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燙手山芋
    不等侯榮彙報完畢,周老闆就一副領導很欣賞的模樣拍拍他的肩,誇:「不錯不錯。侯子,業務方面越來越順手了!年輕有為,前途不可限量哈。」

    「謝謝老闆誇獎。」侯榮簡直受寵若驚了。

    「嗯,栗小姐那邊的情況,讓周茉去跟進,你呢,我額外派個任務先抓緊處理一下。」

    侯榮好像沒聽明白,怔怔望著周老闆。

    「怎麼?有意見就提出來。我是會聽取員工意見的老闆。」

    「那個,老闆,什麼任務呀?這麼急需要插隊?」

    「是呀,比較緊急。」

    侯榮不是不想接,而是他怕自己做不到一心二用,於是環顧四周,想找個閑散的同事頂替。

    看來看去,除了叢正沒什麼事可干之外,其他人都有自己的份內活。

    「來辦公室我跟你細說。」周老闆一擺頭。

    侯榮不得已,只好叮囑一句周茉:「茉茉,你跟栗小姐的助理保持聯絡,確保她的專訪順利。萬一有什麼閃失,咱們也好及進補救。」

    「明白。」周茉認真點頭。

    員工這麼敬業努力,周老闆深感欣慰,頻頻點頭,笑容親切。

    等他們迴轉辦公室后,周茉就跟嗲妹兩個頭碰碰湊到一起嘀咕:「有名堂。」

    「沒錯。咱們幾時見過周扒皮這麼平易近人,和藹可親了?難道又接了個燙手山芋要塞給侯子?」

    「八成是。」

    「拭目以待。」

    果然,辦公室侯榮等來插隊任務,驚呼:「啊?老闆,這……她怎麼這麼快就找公關呀?」

    「洗白嘛。」

    「可是,我手頭上有栗小姐這個客戶,我要是一心二用,擔心茉茉一個人搞不定呀?」侯榮婉拒:「洗白這個事,董哥那一組比較拿手……」

    「他們另外有事,不方便接手。」周老闆擺擺手:「侯子,我對你有信心。洗白一個小三很簡單嘛,一兩天就搞定了,不耽誤你繼續接手栗小姐的公關宣傳。」

    「但是,這個板上釘釘,原配夫人都發話了,不好洗呀。」侯榮一臉愁苦。

    周老闆取下他的金邊眼鏡,用專用眼鏡布擦了擦,語重心長:「所以很有挑戰性。你不會知難而退吧?」

    「我……」侯榮真的想退,可老闆不讓呀。

    「你先接下,發幾個文案試一試,反正莫小倩也沒指望翻盤,就是在輿論上不那麼被動就行了。」

    侯榮有氣無力:「老闆,不瞞你說。像小三洗白這個事,我沒招,女同事比較拿手。」

    「嗯?」周老闆沉下臉色。

    侯榮舉舉手:「我能申請茉茉協助嗎?」

    周老闆皺下眉頭:「這,挺簡單的事,不需要兩個人吧?」

    「老闆,別看茉茉有時做事毛里毛糙的,她有時靈感爆發,會有不錯的點子哦。」侯榮對女人的破事,沒什麼信心,他本身也不是特別關心。

    周老闆冷哼一聲:「她還靈感爆發?啥時的事?」

    「呃,老闆,栗小姐的人設要點,差不多都是茉茉一點一點累積而成。」侯榮為了不單槍匹馬,不惜大肆誇獎周茉:「尤其跟女顧客打交道,茉茉總有出人意料的表現。」

    「是嗎?」周老闆搓搓下巴,好像有道理。

    「好吧,那你們繼續組成搭檔,同時接手莫小倩洗白公關。栗海君那邊也不能耽誤了。」

    「是老闆。」

    ……

    「卧槽,真是個燙手山芋呀!怎麼就塞到我手裡了?」周茉聽到新任務后,欲哭無淚。

    侯榮心虛,還故意安慰她:「沒事的茉茉,這個案子簡單,發幾篇常見的洗白文案,動用營銷號們帶帶節奏就完事了。」

    「就這樣?」

    「是呀。她就是在網上發動輿論攻勢,多少挽回點面子而已,也不是真正的洗白吧?原配夫人都指名道姓了,還怎麼洗乾淨呢?」

    周茉信以為真:「也對哦。就是找找場子,為了面子好看吧?」

    「可不是嘛。」

    「嗯?那栗小姐那邊呢?」

    「當然是一顆紅心,咱們兩手準備呀。」侯榮信心十足:「只要她不作妖,安份拍戲,配合宣傳,循序漸進,提高知名度問題不大。」

    周茉沉吟片刻,問:「非接不可?」

    「是的。老闆說,算來算去,整個公司就咱們這一組最清閑,能騰出手來接這個案子。」

    周茉半信半疑:「老闆這話,我估計水分不少啊。」

    「小案子還是有關小三洗白的,別的組也不屑於接吧?不就塞給咱們了。」

    周茉點點頭,認同:「對。八成是這樣。不過我納悶,莫小倩怎麼就找上咱們億類了?不還有輝映傳媒嗎?」

    侯榮鄙視笑:「輝映傳媒因為安小柔的營銷翻車,業內口碑暴跌,還會有人找他們做業務?」

    「難說。只要價錢放低,總有生意上門的。」

    「哎呀,不管這個了,快想想,怎麼發洗白通稿?」

    周茉無力垂頭:「別催,讓我先緩緩。」

    中午在食堂吃飯,周茉和嗲妹,叢正坐一塊。

    叢正仍然胃口大大的好,對食堂這種大鍋菜吃的不亦樂乎。

    「沒胃口。」嗲妹吃了幾口放下筷子。

    叢正看一眼她盤子里的剩菜剩飯,眼裡透著可惜。

    「正正,你不賺棄的話,拿去吧。」嗲妹推推盤子。

    「好的。」叢正不客氣端過盤子。

    周茉翻嗲妹一個白眼:「你好意思呀?」

    「我好意思呀。不能浪費糧食嘛。」嗲妹振振有詞。

    周茉不想跟她扯皮,拿著手機刷渣博。

    天盛年輕總裁這個緋聞還在持續發酵,莫小倩已經關閉了渣博評論,原配夫人的渣博呢,早就搜尋不到了。

    網友們沒有泄氣口,就紛紛涌到天盛的官方博文下要求天盛給個說法。

    「網友也真是閑得慌。」嗲妹撐著下巴嗤的笑:「總裁的私生活而已,跟天盛有什麼關係?只要不影響工作就行了吧?」

    「就怕影響到工作了?比如說,養小三得花錢吧?不然小三憑啥跟他糾纏不清呢?雖說總載年薪高,可原配夫人掌管財權吧?也許就涉及到挪用公款呀,公款私用,以權謀私呀之類的違規違法行為……」周茉說的頭頭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