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混水摸魚的娛記
    「茉茉,我們贏了,我們贏了!!」侯榮像得了失心瘋一樣狂喊尖叫,差點震破周茉的耳膜。

    周茉的起床氣被震的消失一半,打著哈欠懶洋洋:「什麼呀?大早上的,你吃錯藥啦?」

    「你沒看新聞嗎?」

    「這麼早,我還沒睡醒呢?被你一通電話吵醒,哦對了,我的起床氣呢。」

    「別,先彆氣啦。」侯榮笑呵呵:「茉茉,告訴你,安小柔這下翻不了身了。別說輝映傳媒,就是大羅神仙也救不了她。」

    周茉莫名其妙:「她怎麼啦?你又有重鎚實料啦?」

    「不是我,是崔哥,還記得那個娛記崔哥嗎?」

    周茉腦子稍稍短路了下,被吵醒,神志還沒那麼清明。

    「哎呀,就是我給你介紹的那個哥們,專門跑女明星線的崔哥。」侯榮提醒。

    「哦,記起來了。他怎麼啦?」周茉記得她花了小半月的薪水,才打聽到安小柔另類的私生活,已經耗光她下半月的生活費了。

    侯榮語氣興奮不減:「你還記得嗎,他說有同事拍到過安小柔跟大佬在婚後同游國外的圖片嗎?」

    周茉一聽,精神振奮:「記得呀。怎麼著?他們混水摸魚放出來了?」

    「沒錯。不但把先前的照片放出來了並且,昨天他們還很有行動力的跑去蹲守安小柔的圈外高管老公,你猜怎麼著?」

    周茉完全清醒了,從床上坐起,期待的猜:「她老公跟安小柔大吵一架還是奪門而出夜店買醉?」

    「猜對了三分之一。」

    「到底是什麼?」

    「我先賣個關子,這段很料很猛,崔哥他們打算等上班的時候放出來。」

    「呃?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真笨啊。還能為什麼呀?他們公司先前就跟輝映傳媒有段過節,然後現在安小柔被扒,正好博一波流量和眼球,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呢?」

    「他們到是會抓機會。」周茉調侃:「不過這樣也好,讓輝映傳媒知道,背後搞他們的不止億類這一家。」

    「對,風險分散,也挺好。」侯榮深表同意。

    周茉開始算秋後賬了:「我說侯哥呀,雖然這是好消息,但你不能等上班的時候再告訴我嗎?看看現在才幾點?昨天加班那麼晚,誰不想睡個懶覺呀……」

    「我不想。」聽語氣,侯榮還在亢奮中:「我生物鐘很準時,看到崔哥給我發了條微信后,馬上就清醒了。然後就想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你。好歹咱們搭擋一場,我不能撇下你自個竊喜吧?」

    「謝謝搭檔。不過你也看看時間吧?」周茉撫額嘆氣。

    侯榮喜滋滋:「年輕人嘛,中午補一覺滿血復活了。趕緊的,快點起來,咱們竟然提到得到消息就做好準備,配合著崔哥他們的猛料,徹底把輝映傳媒給打趴。」

    「哦。」周茉敷衍的應了。

    掛了電話后,繼續倒頭睡回籠覺。

    這一覺睡的沉,要不是叢正使勁擂門,周茉鐵定遲到。

    昏昏覺覺出房門去梳洗,嗲妹已經收拾好了,打著哈欠:「茉茉,我今天跟你們一塊上班。」

    「可以呀。」

    叢正並不善解人意,還問:「嗲妹,你是不是怕那個渣男還會再來騷擾你?」

    「是呀。」嗲妹撐著腮:「雖然渣男是住院了,可他那麼小心眼,難保他那幫狐朋狗友給他找場子,萬一,我是說萬一呢?我可賭不起了。」

    「別怕,有我了。」叢正義氣的拍拍胸口。

    嗲妹摸上他的寬肩,慈母笑:「正正呀,姐的生命安全就全靠了。」

    「?」叢正麵皮輕微抖了下:「嗲妹,你還是叫我全名吧?」

    「怎麼?正正很好聽呀。」嗲妹我行我素:「正正,早餐想吃什麼?姐請客。」

    周茉聽到了,嚷:「肉包子。」

    「沒你份。」嗲妹不客氣:「冰箱都是空的,我說茉茉,你早該採購一些日常疏菜了吧?」

    「這不加班沒空嗎?」

    「今天不用加班了吧?」

    「難說。」

    仨人出門去買早餐,叢正跟著嗲妹待遇是好多了。

    不再是饅頭鹹菜,吃上肉包子了,挺香。

    搭地鐵的路上,周茉跟嗲妹兩個聊些沒意義的閑話,叢正卻敏銳的感覺到,身邊有人在跟著他們。

    至於是什麼人?他目光巡梭了一圈,沒鎖定重點。

    正值早班高蜂,四周人特別多,到處都是人,來來往往,基本都是趕著去上班的男女老中青,面部表情都搭拉著,都沒什麼精神。

    要從人海中揪出什麼人在一路跟著他們,對於叢正來說,有難度。

    「茉茉姐……」他想提醒周茉。

    周茉抹嘴:「嗯?沒飽嗎?忍著吧?捱到中午,食堂管飽。」

    「呃不是……」叢正啼笑皆非。

    嗲妹用手肘撞撞他,曖昧:「哎哎,正正,感受到了沒有?」

    「感受什麼?」

    「好多投向你的喜愛眼神啊。」嗲妹感慨:「好幾個小妹子顏值不錯哦。」

    叢正無語了。

    周茉小聲:「哪裡哪裡?」

    「呶,左邊,右前方……」

    地鐵太擠,今天沒有小妹子大膽上前要聯繫方式,不過收穫了很多的注目禮。

    他們是最後一批到達公司的,還好沒錯過打卡。

    「茉茉,我都等不及,要怎麼慶功了?」侯榮一臉的得瑟搓著手湊過來,臉上的痘痘茁壯成長著。

    周茉瞄他一眼:「還想慶功?咱們可是將功補過。」

    侯榮一秒塌肩。

    「啪啪……各位同事注意啦!」周老闆今天也很準時出現在辦公室,對著全體散座的員工拍拍手,清清嗓子:「馬上會有重磅猛料爆出,做好配合的準備,一舉把輝映給打個落花流水。」

    「是老闆。」

    大夥參次不齊的答,不是那麼有積極性。

    周茉和侯榮對視一眼,腦袋湊了一下,異口同聲問:「老闆也收到消息了?」

    又同時肯定答:「一定是的。」

    周老闆不但提前得到消息了,他還忙活了一晚上。

    先是接到安小柔經紀公司的電話,語氣還是很客氣的表示無怨無仇的沒必要把人往絕路上逼,請求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