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不婚人設
    「所以這個新人設問題,我是很感興趣的,只不過我需要點時間來考慮。」吳映萱理智總結。

    周茉交叉一下手,略略頓了頓:「好吧,希望吳小姐儘早給我們答覆。」

    「一定的。」

    侯榮和叢正一看,知道正事談完了,可以下班了。

    「哎周小姐,稍等。」吳映萱看看錶,還有點時間。

    周茉不明所以:「吳小姐還有什麼事嗎?」

    稍稍遲疑,吳映萱是帶著好奇心問:「我聽說,東峰國際的新人栗小姐的宣傳公關是由你們負責?」

    這種事,在圈內不是什麼秘密,稍稍打聽就知道。

    周茉和侯榮一致點頭,坦然:「是的。」

    「走光事件,也是你們策劃的吧?」吳映萱對這個事,印象太深了。

    本來拍那支飲料廣告她也是女藝人之一,也在中規中矩的做著日常營銷推廣,保持曝光度和話題。沒想到栗海君的宣傳團隊不走尋常路,愣是在一眾老戲骨,資深前輩面前殺出一條『血路』脫穎而出,成功的吸引了大眾的目光,還帶起了有關女性隱私的話題,獲得了超高的曝光度和流量,令得栗海君的人氣和知名度直追一線女星。

    很是讓人羨慕嫉妒恨啊。

    侯榮頗為驕傲,鄭重點頭:「沒錯。」

    吳映萱好像也沒太意外,輕輕頷首:「很經典啊。」

    「謝謝。」

    看著她們這仨人,像菜鳥新手,原來是有兩把刷子的。

    沒見到他們之前,吳映萱是有點顧慮的,心裡也沒底。正式接觸后,她對億類的營銷工作人員有了改觀。

    年輕但頭腦靈活,有創新精神且初生牛犢不畏虎,說不定他們還會交出亮眼的成績呢?

    當然,吳映萱還是沒有當場肯定周抹的提議,而是要跟她的團隊商量。

    經紀人聽后,表態:「可以一試。」

    跟了她很多年的助理也贊同:「很另類,但說不定正是因為與眾不同,也許能吸引更多的眼球了。」

    其他工作人員也認為:「這是個賣點。而且真實。萱姐,你的真實感情狀況就是這樣呀。也不算是炒作啦。就是稍稍向公眾透露一點個人感情而已。」

    經紀人拍板:「沒錯。不婚這個主題,新穎別緻,其他藝人沒用過,咱們做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也許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吳映萱在團隊中是有話語權的,還有一票否決權。

    「嗯?你們都認為可以採納這個方案,做為新人設的開始,是吧?」

    「是的。小萱,你不是想轉型嗎?人設上,不要一味的拘泥敬業嘛。老實說,敬業這個東西,你不是唯一擁有的。大多數同行都挺敬業的對吧?」

    「沒錯。再用敬業宣傳,好像過時了?」

    「萱姐,作為輕熟女,我個人認為以你現在的資歷和名氣,是可以適當的涉及一些社會話題,贏得更多年輕網友的認同。」

    「有道理。」

    在團隊七嘴八舌的討論中,吳映萱下定決心了,咬咬牙:「行,那就試試看。」

    夜晚,桂元苑。

    嗲妹抱著半隻西瓜在舀著吃,視線瞅向周茉:「茉茉,吳映萱真人怎麼樣?」

    「挺好的。」周茉洗好澡出來,沒吹頭髮,用干毛巾擦拭。

    「怎麼個好法?」

    「就,通情達理,精明有主見,也快人快語。反正有點顛覆我對女星的刻板印象了。」

    「哦?你原來的印象是什麼?」

    周茉坐到她身邊,想了想:「我以為在這個圈子混得久的女星,講話就是藏一半露一半,就是不會把自己的意思完全表達出來,而是讓人猜。但她不是,挺誠懇的。」

    嗲妹小小的切了聲:「那是因為你是她今後的公關營銷一員,她肯定不能藏著遮著,不講真話,你們怎麼幫她制定新人設嘛。」

    「也不能這麼說。她還是算坦誠的。」

    嗲妹翻翻眼,換話題:「她真人長的怎麼樣?」

    「能當明星,絕對不醜嘛。」

    「我知道呀。就是真人比鏡頭前還是有差距的吧?」

    周茉回想了下:「真人更瘦,氣質更好。就是,皮膚一般般,五官的話,嗯?還不錯,但沒有給我很驚艷的感覺。」

    嗲妹追問:「哪個明星真人給你驚艷的感覺了?」

    「楊語芬。」周茉脫口而出。

    嗲妹先是點頭,馬上又困惑:「你幾時見過她本尊了?」

    周茉故做神秘:「不告訴你。」

    「別賣關子了,快說吧。」

    「我就賣個關子,答案以後揭曉。」周茉站起來,晃到卧室去了。

    嗲妹撇下嘴:「德行。」

    電視上正好在放一部吳映萱演的電視劇,婆婆媽媽的,有生活氣息。

    嗲妹認真盯了好幾眼,若有所思:「嗯,是不夠驚艷,放在明星中,不出彩。」

    周茉在卧室滑手機,主要是跟家人聊天。

    妹妹周莉暑假仍在補課,但有幾天空閑,想來北市玩幾天,路費什麼也想讓周茉一塊出了。

    周茉不是特別樂意,用語音勸:「莉莉,大熱天的跑這麼遠,你不怕熱嗎?再說,北市有什麼好玩的?還不如咱們濱城呢。」

    妹妹周莉哼了一聲:「姐,你就是嫌棄我唄。怕我給你添麻煩是怎麼著?」

    「好吧,主要是我這裡跟同事合租,不太方便。我總不能把你丟賓館去吧?北市的物價挺高的,吃穿住外加玩樂一條龍,我負擔不起呀。」周茉講實話了。

    周莉沉默了下,悠悠道:「我也不是為了玩。我就是想來實地考察一下北市的那所藝術學校,我心目中的聖地耶。」

    「下次吧,下次你再考察好不好?嗯,要不,下半年,就國慶怎麼樣?現在真不是來北市的最佳時機。」周茉千方百計打消妹妹的念頭。

    周莉還是不太情願,嘟著嘴含混不清:「好吧姐,我的零花錢快用光了,否則我就自掏路費來了。」

    周茉對著天花板翻白眼:「你的零花錢這麼快就用光了?我不是前陣子才給你寄了幾百塊嗎?」

    「買書買習題呀,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哪裡夠嘛。姐,要不,你再給寄點唄,安慰安慰我不能暑假出遊北市的失落心靈嘛。」

    周茉磨牙,這小妮子越來越會拐彎抹角榨她的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