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假土豪真渣男
    周茉輕抬眼皮:「你不懂就對了。若是你都看懂了,我們基本不用在營銷界混下去了。」

    「什麼意思?」叢正對這種否定加肯定的語句,真的接受無能。

    周茉嘆氣:「嗯,一言難盡,總之,你好好學習吧。」

    「哦。」叢正帶著滿腹疑問,開始練字。

    娛樂圈營銷成功的案例很多,尤其是洗白加抹黑,如果是大規模的,一定就有推手在幕後操縱。但是,具體細節,一般在網上查不到,人家也不可能爆出過程。

    嘆氣,再嘆氣,周茉苦惱的抓抓頭髮,把手機一丟站起來:「懶得搞了,洗澡去。」

    進了浴室,隱約聽到門開聲,估摸著嗲妹回來了。

    果不其然,等她沖好涼抹著濕乎乎的頭髮出來,嗲妹正在懶洋洋癱在沙發挺屍呢。

    「嗲妹,回來了。」

    「嗯。」

    「這麼早?今天又沒安排其他活動?」

    嗲妹白她一眼:「你就盼著我有其他活動是吧?你不想我回來太早呀?」

    「冤枉呀,我是關心好不好?」周茉叫屈:「我這不希望你早點跟高富帥男友修成正果,我好沾沾光嘛。」

    嗲妹翻眼:「八字還沒一撇好吧?」

    「哦,追求者。」周茉馬上修改。

    嗲妹甩甩頭髮:「我把他甩了。」

    「啊?為什麼呀?」周茉大吃一驚,衝到她身邊帶著一分關心,多分八卦心問:「怎麼就甩了呢?」

    「假的。」

    周茉沒懂:「什麼假的?」

    「那個混蛋開的豪車,那些名表,都是假的。要麼是租的,要麼是高仿。」嗲妹氣恨恨:「老娘真是,差點陰溝翻船。」

    周茉更好奇,催:「你怎麼發現的?」

    嗲妹眼珠朝向天花板,有點不太情願講。

    「嗲妹,說嘛。給我也打打預防針。」

    「你?用得著嗎?」嗲妹深深懷疑。

    像她這種全身淘寶款,加起來不超過兩百塊的,表面一點也不精緻的女孩會引起高富帥的注意嗎?

    周茉不以為意:「渣男又不分貧富好不好?沒錢的渣男更多呀。」

    「倒也是。」嗲妹被她說服了,清清嗓子,眼角瞄瞄豎起耳朵的叢正,嚴肅:「叢正,你不許聽。免得學壞了。」

    「哦。」叢正只好裝做把注意力轉移到學習上。

    周茉對著叢正做了個堵耳的動作,叢正食指塞到耳朵里,表示不聽就是嘍。

    「哎,說起來呀,我還算幸運的。」嗲妹開場白有點自誇:「發現的早,沒什麼損失,還蹭了幾頓飯,都是高檔餐廳,不虧了。」

    「呃?這麼一說,好像是哦。」周茉附合她。

    嗲妹精神一振,開始眉飛色舞:「你猜我怎麼發現那混蛋是假的?」

    「猜不到。」

    「今晚,我們去吃法國餐,其實不是最高檔那幾家,也就中等吧。然後邊吃邊聊,無意中我就看到他的那個襯衣,有點不對。」

    「哪裡不對啦?」

    「看起來好像是范思哲新款,但那個做工,仔細看,有差別。不過當時我也沒太放心上。」嗲妹嘆氣:「快吃完的時候,他提議去兜風。我當然同意啦。」

    周茉點頭:「然後呢?」

    「哼哼,重頭戲來了。他來了個簡訊,我只是隨便瞅了一眼,你知道的,我視力還可以,何況那麼近。就看到一句,好像是催款的。我心裡就一愣問他誰發來的?他說是朋友約他喝酒。」

    「咦?」周茉聽的不對勁。

    「感覺不對是不是?」嗲妹挑挑眉:「我當時就留了個心眼。一直去到江邊兜風,然後停下來賞夜景時,又來個電話,他一看來電,避開我去接了。」

    「這也正常呀。」

    嗲妹聳聳肩:「聽我說完。雖然,他是走開幾步,可電話那一頭的聲音太高亢了,是個女人的聲音。女人嘛,第六感最準的。我就悄悄挪近了幾步,隱隱約約聽到電話那一頭的人是在罵他,什麼騙子,還錢之類的。」

    周茉瞪大眼:「這劇本有點眼熟呢。」

    嗲妹撇嘴:「可不,網上有報道,什麼渣男充大款開平價車同時約好幾個女人,其中不乏白富美的,還有少被騙財騙色的,對吧?」

    「是呀。你遇到的不會是這種吧?」

    嗲妹撩下頭髮:「哼哼。他很快就掛了電話,然後就……這段略過,有純樸少年在呢。」嗲妹指指叢正。

    周茉笑的玩味:「哦,你們親熱了?」

    「沒有。」嗲妹不承認:「我都起疑了,當然不會讓他再佔便宜。於是就說不舒服想回家。他是有點不太高興的樣子,可我堅持要回來,也就依我了。」

    「嗯。」

    「回來的時候,我就找了個借口拿過他的手機迅速翻到已接來電,幸好那個打來的電話號碼還留著,我匆匆一掃強迫自己記下,馬上就放到備忘錄去了。」

    聽到這裡,周茉豎大拇指:「厲害呀。嗲妹,你好有心機哦。」

    「這算什麼?還好啦。」嗲妹謙虛:「其實我記性一般般。但這次超常發揮,竟然被我掃一眼就記下了。」

    「女人的潛力,真是無窮的啊。」周茉感慨。

    嗲妹笑了:「對哦。嗯,然後到小區門口,我也沒跟他多說什麼,就進來,馬上撥打那個電話。的確是個女人,然後聊了幾句,我就明白了,遇到個假土豪了。」

    周茉愣了:「真的是那種用租來的豪車,同時腳踏幾條船騙財騙色的渣男?」

    嗲妹塌下肩:「好像是?」

    「你沒確定嗎?」

    「確定他同時在交往好幾個女人,還有,他車是借的,揮霍的那幾頓高級料理錢,是別的女人借過他,或者騙來的。」

    周茉替她打抱不平:「這種渣男,就該曝光。嗲妹,要不要我幫你上網討伐他?」

    「不用了。我又沒損失。」

    「可以警醒其他女生呀。」

    嗲妹淡漠:「還需要我警醒嗎?網上一搜,大把大把的真實案例。但凡多留個心眼,不要貪圖享受,基本都能避坑。」

    「呃?」有道理,不過周茉不敢相信的直視她:「嗲妹,你這麼說自己不好吧?」

    「去!」嗲妹輕啐她一口:「你聽力理解有問題吧?我都避坑了,就表現我是留了心眼,不貪圖享受的女人。」

    周茉嘻嘻笑著跳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