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送兩杯咖啡進來
    老實講,周茉真的茫然了:「看出什麼了?」

    不就是個自我介紹嗎?哪有這麼多名堂呀。

    嗲妹歪頭打量她,驚詫的張大嘴過會才小心問:「茉茉,該不會你的初戀還在吧?」

    周茉羞惱:「我晚熟不行嗎?」

    「行行行。你完全符合豪門兒媳的標準。清純質樸,感情白紙一張……」

    叢正聽到這裡,不得不插話:「嗲妹,什麼叫初戀還在?這跟你所說的『看出什麼』有必然關係嗎?」

    「當然有啦。只有沒早戀過,沒談過戀愛的笨女人,啊不對,清純小女生才看不出男人釋放的求偶信息啦。」嗲妹一副老道的樣子。

    叢正望向周茉,撓撓頭:「你的意思是,這位方先生,對茉茉姐有意思?」

    嗲妹得意的一甩頭,挑眉沖著周茉:「看到沒有。咱們小正正都看出來了,你還蒙在鼓裡?哎茉茉,你是真的看不出,還是在跟我裝傻呀?」

    說的周茉都懷疑自己的判斷力了:「不會吧?」

    她面對面跟方至儒交談,完全感覺不出對方對己有意思呀?

    真的就是很普通的打招呼自我介紹嘛。

    如果說有什麼意圖的話,她懷疑方至儒是故意來打她臉的。因為當天在酒店走廊,周茉對他說話很刻薄,很不客氣,也不夠尊重,所以他今天的目的,絕對不是『釋放有意思的信號』,而是來當眾向她炫耀的。

    「哎你不懂,這回聽我的沒錯。」嗲妹搓搓臉,開始以情感專家的身份登場指導:「一會,他們打轉的時候,你就主動點,熱情點,你這樣……」

    吧啦吧啦一堆沒營養的偶像劇橋段,聽的周茉牙酸:「嗲妹,你戲精上身呀?別羅嗦了,幹活去。我這裡正忙著呢。」

    「你忙什麼呀?再忙的活能有釣高富帥重要?」

    周茉悶悶:「他好像也不是很帥吧?」

    嗲妹一滯:「呃?在富家公子中,算是清秀耐看了。」

    「你顏控的標準幾時調低的?」

    「剛剛。」

    「噓,老闆他們過來了。」

    億類公司不大,參觀再仔細,一刻鐘也能逛完。

    周老闆陪著方至儒談笑風生又打轉回來了。

    嗲妹坐好,不停的沖周茉使眼色,示意她開始行動,不要錯失良機。

    周茉當做沒看到,盯著自己的電腦,一臉嚴肅認真。

    來了來了,他來了。

    過了過了,他走過了。

    眼看著方至儒走過了周茉的辦公格間,嗲妹咬咬牙,打算來個神助攻。

    「周茉。」周老闆忽然點名。

    周茉馬上抬眼:「在。」

    周老闆指指辦公室:「送兩杯咖啡進來。」

    「……是,老闆。」周茉臉上寫滿問號。

    方至儒側身看看她愣愣的神色,嘴角勾笑。

    也不怪周茉傻愣了。

    來了客人送咖啡進辦公室這活,一向都是田文文的專屬呀。她最愛干這活了。

    其實周老闆沒有專屬的助理,員工都是助理。

    他有什麼雜事,基本都是隨意指使小格間的員工去辦。重要的活呢,他不喜歡假手他人,都是自己親力親為,所以他是一個沒有貼身助理的老闆,這一點倒是相當親切接地氣。

    想到這裡,周茉目光瞄向田文文位置方向。

    果然,田文文表情猙獰,面容扭曲,目光如刀,刀刀嗖嗖射向她。

    這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的節奏啊。

    但是周茉喜歡。

    能讓田文文氣的七竅生煙又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的樣子,令到周茉頓時開心起來。

    她歡快的接受了指派,腳步輕盈的朝茶水間去了。

    侯榮發出驚嘆:「我擦,怎麼茉茉氣場馬上就變了一個人似的?」

    「嘿嘿,這你就不懂了吧?」嗲妹甚感安慰。

    終於開竅了,她跟著沾光的日子也不遠了吧?

    叢正木然:「茉茉突然開心什麼呀?」

    「正正,你家茉茉姐,離豪門又近了一步。你也高興點,對你也有莫大的好處。」嗲妹拍拍他。

    叢正不高興:「這哪跟哪呀?」

    「小孩子,不懂事。」嗲妹不跟他解釋。

    茶水間,周茉特別認真的泡咖啡。

    她其實不太愛喝咖啡,但身邊同事不少是咖啡愛好者。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對吧?

    「嘖嘖嘖……」角落有怪腔怪調傳出:「真人不露相啊。」

    周茉不用轉頭就聽出是周庭在發也酸語。

    無動於衷,繼續手頭上的活。

    「喲,還沒當少奶奶呢,就擺起了架子,這要真進了豪門……」周庭還在自言自語。

    周茉端著盤子,笑眯眯正面直視她:「真進了豪門,第一個就把你的嘴巴縫起來。」說罷,出茶水間,留下咬牙切齒的周庭無計可施。

    「茉茉,加油!」嗲妹還在座位上遙搖為她鼓勁。

    周茉好想翻她一個大白眼:八杆子打不著好吧?她到底在想什麼呢?

    進了辦公室,聽到周老闆零星一句:「……億類不打算上市,也沒想過賣掉……」

    因為她的到來,兩人的談話暫停。

    周茉暗暗吸口氣,告訴自己保持平常心,不要在頂級富豪面前露怯。

    穩穩放好咖啡,周茉就要退出,卻被方至儒叫住:「業內傳說安小柔的爆料事件,是億類一個新人所為。是你嗎周小姐?」

    周茉驚了,剛要開口,卻聽周老闆笑問:「小方總是聽誰說的?」

    大家都知道是億類傳播公司所為,但具體操作實施人,其實不需要知道那麼清楚。反正總賬是算在公司頭上,跟個人關係不大。

    方至儒笑容莫測高深:「不否認,那就是真的嘍。」

    周茉眨巴眼,看一眼自家老闆。

    周老闆斜眼瞅瞅她,目光直視方至儒,態度逐漸嚴肅:「小方總,你什麼意思?」

    「好奇,求證一下而已。」方至儒瀟洒擺擺手:「周老闆不必反應過度。」

    周老闆嘴角不受控制的抽筋,扶扶眼鏡,乾笑:「呵呵……小方總果然如傳言一樣,行事作派不按牌理出牌呀。」

    「謝謝。」方至儒漫不經心,乜視周茉:「你還有事?」

    周茉想把托盤扔到他臉上:要不是他『好奇求證一下』,她至於傻站這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