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被袒護
    「問的好!!」周茉和嗲妹同時拍掌表示支持。

    叢正愣了片刻,遲疑:「是這樣嗎?」

    田文文對他的確熱心又熱情,笑臉相迎,語氣溫柔。但是對公司其他同事,怎麼講呢?保持距離,彬彬有禮很疏離似的。

    就因為他的長相嗎?

    看到叢正這麼迷糊,周茉手肘輕輕碰碰他:「叢正,別糾結了。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

    「哦。」叢正垂眼。

    他還欠田文文一頓飯呢,還是儘快還掉吧?

    「茉茉姐……」叢正霍然抬眼:「我想……」

    「嗯?」周茉等他下文。

    「我……」正對面的小路也好奇看著他。

    叢正就不吭聲了,抿嘴笑了笑:「我飽了。」

    看一眼他面前的飯碗,比平時好像少兩碗?當然周茉沒追問,而是指指樓上:「那你先回辦公室休息吧,我跟嗲妹出去逛下街。」

    「好。」

    趁著午休這點時間,周茉跟嗲妹在辦公樓附近商圈轉了轉,買了點心和泠飲,收了兩個快遞就回來了。

    辦公桌旁沒有叢正,她沒在意,放下袋子拿杯子去茶水間。

    「……真的嗎?他真的約你了?哇哦,維維安,你真有魅力呀。」

    「一般般啦。」

    「不曉得那個女人知道了,會是什麼表情?」

    「她呀,只怕心思全用在方公子身上了。還在乎別的男人?」

    「說起來,真是見鬼了。方至儒竟然會特意跟她打招呼?這兩人之間有貓膩。」

    茶水間默然,接著就是田文文高跟鞋的踢踏聲。

    出門跟周茉來個四目相對,田文文微微一驚,馬上擺起臉色,下巴一仰輕哼了一聲,擦肩而過。

    周茉沖她翻個白眼,邁進茶水間。

    果然是那個周庭倚靠著飲水機,悠哉的喝茶呢。

    看到隨後進來的人是周茉,周庭一動不動維持原來姿勢,不過眼神同樣不友好。

    「讓讓。」周茉洗好茶杯,揮手趕蒼蠅似的擺了擺手。

    周庭遲疑著,不情不願挪開身,也就讓了一拳頭的距離吧。

    周茉很煩她,比煩田文文還煩她。

    雖然現在是夏天,有時泡茶泡其他的東西還需要熱水。

    周茉伸手擰開按鍵。

    耳邊聽到周庭不屑的『切』了聲。

    她就來火了,接了半杯,故意手一歪,全潑到周庭腿上了。

    「啊呀!」周庭發出一聲尖叫,飛快的跳閃。

    夏天的保法制服也薄薄的,饒是她躲得快,還是被淋到了熱水,頓時就叫嚷起來:「周茉,你謀殺呀?」

    「不好意思,手滑了。」周茉還很無辜的眨巴眼:「誰讓你靠這麼近呀?這是熱水機,你就不能離遠點嗎?」

    「你,你是故意的?我,我好疼啊。」周庭捂著被熱水淋到的腿,故意一拐一拐的出茶水間。

    周茉撇撇嘴角:真會演!

    還沒到上班時間,不過有主管在辦公室休息。

    周庭跑去哭訴告狀,並且申請工傷鑒定。

    主管把周茉叫到辦公室詢問了一遍,不是什麼大事,快到上班時間了,就不咸不淡的讓她先回去工作。

    看到主管明目張胆的偏袒周茉,周庭很不服氣,據理力爭的結果就是最後鬧到周老闆面前。

    周老闆煩不勝煩:「就這麼點破事,還讓我評理?」

    後勤主管很慚愧,主要是周庭太能鬧騰了,他也沒辦法呀。

    「老闆,你看我的腿……」周庭大咧咧的把褲管捲起,快到大腿根了,也不怕羞。

    周老闆倒是大方的瞄了一眼:「這不都挺好的嗎?哪裡殘廢了?」

    「燙傷了。」

    「擦點藥油不就得了。不要瞎折騰,否則你也別掃地了,回家吃自己吧?」周老闆眉頭皺得死緊。

    周庭一聽,哪怕她有理,也占不到便宜。

    連老闆都在包庇這個周茉,她輸了。

    輸在哪呢?一定是因為那個方至儒的原因。

    「是老闆。」周庭垂頭喪氣。

    「出去。周茉,你留下。」

    「哦。」

    周茉安靜的等著周老闆下一步指示。

    沒想到周老闆圍著她轉了一圈,發出怪怪的『嘖嘖』聲:「周茉,沒想到呀,名氣在外呀。」

    「啥意思呀老闆?」一聽這腔調準沒好事。

    「我說你是怎麼認識方至儒的?」

    「就,偶然的機會有一面之緣,我也不知道他是方至儒呀。」

    「你不知道?」

    周茉苦笑不得:「他又不是什麼大人物,我不知道很正常吧?」

    「他在社交平台的名氣不亞於明星。」

    「但是他不是明星,我也就沒有特別關注。沒認出來,理所當然嘛。」周庭無語了。

    一個富家公子而已,搞的好像誰不認識就是落伍一樣?

    她是真的沒認出他來,也不覺得認識他有多榮耀。

    周老闆似信非信。

    有多少女人想認識方至儒,想跟他沾占關係呀。偏偏手下這個相貌平平的女員工引起了方至儒的注意,而她自己渾然不知這是多麼難得的機緣。

    認真審視周茉,表情很坦蕩,周老闆暗暗點頭:這丫頭有點缺心眼!

    「好了,這茬不提了。」周老闆決定揭過這段插曲,接下來一句又八卦了:「你有他聯繫方式嗎?」

    周茉仰天嘆氣:「老闆,這怎麼可能呢?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也對。」周老闆覺得理所當然。

    方至儒這小子精明如老油條似的,不會把自己的聯繫方式天女散花般的到處發。

    「老闆,你也聽到了。他不知道我的名字,我也不知道他原來就是方至儒。所以,我跟他就是普通的萍水之交。」

    「嗯。」周老闆不但聽到方至儒對著周茉做自我介紹,還親眼看到他走過去,臉上笑容有點莫深高深。

    實在好奇,這兩人咋回事?怎麼有點總裁初遇灰姑娘的狗血橋段呢?

    「吳映萱的文案,搞定沒有?」周老闆到底是老闆,正事為主。

    「沒有。」周茉據實回:「太難了。今天可能不會出文案。」

    「抓緊嘍。你跟侯子就一個月實習期,好好表現。」

    周茉苦著臉:「老闆,能給點指示嗎?我是實在想不出怎麼為她打造新人設的方案了?」

    「好好想。我看好你哦。」周老闆給不出指示,他腦子空空,不是這塊料。

    「老闆,可以向木蘭姐求支援嗎?」周茉隨口那麼一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