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我姓姑,叫我姑奶奶好了
    服務小哥洋派的聳下肩,擺手:「為什麼說實話就是人身攻擊?請問哪本字典上是這麼註釋的?」

    「這還需要查字典?你沒讀過書呀?」周茉還是氣:「跟根國情和用語習慣,扮嫩就是貶義詞。」

    「騷瑞,本人才從國外留學回來,暫時沒適應國情。還以為實話實說出自己的感受是天經地義的呢?」對方似笑非笑。

    「少來這套!」周茉模看豎看,他也不像是個海歸:「就是自大和外貌岐視。」

    「喲霍,你這反手扣帽子的行動相當流暢,平時都是這麼強詞奪理嗎?」對方嚴肅起來。

    周茉冷冷:「平時我都不愛搭理傻叉的。今天破例了。」

    服務小哥佯裝不解:「傻叉不是說我吧?」

    「誰搭腔就是誰嘍。」

    「聽聽,這才叫人身攻擊。」對方悠然的笑了。

    周茉一愣,竟然被他帶到溝里去了,臉色漲紅學著他狡辯:「為什麼用了一個形容詞就是人身攻擊呢?你平時都這麼愛對號入座嗎?」

    「呵呵。」對方笑的意味不明:「你強詞奪理的樣子一點也不可愛。」

    「你……」周茉快詞窮了,吁口氣:「你死不認錯的態度一點也不像海歸?」

    「海歸該是什麼樣?」服務小哥好奇問。

    周茉直接翻他一個白眼。

    電話恰如其分的響了,是叢正打來的,問:「茉茉姐,你在哪?」

    「我在休息區外的走廊。你在哪?」周茉看一眼那個服務小哥。

    道歉是等不到了,幸好她也暗搓搓的罵他『傻叉』了,扯平了。而且兩人之間的言詞交峰,也差不多算是打平手,就這麼著吧?省得再糾纏下去浪費時間。

    於是她一邊接電話一邊往休息室走:「……嗯,還沒散場,估計還有得等。你過來吧?這裡有冷氣有小吃還有信號,不比你到處轉悠強嗎?」

    「喂,你叫什麼名字?」服務小哥卻沒有馬上離開,還衝著她背影問。

    周茉後背一僵,不可思議扭頭:「什麼?」

    服務小哥咧嘴:「你叫什麼名字?」

    「我姓姑,你叫我姑奶奶好了。」周茉愣是要在口舌上佔個便宜才罷休。

    「……」對方一滯。

    周茉頭一仰,輕快的迴轉休息區。

    休息區有家屬竟然開始三三兩兩在一起閑聊了,這麼短時間,大家就拋開生分,自來熟了嗎?

    「我家閨女真是讓我操碎了心。你說小時候吧學習為重。這都參加工作了,除了上班就是宅在家裡看書做點手工。也不交朋友也不出去玩,哪裡認識男孩子呢?」

    「我侄女也是呀。學業上我們當長輩的一點不操心。她還獨自跑到國外留學。也沒談過朋友回來?好不容易留學回來,也是忙工作。七天倒有六天在加班加點。好不容易安排了相親,她不是遲到就是中途被電話叫去加班,你說,這怎麼辦?女人還是要嫁人的,事業做的再好,有什麼用呢?」

    「可不是。我家妞妞也一樣。工作上特別讓我們家長省心。最近還自己買了一購房子,雖然戶型小,可地段好呀。」

    「這是好事呀。」

    「是好事。不過我們擔心她這是要孤獨終老的節奏,最近一直在忙著安排相親。這是第二場,若是不挑到合適的,明天還有兩場。」

    「你說現的年輕人都怎麼啦?吃的玩的都比我們那時候豐富,偏偏大齡單身女怎麼就越來越多呢?」

    「挑花眼了吧。」

    「若挑花眼倒還好。偏偏一個個宅在家裡,壓根沒挑呀。」

    「唉!」

    個個都嘆氣,很是發愁。

    周茉就暗暗納悶了:這都操的什麼心呀?明明今天來的小姐姐們,年紀都不大呀。怎麼家屬們這麼愁眉苦臉呢?

    叢正悄悄進來,巡睃了一圈,還是就他一個男的。

    「叢正,這邊。」周茉特意坐在角落不起眼的位置。

    叢正快步過來,坐到她身邊,小聲:「怎麼還沒散場呢?」

    「早著呢。」

    「還有多久呀?」

    「不知道。也許嗲妹相中了,在跟進一步溝通呢。」

    叢正奇怪了:「我以為相中了,就交換聯絡方式,然後就私底下再接觸呢?

    「差不多就是這樣吧。但今天的人數多,還有主辦方操持,所以還得按他們定的程序走吧?」

    「你肚子餓嗎?」叢正看看時間,早過飯點了。

    周茉搖頭:「不餓。這裡有點心的。你呢?」

    「我還好。」叢正抬眼看了看四周,小聲:「不如我們去樓下的咖啡廳坐坐?」

    「為什麼?這裡蠻好的,免費坐。咖啡廳怎麼著也得點杯咖啡吧?」

    叢正小聲:「你看她們……」

    周茉微抬眼皮,這才發現,休息區又安靜了,幾位家屬的目光聚焦在叢正身上。

    預感不妙,周茉剛要站起來,就有位大姐笑眯眯走過來,很親切的打招呼:「這位小妹妹,你們也陪姐姐過來相親的嗎?」

    「呃,陪朋友。」

    「真好呀。這位小哥是……」

    叢正點下頭:「我,也陪朋友。」

    「你們是……」

    「表姐弟。」

    「哦,表姐弟呀。」頓時放心似的自然坐到叢正身邊:「聽你口音不是北市人?」

    叢正緊張的看一眼周茉。

    周茉代答:「我表弟是很老少邊窮地區來的,的確不是北市人。」

    「多大啦?現在在做什麼?」

    「二十齣頭,因為沒文化沒學歷沒有一技之長,所以現在當保安干雜工。」周茉如實回答。

    一聽保安雜工,大姐的熱情就開始消退了。

    最沒技術含量最沒出息的就是保安雜工了,一般來說都是上了年紀的人才幹這一行。年紀輕輕有手有腳身體健全,智商正常的誰會幹保安呀?又沒錢,又沒社會地位也不可能得到升遷,在北市只怕連糊口容易。

    「不考慮換個工作嗎?」大姐遺憾吶,這麼高高帥帥的年輕小夥子,跟自家閨女是絕配呀。

    叢正隱約明白什麼,認真搖頭:「不考慮。我就只會保安雜工,也做的很開心。」

    大姐嘴角抽搐,敷衍的『呵呵』一聲:「你開心就好。」

    外形是登對了。但她們家絕對不養軟飯男小白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