮氣恨恨:「哎哎,你們兩合起伙來埋汰我是不是?小心沒有海底撈了。」

    「沒有,侯哥,你也知道的,叢正的情商,我就算跟他提前合夥對台詞埋汰你,也會穿幫的。」

    「倒也是。」侯榮大度不計較他們幫自己虛張了幾歲的問題。

    今天可能是他們的幸運日。

    有一家海底撈不用等位,竟然被他們找到位置了,剛好四個人的,比較偏僻在角落而已。

    女友西西還在趕來的路上,侯榮就拿起相機開始回看。

    「侯哥,你說,我們明天是不是可以向老闆交差了?」

    「我認為,可以。」

    周茉就喜滋滋:「太好了。將功補過,順利在望。」

    「不,這才成功了一半。」

    「為什麼呀?」

    侯榮四下張望,小聲:「不,還不能掉以輕心。想扳倒輝映的這位長期固定客戶,給他們添堵添亂,光有實錘是不夠的,還要引導輿論讓安小柔陷入千夫所指的地步,才叫勝利在望。」

    「這還能洗白?」

    「不要小瞧了輝映的手段。他們也是在公關營銷界經營多年,早就積累了不少逆轉的素材。小心被他們翻盤。」

    周茉心涼一半:「說的對,我過於樂觀了。」

    輝映也是靠公關營銷起家的,成功案例不少,業內口碑不錯,要不然也不會被周扒皮當成『眼中釘』了。

    侯榮倒是比較沉著穩重:「但是,這一次我們搶佔了先機,明天再跟老闆合計合計,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我相信,輝映就算有回天之術,也枉然。」

    「你有好點子嗎?」

    「暫時沒有。不過我晚上回去查查同行是怎麼操作的。你也做做功課,咱們爭取打一個漂亮的翻身仗。」

    周茉深以為然,老老實實:「好,沒問題。」

    「還有,保密。」侯榮單手摳著臉上痘痘:「誰都不要透露,免得走漏了消息。」

    周茉點下頭,又急忙:「也不能跟嗲妹說嗎?」

    侯榮遲穎少許:「她?暫時也幫不上什麼忙吧?能不說,盡量不說。」

    「好。」周茉言聽計從。

    侯榮又看向叢正:「還有叢正……」

    「我不會亂說的。」叢正舉手保證:「我也不認識其他人啊。」

    周茉樂了:「哎喲,叢正,你會搶答啦。」

    侯榮卻話風不對:「我的意思是,待會我女朋友來了,你盡量多說話。」

    「為什麼?」不但叢正不懂,周茉也一頭霧水。

    侯榮半掩著嘴,怕叢正聽到似的,悄聲對周茉吐實話:「西西也是個顏控。叢正開口必定暴露智商,這樣她才不會無視我的存在變成花痴少女。」

    周茉驚了:「侯哥,你城府好深哦。」

    「等你有男友,你就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