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請罪三人組
    栗海君不給他說話的份,語氣生硬陌生:「有關我們的合作,稍後我會給你們老闆一個答覆。」

    「……好吧。」侯榮塌下肩。

    這單長期固定客戶泡湯嘍。

    至於為什麼會造成這種局面,追根溯源-----回頭再說。

    被趕出私房菜館,嗲妹不以為恥,還興奮的手舞足蹈:「耶!懟死那幫傻叉……」

    「我看你才是傻叉。」侯榮虎起臉怒火中燒,指著嗲妹和周茉:「你們兩個怎麼回事?來工作的還是來吵架的?啊?過足嘴癮了是吧?」

    周茉有一丟丟心虛:「侯哥,我……」

    「別跟我解釋。回頭自己跟老闆說去。」侯榮大力的一揮手。

    「你吼個屁呀!」嗲妹雙手叉腰:「剛才我們被人恥笑的時候,你怎麼不中氣十足的發揮你的獅子吼呢?現在沖著我們嚷什麼嚷?我們又沒做錯。你還有沒有最基本的是非觀?」

    侯榮氣到內傷:「我沒有是非觀行了吧?我只知道丟了這個固定客戶,要被炒魷魚了。」

    嗲妹嘟嚷:「不至於吧?」

    「跟周扒皮說去。」

    嗲妹嗤的一聲:「少搬出周扒皮嚇唬我。今晚的事,無論跟誰說,都是我們占理。對不茉茉?」

    「沒錯。」周茉也理直氣壯:「侯哥,你放心啦。一人做事一人當。今晚的一切後果我來承擔。」

    「茉茉姐,不管你的事。」叢正急眼:「是我不好。」

    「叢正,你沒有不好。你很好。你說的是實話,一句不想紅有什麼可笑的?可笑的是那幫智障。所以我跟嗲妹沒罵錯,我們有理走遍天下。」周茉拍拍他的肩。

    侯榮冷笑:「還走遍天下?你要是能通過周扒皮那一關,我就……」

    「就怎樣?」嗲妹逼問。

    侯榮翻她一個白眼:「小弟就甘拜下風。以後任茉茉差遣。」

    「你說的哦,不許反悔。誰反悔誰是狗娘養的。」嗲妹絲毫不給他面子,還追回誓言。

    侯榮真有把她掐死的心思了,磨著牙:「管你什麼事呀?」

    「我是證人。」嗲妹拍著手歡快:「茉茉,不要怕。我們先想好一套說辭,也許能打動周扒皮呢。」

    「嗯。」周茉沒什麼底,但面子不能輸,重重點頭:「大不了,我就跟老闆請罪,然後轉正延遲,也許就這麼過關了。」

    「不會吧?你這也太虧了。」嗲妹不同意:「茉茉,你不能降低要求保飯碗。」

    「不然呢?」周茉只能想到這一招。

    嗲妹尋思了一回:「反正,我也有責任,那我就陪你一塊請罪。」

    「還有我。」叢正也加入。

    被孤立的侯榮站在一旁,冷嘲熱諷:「喲,這是什麼新組合呀?請罪三件套?」

    「滾!」嗲妹不給他好臉色。

    周茉看看時間,還不算太晚,就跟嗲妹和叢正商量:「擇日不如撞日,趁著栗海君還沒跟周扒皮打小報告,咱們先下手為強先跟老闆彙報吧?」

    「也行。」嗲妹稍稍思索后,同意了。

    侯榮一旁冷笑:「想好了再做決定。」

    「一邊去。」嗲妹甩他一個白眼。

    周老闆有個飯局,正跟人相談甚歡呢,接到員工的電話,不太高興:「什麼事呀?」

    周茉用驚慌失措語氣:「老闆,大事不好了。」

    「你家失火啦?」周老闆開口暴擊。

    「老闆,是有關栗海君的事。大事件,需要你緊急處理。」

    一聽是客戶的事,周老闆才打起精神:「什麼大事件?」

    「老闆,電話里講不清,你在哪呀?我過來當面跟你詳細彙報吧?」

    周老闆看看四周,疑惑:「出什麼事了?「

    「很重大的事件,處理不及時,可能會對公司造成難以彌補的損失。」這話周茉也沒說錯,就語氣稍重了點。

    周老闆一聽公司有損失,態度端正了點,清清嗓子:「行,你過來吧。」

    他報上飯局的地址,還好,離周茉她們現在的地方不算特別遠。

    「是老闆,我盡量在半個小時內趕到。」

    周老闆的飯局其實已經結束了,現在是喝茶休閑的時間。

    席間在座的都是熟人,只有一兩位比較面生,但他也不擅長交際,交換了名片后就窩在沙發一角看手機。

    刷網上新聞,楚惟盈的熱度還沒退呢,十分可喜。

    有海納影視集團力捧的新人楊語芬的推廣,但沒壓過楚惟盈的話題。

    還有男明星鄭蔚和林佑群的消息,據透露兩人可能會合作共同主演一部新戲,片名未定,但粉絲都激動了。

    眾多明星八卦中夾雜著一則金融界的消息。

    那個跟安小柔傳出軌情的大佬退出集團運營,全面接管的是他的老婆。據說兩人分居中,還沒辦離婚手續。

    畢竟,金融圈大佬離婚,不比貧民老百姓那麼簡單,就財產分配上,就足夠律師們賺上一整年的傭金了。

    「周先生。」服務員過來輕聲轉告,他的客人在會客室等候。

    會客室內坐定的就是周茉一行人。

    侯榮不想來的,但作為團隊其中一員,又不得不跟來。

    「老闆。」看到酒足飯飽紅光滿面的老闆進來,周茉和嗲妹面帶笑容恭敬以待。

    周老闆一瞧這陣容,莫名其妙:「怎麼回事?你,嗲妹,你跟來幹什麼?」

    嗲妹擠個假笑:「老闆,我是茉茉的跟屁蟲嘛。」

    「嗯?」周老闆眯了眯眼:「不對勁!」

    「老闆,你請坐。」周茉生怕他遭不住實話打擊,熱切的請他先坐下,然後堆起笑容:「老闆,是這樣的。今天呢,栗小姐這位大客戶約了我們在某家私房菜館見面,商談接下來的合作事宜。」

    「嗯。」周老闆還點評一句:「她倒挺會挑的嘛,某家私房菜館多難訂到位置呀。都排到明年去了。」

    侯榮好心提醒:「老闆,歪題了。」

    周老闆瞪他一眼,回過神來,指著他們:「誒,不是約了栗小姐,怎麼你們跑我這來幹什麼?」

    周茉和嗲妹交換個眼神,終於要進入正題了,但是不好開口呀。

    最後,還是周茉有擔當,麻起膽子:「老闆,我,得罪了栗小姐。」

    「……什麼?」周老闆稍滯,反應過來:「你好大膽子,竟敢得罪固定的大客戶?怎麼回事?說重點,不許跑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