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損一把霉體和妓者
    這番論調新奇又另類。

    別說叢正聽懵了。

    嗲妹都驚的雙下巴出來了,稍頃才遲疑著說:「茉茉,你說的也有道理。但會不會一杆子打翻一船人呢?」

    周茉笑了:「你太看得起我揮舞的杆子了。我就是談談自己的看法而已。你可以不認同,但我就是堅持己見。」

    「我?」想了想,嗲妹卻點頭:「大部分我都是贊同的。因為國內最頂尖的那幾所學校的學生,就幾乎沒有不出國的。你說出國留學本身沒錯,學無止境嘛。可學成回來的,的確不多。都他媽報效國外了。」

    「可不是。又因為膚色原因在國外公司被岐視被排擠被上司當牛做馬,人到中年前途無望再從辦公大樓跳下,人生解脫了。」

    嗲妹笑了:「更可笑的是在國外當孫子,遇到不公平屁都不敢放。偶然回國一趟就充大爺,這也看不慣那也看不慣,還指手畫腳說三道四,只能放放嘴炮對社會毫無建樹,卻高人一等,不知哪來的優越感。」

    「對對對。就這種人,當外國人孫子,回國擺架子當大爺,自認為國外回來就高人一等,估計是回來彌補心理落差的。」

    「哈哈哈……」嗲妹拍手:「沒錯。」然後她轉向蒙圈的叢正:「正正呀,我們知道你初心是好的,可是像這種考上一流大學的畢業生,不用社會獻愛心的,有的是渠道幫他解決學雜費的問題。再不濟還有專門針對貧困學生的助學通道。別聽媒體妓記胡編亂造。」

    周茉也說:「叢正,你有這份善心,不如關心關心那些費力考上二流三流本科的學子吧?那些人才是未來的社會中堅力量。」

    「哦?」叢正腦子有些迷糊,信息量太大了,還在消化中。

    嗲妹指著電視罵:「這些媒體人整天不幹正事,就報道這些無關痛癢的新聞博人眼球。有種你就報道幾個所謂的海歸盛氣凌人的新聞呀?敢嗎?狗東西們!」

    周茉跟她一唱一和:「狗東西妓者肯定不敢。」

    「我也就納悶了。這些電視台都是國營的吧?不敢挖貪官就算了,為什麼連這些海外回來的龜孫子負面新聞也不報呢?還有那些國外仇華岐視的新聞也不敢報呢?到底在領誰家的狗糧呀?」

    「也許領著雙份,要不然個個都肥的冒油?」

    「哦,破案了!」

    損了一把媒體妓者后,周茉跟嗲妹兩個神清氣爽,相互約著:「好久沒吃烤肉串了,今晚走起。」

    叢正老實人:「很貴吧?」

    這兩個女人不是整天哭窮嗎?

    「呃?如果我們兩人的食量不算很貴。加上你的話……」

    叢正就摸摸鼻子主動:「那我就不去了。」

    周茉笑:「行啦,走吧。我請客。反正月初就發薪水了,一頓烤肉還是能對付過去的。」

    嗲妹開心:「謝謝茉茉。下次我請。」

    「不要說說而已哦,我記在小本本上了。」

    嗲妹翻翻眼:「斤斤計較。」

    夏天的夜晚,每個城市每個區都有那麼一條夜宵街。

    名曰夜宵街,其實從下午四五點就開始營業了。

    烤肉滋滋冒著肉味,十分勾人饞蟲,別說叢正,就是一直宣稱減肥的嗲妹都吃的兩嘴冒油。

    「這個味道不錯。」叢正拿著一串半生不熟的烤串誇。

    周茉嫌棄:「還沒熟吧?」

    「嗯,是有點生,但我喜歡這個味道。」叢正發現新大陸似的。

    嗲妹說:「那你如果去西餐廳吃牛排,一定會點五分熟的。」

    叢正眨巴眼:「不知道,我沒吃過五分熟的牛排。」

    「呵呵,我也沒吃過。」周茉木著臉:「我的荷包還不允許我消費西餐廳。」

    嗲妹就又老話重提:「唉,我的高富帥什麼時候出現呀?我都等了二十幾年了,再不來,我就老了。」

    「嗲妹,你能不能把標準放低一點?一點點而已。比如科技新貴呀什麼的?」

    嗲妹想了想,彷彿妥協一樣:「好吧。科技新貴似乎也蠻多有錢人。」

    「對呀。比如我們公司樓上,好幾家做互聯網的,好像日子都蠻滋潤的。」

    嗲妹翻白眼:「沒一個能看的。」

    周茉苦笑不得:「那你顏值標準能不能也下調一點點呢?」

    「不能。別的都可以將就,就是顏值,打死不下調。」嗲妹斬釘截鐵。

    「……哦,好吧。」

    叢正自從嘗到半生肉比全熟肉好吃后,好像打開新世界大門一樣,不停的嘗試。

    最後他宣布:「茉茉姐,我真的比較喜歡半生肉啊。奇怪了,在家裡吃肉,全熟的也覺得蠻好吃的。可跟半生肉一比,就少了什麼味道似的?」

    嗲妹故意糗他:「說明你前世是個野人。」

    「真的嗎?」叢正快要當真了。

    周茉就溫和多了:「也可能你前世是個外國人,還是古代的外國人。他們以前都是吃半生不熟的肉。」

    「有道理哦。」叢正又認真了:「難怪我看有些外國建築很順眼呢?」

    嗲妹和周茉對視一眼,異口同聲問:「比如呢?」

    「就那個什麼神廟呀?特別高,特別多台階那種……」叢正稍稍描述了下。

    嗲妹好奇:「教堂呢?」

    「一般般。」叢正搖頭:「我不喜歡教堂那些畫。」

    「只是不喜歡那些彩繪畫?」周茉確定一遍。

    叢正點頭:「是的。我不喜歡看到上帝呀聖母的畫面,就不知為什麼,本能的很煩。」

    「哈?」嗲妹驚訝:「正正,你好奇怪哦。就算不信教,但是看到有些美美的畫面,普通人還是能欣賞的,你竟然會覺得煩?」

    叢正實話實說:「是呀。很煩燥,不想再看第二眼。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毛病。」

    周茉腦洞一下子大開:「你上輩子該不會是個撒旦吧?」

    「呃?」叢正知道撒旦在國外是惡魔的意思:「我,不會那麼邪惡吧?」

    他那麼人畜無害善良正義,怎麼會跟撒旦聯繫在一起呢?

    嗲妹擺擺手,否決了周茉的腦洞:「不可能。我們正正那麼可愛善良,正義感爆棚,上輩子怎麼也是個好人來著。」隨後做沉思狀:「我估摸著正正上輩子還是咱們中國人,信玉帝不信上帝,所謂一個西天難容兩帝,所以他煩是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