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新業務
    周一,天氣預報說有雨。

    周茉帶著一把摺疊傘出門,剛出地鐵,就真的下雨了。

    沒帶傘的嗲妹護著包包罵罵咧咧:「我靠,天氣預報萬年不準,沒想到我就一回沒聽趕上了。什麼玩意嘛。」

    叢正好心提醒她:「嗲妹,你把包包護著頭啊。淋雨感冒怎麼辦?」

    周茉悠哉舉著傘攔住叢正:「這你就不懂了吧?嗲妹這個包,是她存了三個月的錢買的名牌包包,金貴著呢。」

    「再金貴還能比得過身體健康?」

    「能。」嗲妹不給他面子,斬釘截鐵:「寧可我感冒發燒,也不能讓我這個省吃儉用買來的大牌包包淋上一點雨。」

    叢正不懂:「為什麼?」

    「我撐場面全靠它了。不跟你說了,我衝過去了。」嗲妹貓著腰向前橫衝馬路。

    叢正看一眼周茉,周茉也看他一眼。

    可惜她的傘小,壓根不能遮住兩人,叢正清清嗓子:「茉茉姐,那我也先去公司啦。」

    「嗯,去吧。」

    雨有點越下越大,叢正也沒帶傘,單手護著頭,快步朝公司樓過去。

    周茉不著急,慢條斯理的停在紅燈前,四周舉著傘的都是女士們,還都是小小太陽傘。

    開始變黃燈了,周茉抬起右腿準備邁了。

    一輛黑色小車快速駛過,帶起一圈水漬。

    周茉動作飛快的縮回腿,還是慢了一步,褲擺上被濺到污水了,氣的沖著小車尾比中指吧:「趕著投胎呀!」

    隔著後車窗,後座有人轉過臉好像看她一眼。

    周茉眯了眯眼睛,心裡在納悶:怎麼有點眼熟呢?

    進了公司,打完卡,周茉第一時間衝到洗手間清洗她的褲腿。

    幸好現在是夏天,七分褲又薄薄的,很好處理。

    搞好后順便解決內急,剛掩上門,就聽到腳步響。

    「維維安,我沒看錯,真的是方至儒耶。你說他怎麼會來我們這棟樓呀?」聽著是周庭的聲音。

    田文文愛理不理腔調:「我哪知道呀。」

    「會不會是去二十樓那家投資公司談公事?」

    「嗯。」

    「哇,要是能他來段偶遇就好了。」周庭白日開始做夢。

    田文文鄙視:「你?這裡有面大鏡子,你好好照照,配嗎?」

    周庭不吱聲了。

    接著就是田文文推開隔壁門解決內急,然後去到洗手台停留了半分鐘,踩著高跟鞋離去的聲音。

    周茉眨巴眼:方至儒?這名字好像在哪聽過?

    應該不是明星藝人,可能是其他圈的有名人物,但到底是什麼圈子,她並沒有想起來。

    估摸著周庭也離開了,周茉才出來,沒想到卻撞到周庭對著洗手台的大鏡子在塗抹口紅。

    兩人的視線在鏡子中對上,各自都僵滯了幾秒。

    周庭若無其事收起口紅,斜她一眼:「沒想到你還有偷聽的癖好。」

    「我也沒想到你拍馬屁又拍到馬蹄子上了。」周茉冷笑一聲,洗完后又扭頭補充:「我沒有偷聽廦好。這是女性公共場合,我來解決內急,人之常情。倒是你,無視場合又上演一段馬屁精被嫌棄的相聲,嘖嘖,真的讓我被動的大飽耳福啊。」

    「你,你你……」周庭面紅耳赤,有點結巴了:「你胡說什麼?誰,誰馬屁精了?」

    周茉攤手四下張望:「這裡沒第三者吧,除了你還有誰呢?別否認了,全公司都知道你是田文文的跟班兼馬屁精了。好好洗馬桶吧馬屁精。」

    說完,周茉得瑟一仰頭傲而離開。

    周庭當即將手裡的口紅管扔向她的背影-----沒打著。

    回到座位,周茉正想問問嗲妹『方至儒』是誰呢,周一例行早會開始了。

    早會沒什麼新鮮事,周老闆提到了耿穎黑料事件,最後總結道:「我希望每一組對自己的客戶要做到知根知根,否則下場就如海納集團這樣被反覆打臉。丟人不說,丟業績才是要命啊。」

    「是老闆。」

    早會結束,周老闆點名:「周茉,侯子,你們到辦公室來一趟。」

    「哦。」

    周茉和侯榮都略感忐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挨罵,不至於吧?

    表揚,也不可能呀。

    「上次我提過的那個吳映萱團隊,他們同意由你們兩接手,不過有試用期的。」周老闆沒有客套,開門見山道明來意。

    周茉鬆口氣:「挺好的呀。感謝吳小姐團隊的信任。」

    「不過老闆,試用期是什麼意思?」

    周老闆不客氣:「就是對你們的業務能力存疑,先試用一個月,如果出成績,才正式簽約在咱們億類。」

    周茉垮下臉:「什麼叫出成績?是自然上熱搜呢還是知名度提升幾個點,還是幫忙接到幾個代言什麼的?」

    「哦,他們要求簡單,就是比照栗海君,為吳映萱打造一個全新的正能量人設。」

    「哈?」侯榮下巴一掉:「還來?」

    周茉重重垂頭:「哪有那麼多正能量人設打造啊?」

    周老闆閑閑往後一靠,抱著胳膊:「我已經替你們答應了。時間不多,你們抓緊時間好好乾,加油。」

    「老闆……」周茉感到肩上沉重,擔子不輕:「能不能把時間延長那麼一點點……」

    周老闆事不關己的聳下肩:「我爭取了三個月,但他們只肯給出試用一個月的期限。你們,這個月辛苦點。做出成績,讓他們刮目相看。」

    侯榮喪氣:「好難哦。」

    「老闆,一個月為知名藝人打造全新人設,真的難度太高了。而且,也好像沒有先例吧?」周茉試圖說服周扒皮:「如果全靠我跟侯哥摸索,很難完成啊。」

    「不是還有個叢正嗎?」周扒皮這話也說得出口?

    周茉的白眼已經控制不住要當面翻給他看了。

    侯榮咬咬牙,麻著膽子:「老闆,我們可以拒絕接手嗎?一個栗海君就夠我們頭疼了,再加上一個吳映萱……」

    周老闆不說話,就那麼冷眼冷麵,鼻出冷氣的瞪著他。

    侯榮立馬慫了,立刻改口:「……那也沒問題的。我們竟然能搞定事兒逼栗海君,就能搞定以人緣好著稱的吳映萱。老闆,你放心。我們保證完成業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