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輿情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前途
    「沒事。」周茉甩臉子,扭身出辦公室。

    「原來她在公司也是這副臭脾氣?」方至儒恍然一般。

    周老闆摸不著頭腦,這兩人啥關係呀?

    他本來沒那麼八卦的,實在控制不住好奇心,試探問:「小方總跟周茉原來是舊識?」

    「算不上舊識,有過一面之緣。」

    「哦。」周老闆更納悶了:「你們,打過交道?」

    「沒錯。」

    周老闆正正眼鏡,看似為周茉辯解,實則在延伸話題:「周茉這個人吧,脾氣是急了點。不過人很機靈。工作也敬業。在年輕人中算是難得的能吃苦耐勞了。」

    「呵呵。」方至儒不置可否。

    好吧,探不出更多的內幕消息,周老闆放棄了,轉而繼續剛才的正事:「小方總,億類的發展規劃是一步一個腳印。什麼上市呀做到業界第一,財團收購什麼的,目前不在考慮中。」

    「噢?這跟我得到的消息,怎麼不一樣?」方至儒還揚眉表示驚訝。

    周老闆愣了下:「什麼消息?」

    周茉出辦公室,就被守在門口的嗲妹扯過去,著急問:「怎麼樣?」

    「就那樣呀。」

    「到底怎麼樣?你沒有做點什麼引起他的注意?」

    周茉乾脆:「沒有。」

    嗲妹扼腕頓足:「可惜呀。你怎麼這麼不開竅呢?多好的機會擺在面前也不抓緊。我告訴你呀,錯過這村就沒這店啦。」

    「沒就沒了唄。」周茉若無其事回到座位。

    嗲妹很替她著急:「茉茉,你怎麼還有心思工作呀?」

    「不工作,我下月喝西北風嘛。」

    嗲妹指著她:「真是,沒救了。」

    侯榮瞪一眼嗲妹:「你別添亂好不好?茉茉,咱們普通人,還是別總想著走歪門邪道。工作第一才是正道。那個,吳映萱的策劃方案……」

    周茉搖頭:「我現在腦子還有點亂,沒有任何頭緒。」

    「好吧,我也不催你了。是有點難度。」

    嗲妹沒好氣瞪侯榮:「什麼叫歪門邪道,你把話說清楚。」

    「我懶的跟你說。」侯榮急的臉上痘痘又多冒了幾顆。

    吳映萱的新人設是一點靈感都沒有。

    周茉漫無目的,在網上閑逛。

    耿穎是徹底涼了。

    海納集團沒有公開宣布跟她解約,但是一直沒再發聲明,也沒有再澄清洗白的動作。

    某台的那檔綜藝選撥節目,不管是回放還是錄播,都把耿穎的臉遮住了。

    到了中午時分。

    耿穎方面有新動作了,她在渣博上宣布『因個人原因,暫時退出某某台女團選撥節目,並且退出渣博平台。』

    沒有配圖,也沒有多餘的標點符號,耿穎就這麼消失在大眾視野中了。

    食堂內,嗲妹大驚小怪:「耿穎就這麼退賽啦?不多辯解幾句嗎?」

    周茉淡然:「還怎麼辯解?難道你要她兩頭都沒著落嗎?」

    「此話怎解?」

    「她當小三實錘了對吧?那麼海納集團再怎麼洗白,再怎麼保她,這個標籤是無論如何也撕不掉了。除非發生奇迹。」

    嗲妹認同:「沒錯。只要露面,就有人拿她給老男人當情婦的事說嘴。」

    「另外,那些親密照的曝出,我猜是惹惱了男方。明明是兩廂情願,各取所需的關係,被她和公司描述成男方成惡霸,她變成純潔受害白蓮花了。」

    嗲妹恍然:「所以親密照的曝光,是男方給她一個警告?」

    周茉想了想:「我認為更像是一個單項選擇題。你休想飛出我的五指山,快點回來,否則有你好果子吃的。」

    「竟然娛樂圈出師不利,於是耿穎還是選擇退圈退賽?」嗲妹明白了。

    「嗯,我是這麼推測的。」周茉也沒太有把握。

    嗲妹卻欣賞:「茉茉,我覺得你推測的完全正確。我好奇呀,你怎麼好像一切盡在掌握中?」

    耿穎是新人,周茉是營銷公司菜鳥,這兩人八杆子也打不著吧?否則嗲妹都要懷疑,幕後操縱黑手是周茉了。

    周茉面色稍僵,笑容不自然:「我,現在也算半個圈中人,看多了,聽到了,自然就明白任何事都有一定的規律,不是無緣無故的啊。」

    「哎,那你說,耿穎到底得罪誰了?怎麼昨天就鋪天蓋地,全是她的黑料起底呢?」

    周茉咽咽喉,拿起手邊的水杯喝了一口,搖頭:「我哪知道?也許,可能,是某個參賽選手背後的力量在作梗吧?」

    嗲妹若有所思點下頭,又搖頭嘀咕:「可是耿穎在節目中表現不突出呀,她也不是第一名,沒想到就成攔路虎了?」

    「但是她人氣比較高。長相甜美日系,很對一部分宅男的口味。」周茉乾笑:「說不定引起同行的眼紅嫉妒了。再說,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她若是自身行得正,坐的直,還怕別人翻老底爆黑料嗎?」

    嗲妹嘆氣:「話是這麼說沒錯。就是輿情洶湧呀。我算是見識了網路的可怕之處。」

    「你才見識到嗎?」周茉調侃笑:「嗲妹,你講這話不虧心嗎?」

    「不虧心。」嗲妹把手放到心臟位置:「我摸著良心說。我是早就知道輿情很重要,要不然各大公司都有專門的公關危急處理部門。但是沒想到,小小的輿論就能讓一個人前途的完全改變。太可怕了。」

    周茉沉默。

    過了會才悠悠:「這就是常說的人言可畏呀。但是呢,也有解決妙方,那就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你本身沒什麼違背人倫道德的污點,其實輿情總是在反轉,就沒那麼可怕了。」

    「你這麼一說,好像又有道理。」嗲妹牆頭草本性暴露。

    同事小路端著打好的飯菜過來:「茉茉,嗲妹,不介意拼個桌吧?」

    「不介意。小路姐,坐坐。」嗲妹挪開。

    小路坐下,正好面對著叢正,沖他笑笑寒喧:「叢正,你胃口還是這麼好呀。羨慕!」

    叢正面前的飯碗堆了一摞。

    食堂的白米飯是要錢的,不過一塊錢一碗,份量也足,比外面划算。

    「嗯,我胃口一直這麼好。」叢正也沖她笑笑。

    小路看著自己盤子里少量的飯菜吐槽:「大熱天,不想吃太多。不吃吧,下午又餓。餓了吧,點外賣又貴……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