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超級二十四小時保鏢
    周六的清早,衚衕巷行人比往日少,人行道除了樹影隨風輕微晃動,很是寧靜。

    周茉默默數了三十秒,還是按捺不住好奇心,步伐輕快,俏皮的跳躍著跑去偷窺他們打架。

    「媽呀,快跑啊!」還沒到衚衕口呢,幾個紋身小子就驚慌失措的跑出來。

    周茉一怔,閃到一邊納悶:這就解決了?太快了吧?

    不過,那個痞子頭還在裡頭,周茉趕緊加快腳步。

    「茉茉姐!」叢正單手插著口兜,沖著她微笑。

    周茉一看他的姿勢就深吸口氣。

    那個痞子頭被他單腳踩在地上,正在做無用的徒勞之掙。

    「救命啊!我再也不敢啦!」痞子頭沒受什麼傷,還有力氣大呼小叫,看到周茉,就一改凶神惡煞的模樣,可憐巴巴:「大姐,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誰是你大姐?」

    「大媽,大嬸……」

    「呸!」

    「呃?」痞子頭知道犯了年輕女孩的禁忌。

    現在管女生叫大媽大嬸,那是容易從口角之爭上升到武鬥的。

    「叢正,你,這麼快搞定啊?」

    叢正理所當然,很淡定表示:「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我就是小露了一手,這幫傢伙就一窩蜂跑了。」

    「大哥,你那叫小露一手啊?」痞子頭歪嘴斜眼的哭訴:「你那身法也太快了吧?我們還沒擺架勢,你就到跟前了,跟一陣風似的,老子嚴重懷疑你不是人?」

    「說什麼呢?」周茉怒目凶:「你才不是人,你是人渣。」

    「呃,大姐,不對,姑奶奶,我這是誇呢。這小子,啊不對,這位大哥的身手那叫一個利落,那叫一個快如閃電,那……反正就是小弟服了。五體投地的佩服。」

    「少耍貧嘴,說,你跟我家叢正什麼仇什麼怨?大周六的跑來挑釁鬧事?」

    痞子頭苦喪著臉:「姑奶奶,咱混社會的,總得講信譽吧?總不能事辦砸了,還把金主供出來吧?那我以後還要不要在社會上混了?」

    周茉被他氣笑了:「你還想當混混?」

    「呃,這,這是老本行,其他的我也不會啊。」

    周茉懶得跟他扯皮,直接對叢正:「腳下使點勁。別踩斷脊樑,肋骨踩斷幾根沒關係,死不了人的。」

    「哦。」叢正聽話點頭,單腳正在使勁。

    「別別別……大哥高抬貴腳。」痞子頭一聽嚇壞了:「我招,我招還不行嗎?」

    ……

    「什麼?那個人渣還敢僱人堵叢正?」

    嗲妹穿著家居服正要坐到餐邊吃打包的牛肉粉呢,聽周茉認真跟她提了下剛才發生的事,大吃一驚。

    周茉輕描淡寫:「人家不但敢,還真的付諸行動了。幸好咱們叢正不是省油的燈,否則呀,你的牛肉粉沒著落,只怕還得去醫院探望我們。」

    嗲妹氣的不行:「卑鄙無恥的混蛋!他怎麼還有臉報復?」

    「他要有臉,還會好好的人不當,去當人渣嗎?」

    嗲妹胃口被這個消息破壞了一半,挑起幾根粉條,又皺著眉頭放下筷子:「茉茉,那怎麼辦?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呀。」

    「放心,叢正都能擺平。」

    「可是,萬一那個人渣再僱人對我們兩個女生下手怎麼辦?」

    周茉指指叢正:「有超級能打的二十四小時貼身保鏢啊,怕什麼?」

    嗲妹沒那麼樂觀:「叢正不可能二十四小時都能貼身保護我們吧?」

    「嗲妹放心啦。那個渣男,失敗一次,短時間內不會再有第二次了。他沒那麼有錢吧?不是徒有其表的偽富豪嗎?」

    「呃?也是哦。」嗲妹腦子一下轉過彎來,心情頓時陰轉晴:「其實他本質是個外強中乾的窮光蛋,根本不用怕他。我們去報警吧?」

    周茉卻緩緩搖頭:「我的建議呢,還是不用了吧?」

    「為什麼?」

    「窮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萬一逼急了他,窮光蛋來個魚撕網破怎麼辦?」

    嗲妹如夢初醒:「好有道理。那就,算了算了。」

    周茉托著腮:「嗲妹,我是這麼想的。也不能輕易放過他,免得他真以為我們幾個好欺負。」

    「那到底怎麼辦呀?」

    「發揮咱們的的工作優勢,在網上爆光他的惡劣行徑。目的不是警醒後來者,而是讓他知道他的真面目人盡皆知,就算出院了,也在北市沒有立足之地,自動滾出北市,這樣咱們不是更安全,一箭雙鵰,怎麼樣?」

    「好!」嗲妹鼓掌喝彩:「太好了!茉茉,你這招叫釜底抽薪,徹底斷了他復出的路。好,非常好。」

    「謝謝。」被誇的周茉都不好意思了。

    於是整個周六,周茉和嗲妹就窩在家裡活躍在網路上。

    嗲妹用第一人稱當事人的口吻寫了一篇貼子,有理有據,而且圖文並茂,附有渣男的各種個人信息,可信度相當高,雖然沒有一石激起千層浪,還是有不少人注意到了這篇曝光渣男的貼子。

    沒想到,被騙的人不少,跟貼開始控訴渣男的各種騙術行徑,大同小異,手法其實並不高明,無非就是瞅中了那些受騙者貪慕虛榮,沒抵擋住『高富帥』這個人設光環罷了。

    當然,也有不少路人嘲諷受騙女生是活該的。誰讓她們『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呢。

    嗲妹和周茉沒有跟人爭執,故意透露出渣男陰溝裡翻船,被揭穿真面目后,被人揍進了醫院,目前在某某醫院躺著呢。

    最後她們隱晦的希望受騙者們能趁著這個良機去跟渣男算總賬。

    「哈哈,搞定!」周茉搓搓手,歡天喜地的站起來活動脖子。

    嗲妹也一蹦而起,喜滋滋:「我倒要看看渣男怎麼死的?」

    叢正不解:「他會死嗎?傷勢嚴重了嗎?」

    「哈哈哈……」周茉跟嗲妹對視一眼,樂了,一本正經的解釋:「叢正,死有很多種。有的人活著,卻跟死了沒兩樣。有的人死了卻永遠活在人民心目中。」

    「我還是不懂。」叢正越聽越糊塗了。

    「就是,有的人,他看著活蹦亂跳的,卻生不如死。」

    這麼一說,叢正好像理解了那麼一丟丟。

    「茉茉,今兒個高興,我宣布,晚上請吃……」

    周茉期待看著嗲妹。

    「……麻辣串。」嗲妹底氣不足嘻嘻笑。

    「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