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我為什麼要節衣縮食捐助白眼狼?
    整整一個周日的時間,周茉就在網上搜索有關耿穎的爆料。

    俗話說:世上有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這麼有針對性有意向的搜索,真讓她發現這個耿穎不少黑料。

    首先,在她沒有成名進入海納集團之前,就有同學在校園網跟她產生過罵戰,無非就是搶男友不要臉的狐狸精。

    再來就是她被星探發現進入海納集團后,跟她熟悉的人酸溜溜的在網上吐槽:這真是個世風日下的世道,像她這種女人也將要成為明星藝人?

    最後就是偶像女團選撥節目開播后,因為營銷宣傳的作用,漸漸有了知名度,也受到一部分宅男的熱捧,所以耿穎的名字被多次提及,有關她的爆料就更多了。大多數來自同學朋友校友之類的。

    周茉還拿筆一條一條記下來,總結髮現:爆料耿穎從小不安份,搶男友,當小三的頻率明顯高過她成績差,太妹混社會之類的黑點。

    太陽快落山了,周茉腦海里已經有初步的策略了。

    「我說茉茉,你怎麼還在上網呀?」嗲妹休了個長長的午覺,起床后發現周茉還在餐桌邊對著筆記本電腦發獃。

    周茉揉下眼睛:「閑的沒事做嘛。」

    嗲妹不信,湊過頭想看看她到底在網上做些什麼?

    周茉把她腦袋推開:「趕緊去照照鏡子,你的眼睛快成腫泡眼了。」

    「哈?不是吧?」這句話殺傷力比好奇心大。

    嗲妹捂著眼睛跑到洗手台盆前。

    大概是睡多了,眼睛有點腫腫的。

    「茉茉,我總覺得你一定有什麼陰謀?」加緊洗臉護膚的嗲妹沖著合上電腦的周茉說。

    周茉啼笑皆非:「我能有什麼陰謀呀?」

    「我的第六感很準的。」嗲妹也說不上來,就是這麼個直覺。

    周茉朝她翻個白眼:「那你再預測下這期福彩號碼?」

    「呃?」這個,就不是第六感能測量到的,要靠祖上積德了。

    叢正在看電視,播放的是法制節目,介紹著一期電信詐騙案。

    因為跟高考學生有關,所以這期節目針對的是年輕觀眾,提醒電腦詐騙術已經精進到防不勝防,不但可以騙到老年人,還可能把頭腦靈活的年輕人也成功帶入圈套。

    「太可怕了。」叢正感嘆:「這些人腦子這麼靈活,幹什麼不好?非得騙人呢?」

    周茉路過客廳去陽台收衣服兼活動,隨口搭腔:「騙人來錢快呀。」

    「可是不正當呀。」

    「現在的年頭,只要來錢快,管什麼正當不正當?」

    嗲妹敷著面膜晃過來:「對嗒。現在是笑貧不笑娼的年代。窮才是原罪。只要有錢,沒有人管你是偷是騙是賣來的。」

    叢正想反駁什麼,卻無從張口。

    他記性好,接收新事物又快,消化信息也正確到位。在北市也生活了這麼些日子,不管是從電視上還是生活中,他已經明白所處的社會大致是個什麼樣了?

    充滿了陷阱,但其實也處處都有人性的溫情在。

    「別看了,看多了自己生氣。」嗲妹轉檯了。

    生活頻道正在放一則高考學子因為考上一個好學校,但是家境貧寒,怕負擔不起高昂學費以及雜費所以在工地干苦力的新聞。

    叢正沒見過這樣的新聞,認真看了一遍,對嗲妹說:「這人好努力又孝順,一定會成功的。」

    「看看就得了,每年這個時候電視台就愛播這種新聞,目的是讓大夥捐款唄。」嗲妹伸手又想換台了。

    「別換別換,這個好看正能量。」

    叢正眼明手快搶過搖控器。

    果然新聞播到最後,主持人還採訪了干苦力的高考生,連人家住哪裡讀的什麼學校,信息都出來。同時呼籲社會獻愛心幫助這樣勤勞孝順肯吃苦又努力的年輕學子。

    叢正看看自己手機里的餘額,心有餘而力不足。

    他現在一毛錢沒掙到,自己都要靠周茉救濟,何談救濟別人呢?

    「茉茉姐……」叢正躊躇著開口。

    周茉在陽台上活動完身體,抱著晾曬的衣服回卧室,被叢正喚住了。

    「什麼事?」

    叢正指指電視上呼籲給大學生獻愛心的報道:「這個人,挺值得幫助的。」

    「哦。」周茉略略瞄了一眼,繼續走回卧室。

    叢正跟過來,低聲:「茉茉姐,你,能不能……」

    「不能。」

    叢正頓時就驚睜雙目,不可思議周茉會如此絕決的否定他的提議:「為什麼?」

    「那你告訴我,為什麼要給他獻愛心捐款?」周茉手臂挎著衣服,腳尖點地,態度吊兒朗當。

    「他?報道說他考上的是國內最好的大學,什麼211之類的,反正就是特別好特別有名的大校。說明他是個學霸。因為擔心家裡付不出學費之類的各項雜費,所以這個人就很懂事去工地幹活。每天風吹日晒,很辛苦的搬磚掙錢以減輕父母的壓力。茉茉姐,這樣勤奮努力孝順懂事的人,不多了吧?」

    「嗯,是算稀有,那又怎麼啦?」

    「我們是不是該幫他一把呢?」叢正小聲道:「就當你借給我的。」

    「不借。」周茉還是一口回絕。

    叢正傻眼了,猶豫了下看向嗲妹。

    嗲妹抱著雙臂看熱鬧呢,收到他救助的目光也同樣硬生生:「我沒錢。」

    好吧,她沒錢,早就哭窮過一輪了。

    「茉茉姐……」老實說,這是叢正第一次對周茉略有改觀:「你不是一向樂於助人嗎?」

    「我不是。這是你的錯覺。」周茉甩甩額頭好笑又好氣:「好吧,老實說捐個塊兒八毛的我是可以的,但我就是不想捐過他。」指指電視,畫面其實已經換了。

    「為什麼?」叢正不懂了。

    「考上頂尖的學府,得到最好的教育,成為最知名教授的學生,順利畢業然後出國留學,拿到國外綠卡簽證為外國效力賣命,然後在國外公司被岐視被排擠,快到中年再從辦公大樓一躍而下……這樣的人,對國家建設沒有任何貢獻,可能還會反咬一口,我為什麼要節衣縮食的捐助白眼狼?有這個能力我還不如幫助二三流學校的大學生或者專科生,至少這些人畢業后留在國內,對國家建設供一份微薄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