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跟客戶的友人懟起來
    私房菜館,前幾年流行過一陣子,搞的遍地都是私房菜的招牌,最近比較降溫,淘汰了一批不合格的,還在繼續營業的都是有兩把刷子,並且口碑很好,尤其是在菜品上獨具特色的。

    栗海君是真正的白富美,吃穿用度上從不虧待自己。

    她挑的私房菜館在北市名氣很大,不但影視明星是常客,就是商界金融界媒體界名人大佬都三五不時定期捧場。

    像周茉,侯榮,嗲妹和叢正這樣的貧民階層,對這類私房菜館的態度是只能遠觀,而不敢有非分之想。

    費了一番周折,他們好不容易被領到了一間裝修雅緻的包間,見到了栗海君和她的朋友們。

    栗海君在跟關係不錯的朋友同學聚餐,談笑風生,志得意滿,飯桌的菜,基本都只是動了幾筷子,還保持著比較好的最初擺盤形狀。

    周茉鼻子不爭氣了吸了吸:好香呀,味道太饞人了。

    侯榮陪著笑上前:「栗小姐,沒打擾到你用餐吧?」

    栗海君看他們一眼,笑:「喲,怎麼這麼多人呀?吃了嗎?」

    「呃,吃了。」侯榮確實先墊了肚子,但沒飽。

    叢正和嗲妹更不爭氣,竟然肚子咕咕叫了。

    栗海君就大方一擺手:「要不再吃點?」

    「這樣,不好吧?」侯榮還是要點臉的。

    「沒關係,添幾把椅子加幾雙筷子的事。」栗海君吩咐包房服務員添椅加筷。

    雖然增添了她們四位,但座位空間充足。

    栗海君的朋友同學差不多跟她一般大,先是好奇的打量這幫人,基本上呢,目光最後停留在叢正臉上,互相還小聲打聽:「哎,那誰呀?是不是新出道的小鮮肉?」

    「不認識。應該是新人吧?長的真帥啊!」

    「問問海君。」

    栗海君笑吟吟為朋友做介紹:「這幾位是我的公關宣傳團隊。周茉,侯榮,叢正,這位……」

    嗲妹忙笑著:「我叫韋心怡。」

    一聽她的嗲嗲的娃娃音,在場的人有一半都露出鄙視的眼色。

    故意裝可愛的吧?一把年紀了還裝嫩。

    果然,栗海君的臉色也稍沉了沉,看來不怎麼歡迎嗲妹,尤其是她的腔調實在太特別另類了。

    嗲妹感受到來自這幫富人圈的鄙視,整個氣場弱下來,安靜的不再說話。

    「叢正?你叫叢正?」

    「是的。」

    「你是新人嗎?」

    「我……」叢正面對問詢,蒙了蒙:「我不是新人。」

    栗海君笑著為他解圍:「你們別為難他了。這位叢正小帥哥不是新出道的藝人。」

    「哇,顏值這麼高,不出道可惜了。」

    「是呀是呀。帥哥,有興趣入娛樂圈嗎?」

    「沒有。」叢正據實回。

    「為什麼?以你的條件,只要有人捧,絕對會爆紅。」

    叢正不耐煩:「我不想紅。」

    「哈哈哈……」好像聽到什麼笑話一樣,那幫人齊聲哈哈大笑。

    「哎呀喂,這年頭還有人不想紅?真是奇葩呀。」

    「可不是嘛。有人想紅想瘋了,為了紅無所不用其極,竟然有人大言不慚說不想紅?你是外星來的吧?」

    「這麼單純的人,我還真是第一次見啊。大家要好好保護。」

    「對,跟保護國寶大熊貓一樣愛護這樣的稀缺人類哦。」

    又是一陣快活的笑聲。

    周茉抿了抿嘴,冷著臉:「這有什麼好笑的?你們吃飽撐著吧?笑點這麼低,為什麼不去看春晚小品呢?逮著別人的正常表達嘲笑,簡直智障一樣。」

    嗲妹也鼻出冷氣附合:「沒錯。有人想紅想瘋了,有人只想過平凡簡單的生活,有什麼可笑的?人跟人本來就不一樣。你們這幫人吃飽喝足實在沒樂子可找了是吧?笑的跟傻逼似的,還覺著自己很了不起?」

    兩人這麼一懟,場面瞬間冷下來,空氣都安靜了。

    侯榮嚇壞了,緊張的抽口長長冷氣,小聲斥:「茉茉,嗲妹,你們幹什麼呀?」

    周茉仍然拉長臉,轉向面色陰晴不定的栗海君:「栗小姐,我們是來跟你商量接下來怎麼為你鞏固人設,提升知名度,炒作你的人氣的問題,如果你只是想找個茶餘飯後蔑片人的話,那不好意思,告辭了。」說罷,她推開椅子站起來。

    嗲妹和叢正同時也跟著站起來。

    叢正字正腔圓的說了一句:「我不想紅,這不是個笑話。如果你們覺得好笑,那是你們吃飽的撐的。」

    「說的好。」嗲妹還拍起掌來。

    周茉欣慰的拍拍叢正:「很好。但是不用解釋太多,傻逼們跟我們正常人不在一個思維上。」

    「喂,你們什麼意思?」

    「就是,誰傻逼?你們幾個才是傻帽窮逼吧。」

    「個個窮酸相,裝什麼清高呢?」

    「跟這些窮酸一個空間,太掉價了。」

    「是呀,服務員,把空調風口對過來,吹散一下這滿屋子的窮酸味。」

    那幫朋友同學開始攻擊了。

    侯榮陪著笑:「不好意思……」

    周茉打斷侯榮的道歉,呵呵的冷笑:「你們除了用窮來攻擊我們,好像就找不到別的辭彙了是吧?嘖嘖,瞧瞧你們這暴發戶整容婊們的嘴臉。小學畢業沒有呀?進大學是降了60分外加塞了巨款才給進的吧?辭彙量這麼少,真替你們的智商感到可憐。」

    「哈哈哈……」嗲妹爆出大笑,撫掌跺腳:「茉茉,你就錯怪這幫狗男友,除了窮酸應該經常用吧?」

    「你個賤人,說什麼呢?」有人怒了。

    嗲妹閃到叢正身後,不怕死的繼續陰陽怪氣

    「你胡說!」

    「你該不會是真胸吧?脫下來以證清白。」嗲妹開心的故意刺激。

    栗海君開口了,她比較淡定,先安撫朋友:「維維安,別跟他們一般見識,掉價。」

    「也對哦。」對方一秒回神。

    嗲妹和周茉對視一眼,全是鄙視:「又是一個維維安!」

    還是一樣的德性!

    「你們,馬上出去!這裡不歡迎你們。」栗海君為朋友出頭,冷漠著臉,對著門口擺出請的手勢。

    侯榮急壞了:「栗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