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定下上熱搜的指標
    嗲妹猶豫了:「那……我今天走路回家。」

    周茉下巴一掉:「小姐,從東城區走回偏北的桂元苑,你認真的嗎?」

    「我,減肥呀。」

    周茉呵呵笑了:「要是腿走廢了,我看你周末怎麼去相親富豪們?」

    這是個重大的問題。

    嗲妹苦惱的撐著腮幫子,盯著叢正吃飯吃的香。

    「嗨,仨位,還好嗎?」侯榮今兒個破天荒沒在中午出去跟女朋友聚餐。

    嗲妹翻著白眼,有氣無力:「不好。」

    「侯哥,你不是來看我們窘狀的吧?」周茉也吊起眼梢反問。

    侯榮馬上撇清:「怎麼會呢?我是那種落井下石的人嗎?」

    「你是。」嗲妹不給他臉面:「同去的人,我們都被降職了,就你還在原位,還得到重用。哼哼,說沒有貓膩估計沒人信吧?」

    「哎我說嗲妹,你這話就沒勁透了。」侯榮要急眼了:「從頭到尾,你都在現場,包括老闆做出懲罰決定。有沒有貓膩,你還不清楚嗎?」

    「我清楚有什麼用呀。外人不這麼看呀。」嗲妹撇著嘴角溢絲幸災樂禍的假笑:「今天還有同事好奇的問我,為什麼就同去見客戶,就我跟茉茉還有正正倒了大霉,一塊去的你安然無恙呢?」

    侯榮張張嘴,啞口無言。

    為什麼呢?因為他沒參與跟客戶頂嘴吵架呀,一副置身事外的態度,沒惹得客戶告狀啊,當然全身而退嘍。

    叢正從碗盤裡抬頭,看他一眼。

    這麼一說,好像侯榮挺不仗義,不夠義氣似的。

    周茉訝然,小聲詢問:「嗲妹,真有同事這麼問你呀?」

    「真有。」

    這很不妙,雖然侯榮就是個普通職員,但他也在乎風評呀。尤其中同事之間若是對他有極大的誤會,對以後工作的展開,不是什麼好事。

    「誰呀?誰這麼八卦?」侯榮忿忿然:「我得寫個澄清聲明。」

    「你聲明啥?」嗲妹斜眼反問。

    侯榮嚴肅道:「澄清一下,我為什麼沒有受到老闆的懲罰。是因為客戶沒打我的小報告呀。」

    「對呀,客戶為什麼偏偏就放過你呢?難道你是臉上的痘痘長的極外喜人?」嗲妹刻薄笑問。

    侯榮漲紅了臉,指著嗲妹:「你不要人身攻擊好不好?」

    「喲,你是長痘痘了嘛這算什麼人身攻擊?」

    「韋心怡,你實在討人厭。」

    「我也沒打算做人民幣,人人喜歡呀。」嗲妹漫不在乎還撩撩頭髮。

    侯榮被懟的愣住了,不知該做什麼反擊。

    「好了,嗲妹,別擠兌他了。真正有錯的是那個死女人跟她的朋友們。」看在同事兼搭檔的份上,周茉出面做和事佬打圓場。

    嗲妹到底聽進去了,扭頭看著叢正,嬌語道:「正正,飽了嗎?陪我下樓買飲料去好不好?」

    咦喲,叢正都要打冷顫了。這腔調,他實在接受無能。

    「好。」叢正側頭問周茉:「茉茉姐,你要喝什麼?」

    「幫我帶杯冰奶茶就好了。謝謝。」

    「好的。」

    吃完午飯,回到辦公格間,周茉本打算眯一會,看到隔間侯榮情緒不高的樣子,就湊過去問:「侯哥,你不會還在生嗲妹的氣吧?她就是那樣,嘴巴賤,人不壞。」

    「沒有。我懶的跟她計較。」

    「那你現在發愁什麼呀?」

    先是長長嘆氣,侯榮認真:「茉茉,栗海君的宣廣現在我一人主導,老實說,我有點感覺力不從心。」

    「為什麼呀?不是已經走上正軌了嗎?你按部就班的做些常規宣傳不就得了。」

    侯榮重重垂頭復又抬眼:「咱們跟栗海君是打過交道的,她是什麼人你不清楚嗎?有主見,事事都要最好,所以就挑剔嘍。」

    周茉眉毛往上跳動:「她是不是提了什麼額外的要求?」

    「是呀。」侯榮有氣無力趴到桌上:「她提出,一周之內再宣傳炒作炒作。因為最近她在談一個廣告,如果人氣和話題旺的話,廣告合約就跑不出手心了。」

    周茉笑了:「怎麼宣傳炒作呀?小燕煒,白富美學霸,還不夠她臭屁的呀?」

    「知名度是有了,還不夠擠身一線藝人行列……」

    「啊咧,她也太貪心了吧?剛剛出道,還只是演了一個配角就想擠到一線藝人行列?她怎麼不去坐火箭,竄天的速度最快。」

    侯榮撇下嘴角:「這個圈子的藝人,哪個不是野心勃勃。」

    周茉沉吟:「那她,有沒有定下基本的宣傳主調?」

    「沒有。就給我下指標。一周之內再上一次熱搜,也不必是前三,前五就可以了。然後漲粉到五百萬。這五百萬並不包括殭屍粉。」

    周茉眼珠一突:「難度太高了吧?」

    「是呀。她現在粉絲將近三百萬。其實在新人中,算是數據不錯的。」侯榮輕嘆:「漲粉倒還好,沒啥難度,就是上熱搜……」

    「也不難呀。讓她出錢買啊。」周茉翻個白眼。

    侯榮無語:「她要是肯出錢買,我還愁什麼呀?」

    「一個美富白,怎麼還這麼摳呢?」周茉隔空鄙視她。

    「人家是把錢花在該花的地方。比如養生美容館啦,私房菜館啦……像這種上熱搜的事,就需要我們苦哈哈的運作炒作。」

    周茉馬上撇清:「哎,是你,沒有『們』。」

    「茉茉,你不能見死不救吧?」侯榮逮著她吐苦水:「好歹咱們也搭檔過好幾回,合作愉快是不是?」

    「可我現在的身分是保潔小姐姐。」

    「你就出出主意,當是幫朋友的忙啦。」侯榮眨巴眼:「不然,今晚我請客。」

    「不會是海底撈吧?」

    「那你想去哪?」

    周茉托腮想了想:「就那家什麼角,牛排館好啦。我主要是想帶叢正嘗嘗牛排的滋味啦。」

    侯榮肉疼:「牛排?倒也不貴。就是叢正他,不得把人家牛排吃光光呀。」

    周茉摳下耳朵:「大排檔也行呀。深夜小龍蝦什麼的……」

    「行,就大排檔。」侯榮退而求其次,忍著荷包在出血咬牙答應了。

    不過,他提了一個條件:「請你們可以,但不能有韋心怡。」

    周茉遲疑:「這……」那得再編個理由把嗲妹支開才行,否則她鐵定當拖油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