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說老闆壞話被當場抓包
    「這,這真是小學三年級的數學習題?」嗲妹嘴邊抽搐,呵呵,太難了吧?

    翻到封面,實實在在是小學三年級題冊。

    周茉替她解圍:「哎呀,嗲妹快看,投票開始了。」

    果然,嗲妹順著台階就下:「耿穎會不會得第一呢?」還推了一把叢正:「別擾我雅興。你自己用手機網上搜答案吧。」

    叢正無語,又垂眼輕笑了。

    這招真管用。看,嗲妹再也不來擾他學習的興趣了。

    能參加綜節選拔節目的成員,幾乎個個都有背景,個個都有幕後推手。

    那誰誰誰農村出來的村花是吧?背後的資本可沒下血本營銷公關推廣,只要傻逼魚民們覺得她是勵志女神。

    耿穎雖然有海納集團作為後台靠山,但其他選手也不是吃素的,所以投票結果,她並沒有進入前三名。

    但是她的表現還可以,加上甜美日系美少女風格,在網上的討論度比前三高出一大截。

    「這什麼破節目,絕逼有內幕。」嗲妹忿忿道:「明明表現最好的是十號,為什麼她得票那麼少呢?」

    周茉伸懶腰,表示對這個節目興趣不大,站起來:「明天要上班,嗲妹別看太晚了。」

    「這才幾點,你就睡覺啦?」

    「嗯,早睡早醒嘛。」

    嗲妹生疑:「少來。我天天嚷美容覺的人都覺得現在還早呢?」

    周茉笑眯眯瞎瓣:「你是美容覺,我是養生覺。」

    「切!你還養生?」

    「是呀,我明天就枸杞泡茶喝。」

    嗲妹失笑:「去,糊弄誰呢?」

    周茉擺擺手:「不聊了。」又對叢正說:「你也別顧著學習,適當休息。」

    「好的,茉茉姐晚安。」

    嗲妹雙手抱臂,若有所思的盯著她的進入卧室的背影:到底哪裡不對勁呢?

    又是周一,公司同事差不多都是沒精打採的。

    唯有侯榮最幹勁十足,還沒等周茉打完卡,就跑過來招呼:「茉茉早呀。」

    「侯哥早。」周茉瞅他一眼:「你撿到錢啦?紅光滿面的?」

    「沒有。工作使我快樂嘛。」

    「呵呵,這話跟我說沒用,你去周扒皮面前說呀。」

    侯榮就『咳咳咳』乾咳。

    周茉一秒反應過來,眼珠一轉,機械的轉頭。

    果然,周老闆一身名牌休閑裝,推推眼鏡,鏡面滑過一片白光,氣壓沉沉的罩向周茉。

    「老闆早。」周茉迅速調整面部肌情和情緒,笑容真誠語調還輕軟。

    周老闆不打算放過她,木著臉問:「周扒皮是誰呀?我們公司幾時新進了員工,我怎麼不知道?」

    靠,耳朵也太尖了吧?

    侯榮為她捏把汗。

    周茉扯扯嘴角,也不能裝聾作啞吧,就敷衍:「就,就是那個周庭嘛。」

    「哦?她怎麼就周扒皮了?」周老闆窮追不捨。

    「她,她就,偷懶嘛。衛生工作,一塌糊塗,我實在看不下去了,老闆,你得好好管管她。」周茉偷換概念。

    周老闆嘴角勾起一絲假笑:「是嗎?偷懶跟扒皮,兩碼事吧?」

    想蒙老闆,門都沒有。

    周茉額頭開始冒汗了,這個周扒皮還真不好忽悠呀。

    關鍵時刻,解圍的來了。

    叢正在邊上喊了一聲:「木蘭姐。」

    趙木蘭拎著公事包,優雅的進來。

    周扒皮果然一秒變臉,立刻拋下窘迫的周茉,快步迎上:「木蘭,哎呀,真準時。」

    趙木蘭輕輕笑:「堵車差點遲到。」

    「你別住郊區了,就在市中心租房子吧?省的每天上班下班趕路辛苦。」周老闆殷勤:「我在東城區有套公寓,正好適合一人居住,面積也有六十平……」

    兩人邊說話邊朝辦公室去。

    「呼,好險啊。」周茉吐口氣,瞪向侯榮:「你怎麼不早提醒我呢?」

    侯榮叫冤:「我哪知道你語速那麼快呢?」

    「算了,不提也罷。」周茉抹抹額頭:「反正我也不招周扒皮待見,多一條背後說他壞話的罪名,無所謂啦。」

    「茉茉,別這麼悲觀嘛。我也一樣不招老闆待見。」侯榮安慰著就夾帶私貨:「所以,我們只要做出成績,才能扭轉老闆對我們的偏見。」

    「呵呵。」周茉走到格子間,放下布包包:「我說侯榮,能讓我喘口氣嗎?」

    侯榮還納悶:「你這不正在喘嗎?」

    翻他一個白眼,周茉嫌棄的揮手:「能別大清早提栗小姐,行不行?」

    「那什麼時候提?」侯榮虛心問。

    「等我適應周一上班節奏再說。」

    「你這就矯情了是不?」

    周茉不以為恥:「我就矯情那麼一會功夫也不行呀?」

    侯榮拿她沒辦法,看看錶:「行,給你一刻鐘。」

    「起碼要等早會結束後半個小時吧?」

    「不要討價還價呀。」

    周一的早會沒啥可講的,大家都按部就班的在自己那一攤兢兢業業的工作。上周也沒有誰工作失誤,所以很快就結束了。

    剛坐下,周茉腦袋放空了一會,側頭就湊過來侯榮的痘痘臉。

    「侯榮,人嚇人,嚇死人的。」周茉扭開臉。

    叢正被周扒皮招手叫到一邊,不知在吩咐什麼事?叢正認真聽著,微微點頭。

    「茉茉,怎麼樣啦?有新的靈感了嗎?」

    「有。」周茉隨口答:「有一個,不過可能對栗小姐來說操作起來稍稍困難點。」

    「是什麼?」

    周茉環顧四周,輕聲:「走光這個主題咱們得緊扣。不過要走的無意,要走的委屈。還要佔據道德制高點,所以不能用常規的套路。」

    侯榮點頭:「當然當然。那你具體說說怎麼實施?」

    周茉叉叉雙手,目露精光,沉聲:「更衣室偷拍神器。」

    「什麼?」

    ……

    栗海君今天還在補拍飲料廣告,因為她終究是個新人,演技上青澀稚嫩,跟知名藝人比較起來差距不是一星半點。

    片場休息的時候,她再次看到周茉,四目相對,雙方都挺坦然的,好像前段日子的吵架頂嘴事件沒有發生過一樣那麼從容平靜。

    「栗小姐,茉茉想到一個很有創意的宣廣,一經推出,絕對蹍壓其他藝人。」侯榮頗為興奮,也是好心辦好事。

    他真心想化解栗海君跟周茉之間那道肉眼看不見的鴻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