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六位數成交
    周茉四下看了看,奇怪:「你一個人來的?」

    對方也跟她一樣,全身穿的跟作賊一樣,還架著一副墨鏡,看來也同樣懷著戒心。

    「咳咳咳。那個,我朋友在附近。」當然不是一個人啦,大晚上誰敢呀。

    周茉深以為然:「了解。那麼,開始吧,先轉賬再交貨。」

    「我要先驗貨。」

    周茉無語看著她:「不相信我,那你來幹什麼?」

    『夢裡花落知多少』也不甘弱:「小姐,六位數不是小數目。我總不能貨都看不到就把錢轉給你吧?你當我傻子呀?」

    也有道理。是六位數不是六塊錢,誰都不希望打水漂。

    「好吧,給你看。」周茉亮出錢夾子,那張名片就卡在裡頭。

    她還貼心的往前湊了湊,以便在昏暗的路燈下對方能看清。

    「我能摸一摸嗎?」對方得寸進尺。

    周茉就笑了,淡然的收起錢夾子,說了句:「交易取消。」

    「哎……」對方一愣。

    「你一點誠意都沒有,打算空手套白狼吧?」周茉四下看了看,提醒叢正:「做好戰鬥準備,以防某些壞逼竄出來當搶劫犯。」

    「明白。」叢正認真點頭。

    那位夢裡花落小姐看著她:「瘋狂的兔子,你戒心未免太重了吧?」

    「黑燈瞎火的,我又身揣著價值六位數的名貴東西,戒心能不重嗎?」周茉輕笑,擺手:「再見。」

    「你以為你能走得了嗎?」對方露出狐狸尾巴。

    周茉先是呵呵冷笑,然後還特意挑了一個站立的位置對叢正:「這裡沒有監控,可以下重手給我打!」

    「是。」

    夢裡花落知多少冷哼一聲,拍拍手,四周竄出至少有四到五條黑影,都還穿著套頭短袖衫,戴著棒球帽,手裡拿著的也不知是棒球棍還是打人的警棍。

    總之,對方果然是有備而來。

    「正正,有把握嗎?」周茉稍稍擔憂了下。

    叢正活動手腕,輕描淡寫:「你就瞧好了。」

    「少廢話,交出名片,就放你們走。」夢裡花落知多少還挺囂張。

    周茉只恨此時沒有瓜子可以磕,雙手空空嗤之以鼻的笑:「我不想走,我想留下看全武行。」

    「你們……跟我上呀,還愣著幹什麼?」

    四五條人影悶不作聲分成兩路,分別撲向叢正和周茉。

    叢正當然不允許對方靠近周茉,擋在前頭,開始了他的表演。

    『彭彭彭』幾聲悶響后,幾條人影呈散狀向四周斜飛,跌落地面,發出痛苦的輕哼。

    「哇!這也太快了吧?」周茉就是眨了下眼睛,怎麼就這麼快結束了?

    叢正收回大長腿,活動手腕,帶著失望的語氣:「沒有一個能打的!」

    那位夢裡花落知多少小姐懵了:「這……」

    現在是什麼情況?

    「把她揪過來。」周茉發出高高在上的指使。

    叢正用他毫無憐香惜玉的動作把那位買家小姐拽到周茉跟前。

    「放手,放手!救命啊!」買家小姐慌神了。

    周茉『啪』扇她一記耳光,笑眯眯:「這裡是你特意選的偏僻的角落,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

    「呃?」買家小姐錯愕了。

    『唰』周茉掀開她的棒球帽,取下她的墨鏡,呈現在面前的是一張化了妝的陌生女人臉。

    「你幹什麼?」買家小姐手忙腳亂,還在嘴硬:「我要報警了。」

    「哦。」周茉奪過她的手機,翻了翻相冊,基本都是很自戀的自拍照,然後又去翻微信。

    嗯,有線索了。

    「是個野模啊!」微信圈挺真實的表現出買家小姐的身份。

    「還給我!搶劫啦!」買家小姐又去斥剛才的打手們:「你們都是死的嗎?還不過來救我!」

    「小姐,那小子太能打了,我們不敢呀!」

    「那你們就一邊看熱鬧?」

    「我們不想看熱鬧,也不管你們是什麼恩怨情仇。你先把賬結清我們馬上就走。」

    「我靠!」買家小姐怒了,想打人。

    周茉噗哧笑了:「喲,敢情這些人是你雇來的打手啊。」揚聲:「你們等等哈,我這邊馬上結束。」

    她拿出手機,把買家小姐微信網名以及一些親密備註的資料統統收集到自己手機里,然後還好心問:「名片還要不要了?」

    買家小姐一怔:「你不是說交易取消嗎?」

    「給錢就成交。你想吃白食,那就只能自食惡果。」

    買家小姐甩甩頭髮,倒鎮定下來:「六位數不能打個折嗎?」

    「能不能把你打骨折?」周茉陰鬱瞪著她。

    一張挺精緻的網紅野模臉,卻滿是算計和市儈。

    「真的是朱總監的名片?」

    「如假包換。」

    思考了一分鐘,買家小姐咬牙果斷:「好。成交。」

    周茉把手機還給她,悠哉等著。

    她是一點不怕對方報警,理虧的是對方,她好意思報警,那就奉陪嘍。

    買家小姐很是肉疼:「六位數啊……」一邊念叨一邊掃瞄周茉的微信二維碼,當場就轉了約定好的數目過來。

    周茉得到錢到賬的提示音手,也爽快的把名片交到她手裡:「看清楚了,貨真價實。」

    買家小姐對著星光和路燈檢驗了下,認可:「沒錯,是真的。」

    靜侯一旁的叢正就不明白了:「你竟然付得起錢,為什麼還玩這一套?」

    這一套指的是僱人強搶。

    買家小姐露出個尷尬的苦笑,也不避諱:「雇打手比交易付賬,便宜多了。」

    言下之意就是若是強搶到手,她就省下一多半的開銷。

    算盤撥的這麼精明,到底還是失算了。

    周茉撫額臨別送她一句:「聰明反被聰明誤!」

    以為能佔到便宜,沒想到天下哪有便宜讓人輕易就佔到呢?

    「茉茉姐,這就行啦?」往回走的路上,叢正。

    「嗯。不然呢?」

    叢正不解:「那個女人挺討厭的,為什麼還要跟她做交易呢?」

    周茉認真解答:「我也討厭她。不過,我們的主要目的是什麼?是把那張沒用的名片變換成錢呀。跟誰交易不是交易呢?只要她不再耍滑頭,把錢付清就行了。」

    叢正細細思索了片刻:「也是哦,反正你就是想把名片賣出去嘛。不過,那女人實在心機重,你不怕她耍什麼心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