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知名明星牽手照
    周茉無語的沉眼剜著她:「所以,你給自己的人設定位是……」

    嗲妹撩頭髮,大言不慚:「忙於事業,忽略了個人終身大事的上市公司金領優質女性。」

    「嘔~」周茉捧胃要吐了。

    真是臉皮厚的跟城牆拐彎那一處可媲美。

    茫然無知的叢正問:「什麼意思呀?」

    周茉大概解釋了一遍:「就是嗲妹在這個周末要去相親了,號稱是富豪相親會,我們兩個作為她的跟班和司機保鏢可以陪同前往,興許能混上一頓豐富的午餐也說不定。」

    「司機保鏢?」叢正直言不諱:「可是嗲妹,你哪來的車呀?」

    『噗』周茉笑噴了。

    嗲妹胸有成竹:「可以租呀。」

    「豪車很貴的吧?」

    嗲妹嘆氣:「租個差不離的就行了,特別豪的我也租不起了。」

    「那行頭方面呢?」

    「呃?我衣櫃里還是有那麼一兩件可以拿得出手的小禮裙吧?」嗲妹開始愁了:「沒想到後續這麼麻煩。全都是要投入花錢的呀。老天,掉個金疙瘩下來吧?」她伸手向天吶喊。

    路過的行人看神經病一樣看她,周茉和叢正也裝做不認識她,快步離遠點。

    回到家,嗲妹來一句:「茉茉,不用煮我的飯了,我減肥。」

    「那你吃什麼呀?不餓嗎?」

    「冰箱里還是個小蘋果吧?」

    「沒有了,早上被叢正啃了。」

    嗲妹橫一眼叢正,不便發作,又道:「我記得還有兩片吐司的。」緊張問:「該不會又被叢正捷足先登了吧?」

    叢正不好意思笑:「不好意思呀嗲妹,昨晚凌晨,太餓了,我翻出來吃了。」

    嗲妹倒吸冷氣:「所以,現在冰箱什麼吃的都沒有?」

    「有幾個番茄和生菜。」

    「我去!」嗲妹親自翻了一趟冰箱,除了水和疏菜外,真的什麼都沒有。

    她衣物還沒換就衝出門:「我去買個麵包。」

    周茉換上家居服,稍微洗把臉,她的上班妝不濃,隨便洗洗就可以了。

    繫上圍裙開始做飯。

    叢正蹭過來:「茉茉姐,要幫忙嗎?」

    「可以,去洗菜吧?洗菜總會吧?別碰碗啊,我怕你又打碎幾個,就沒錢買新的了。」

    「好,我會小心的。」

    米桶都快見底了,周茉很發愁:叢正太能吃了。平時她跟嗲妹一個月的量,自從加入一個叢正後,半個月不到就沒糧了。

    廚房一般大,叢正個頭高,搬加小板凳坐在那裡剝菜剝蒜,嘴裡問:「茉茉姐,有什麼法子可以賺到錢呢?」

    「我也不知道呀。」

    「我這樣,是不是給你們添了很多負擔?」

    周茉看他一眼,如實:「是。」又解釋:「別的倒還好。就是你太能吃了。」

    叢正羞愧:「對不起,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那麼能吃?」

    「別提了,天生的沒辦法。」周茉用電飯煲煮好飯,開始涮鍋。

    大門響,嗲妹回來了,大聲:「兩塊麵包,是我晚飯和明天的早飯,叢正不許偷吃哈。」

    叢正笑:「放心吧嗲妹,我不會了。」

    舊小區,隔音一般,能聽到四周的住戶炒菜響。

    夜幕開始低垂,嗲妹皺著鼻子,手裡拿塊麵包晃過來:「好香呀。茉茉,今晚吃什麼呀?」

    「辣椒炒肉。」

    「下飯菜呀。我嘗嘗。」

    「你不是減肥嗎?」

    「是呀。嘗一塊又增不了多少肥。」嗲妹嘴又饞,硬是了嘗了一塊肉,然後誇:「茉茉,你的廚藝越來越好了。不錯不錯,賢惠又居家的好女人呀。以後不知道誰有福,能娶到你呀。」

    周茉擦擦手,開始炒疏菜,閑閑:「可不,誰娶到我呀,祖墳冒青煙了。」

    「切,別往臉上貼太多金好嘛。」嗲妹翻眼。

    叢正抬眼看看周茉。

    「好無聊呀,叢正,吃完飯陪我下樓散步吧?」嗲妹坐在沙發上一面細嚼慢咽她的麵包,一邊拿著手機刷。

    「可以呀。茉茉姐,一起嗎?」

    周茉搖頭:「懶得動。你們去吧。」

    大熱天,上一天班,全是腦力勞動,比身體疲勞更累,她只想吃飽喝足后往床上躺著就一天圓滿了。

    「哎呀,茉茉,大事件啊。」嗲妹突然一躍而起,舉著手機嚷:「林少棠和楚惟盈,這算是官宣了吧?」

    周茉端著碗吃飯了,雙手沒空,嘴裡含著一口飯問:「怎麼啦?」

    「號稱娛記第一人的卓哥拍到林少棠跟楚惟盈牽手照,挺清晰的,這回坐實了吧?」嗲妹興奮道:「又有瓜吃嘍。」

    「他們兩個,圈內不是早就知道是一對了嗎?」

    「可是他們從來沒公開承認過呀。」

    周茉懶懶道:「上回木蘭姐不是為她們營銷了一波嗎?早就打了預防針,這次卓哥爆照,估計沒什麼水花吧?」

    「誰說的?馬上就衝到熱搜榜首了,話題也開始多起來,網路差點癱軟哦。」嗲妹興緻勃勃的在網上湊熱鬧,還大驚小怪:「哇,楚惟盈的評論還不錯呀,祝福為主。怎麼回事?她的粉絲這麼理智嗎?」

    周茉有點興趣了,問:「那林少棠渣博有沒有淪陷?」

    「有。嗯,就不是那麼理智了。」嗲妹偏偏頭:「主要分這麼三種。他的女粉表示要脫粉,有路人表示他追走了自己的女神,要給他寄刀片。還有一部分純粹的吃瓜群眾就是我這樣的,是來湊熱鬧的。」

    周茉樂了:「好熱鬧的呀。」然後快速撥完碗里的飯,拿著手機開始圍觀。

    林少棠是實力與顏值兼具的一線小生,口碑不錯,前輩戲骨對他很看好,也沒什麼負面新聞傳出,除了小道消息稱他隱婚之外,這些年人設經營的很好,是前途一片光明的男演員。

    楚惟盈就更勵志了。

    本來默默無聞,經過趙木蘭的營銷宣傳,加上自己的努力,一下子就爆紅了,然後也沒什麼黑點污點,是個極其正能量的新花旦。

    長的漂亮,還是自然美,個性也隨和,跟圈內上上下下關係都好,沒有劇組人員說過她的壞話,很會做人,這些年發展勢頭很好,儼然就是新一代花旦的領頭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