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你是公司的鎮山之寶
    「你最想感激誰?」節目上,主持人問楊語芬。

    楊語芬捧著臉,做可愛狀拖長音調:「嗯~我的爸媽呀。」

    「除了爸媽呢?」

    「那就是……我的舞蹈老師了。沒有她的鼓勵,我可能沒辦法堅持學習舞蹈,也不會考上最好的舞蹈學校,也就沒有現在的我。」楊語芬答的還算誠懇。

    有嘉賓笑:「觀眾也在感謝這位舞蹈老師。」

    胡哲南圓話:「因為有舞蹈的薰陶,才有現在這麼出色的語芬啊。」

    「對對。」楊語芬想表達的就是這個意思。

    主持人問胡哲南:「你看過語芬跳舞嗎?」

    「看過呀,網上有一段語芬在學校的彙報演出,跳的還是孔雀舞吧,很好看。」

    有嘉賓就起鬨:「噢噢~哲南很關注語芬啊。」

    「是呀是呀,我都沒看過了。」

    楊語芬很緊張飛快看一眼胡哲南,估計怕播出這段有什麼不好的影響吧?

    沒想到,胡哲南卻微笑:「語芬是我們新人的榜樣,我不但關注語芬的新聞,在坐所有哥哥姐姐的新聞我都關注了。」

    主持人讚許:「真是個乖孩子。」然後輕巧的轉了話題。

    「茉茉,茉茉,你看什麼呢?這麼入神?」嗲妹在周茉面前晃手。

    周茉嘴巴呶了呶:「看電視。」

    「又不好看。」嗲妹隨意一瞥:「你不覺得很沉悶嗎?」

    「不會呀。有種溫馨感。」

    「嘖嘖,都有劇本套路的,假。」嗲妹不屑。

    周茉搖頭:「雖然都有劇本,不過明星的表情總不能全是演的吧?還是有真性情在流露的。」

    「少。」嗲妹又瞅了一眼,正好看到胡哲南特寫鏡頭,就捧著臉:「這個新人帥。」

    「叫胡哲南,天鴻演藝經紀公司主推的新人。」

    嗲妹點頭:「我知道,不過他知名度一般般,好像沒怎麼炒作?」

    「沒炒作可照樣資源好呀。」

    「這倒是。」

    下午上班,周茉差不多定好了宣傳文案的初稿,跟侯榮討論后,傳給了吳映萱團隊等待拍板。

    周老闆公司外回來,沉著臉,沒進自己辦公室,徑直去敲趙木蘭辦公室的門。

    趙木蘭掩嘴打個哈欠:「進來。」

    「木蘭。」周老闆進門直接拉過椅子坐下,若有所思:「我剛剛聽到一個內幕消息。」

    「什麼?」趙木蘭按了內線電話讓田文文送一杯咖啡進來。

    「輝映傳媒的江總,最近上竄下跳的,你知道他想幹什麼嗎?」

    「不知道。」趙木蘭真心搖頭,她天天忙,哪有功夫關心業務範圍之外的事。

    周老闆雙拳一擊,恨恨:「他想拉攏大老闆,收購咱們億類。」

    「這,可能嗎?」趙木蘭不解:「億類沒上市也沒到破產階段,怎麼收購?」

    周老闆推推眼鏡:「你不記得方至儒了嗎?他上次過來就是談併購咱們億類的事?我完全沒這個意思,也不知他哪裡聽來的小道消息。」

    趙木蘭沉吟片刻:「老周,方至儒是代表個人還是方盛集團?若是方盛集團想收購億類,好像不錯哦。」

    「也不行。億類就跟我孩子似的,我一步一步看著它長成現在的規模,多少錢都不賣。」

    「那如果他個人想接手呢?利用方盛集團的資源,加上他方公子的名氣,億類說不定在他手上短時間內能做到業界第一。老周,你沒心動嗎?」

    周老闆略猶豫:「是有點心動。我反正這把年紀了,拿到一筆錢養老也好。只不過,我還是拒絕了。」

    趙木蘭挑挑眉,笑了:「孩子還是養在身邊好?」

    「對呀。」

    趙木蘭就抿嘴笑了笑,想揭破他離婚後,親生女兒跟著前妻在國外生活,也沒見養在身邊的事實。

    周老闆可能自己也想起來了,不好意思撓下頭笑:「比喻比喻而已。反正,孩子可以讓給前妻,但公司就是不賣。」

    趙木蘭轉轉座椅:「好吧。那輝映那邊,你怎麼應對呢?」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木蘭,我就實話說了吧?只要你不被挖角,我就跟吃了定心丸似的。」

    趙木蘭遲疑小會,雙手交叉放到辦公桌上,嚴肅:「前些天有獵頭公司的人跟我接觸過。輝映開了個不錯的價錢請我過去當聯合投資人。」

    「你沒答應吧?」老周忐忑不安。

    趙木蘭笑著搖頭:「老周你還不相信我?億類也有我的一份心血在,怎麼可能輕易離開呢?」

    周老闆放心:「那就好。」不過轉而又嘆氣:「不過他們開的條件,真的很有誘惑力。木蘭,你可要堅持啊。」

    「行了老周,億類跟我第二個家一樣,哪能捨棄呢?」但是,趙木蘭開句玩笑:「老實說,億類也算是翅膀長硬了。沒有我坐鎮,一樣可以傲視業界。」

    「不不,你是咱們公司的鎮山之寶。沒有你的億類就是沒有靈魂的,木蘭,你是億類的靈魂支柱。億類太需要你了。」

    話很受用,趙木蘭卻是稍稍落寞:「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勝舊人。」

    「沒這回事。」周老闆給否了她的惆悵:「咱們億類,你是永遠的女神。沒有人可以取代。」

    「周茉!周茉很有潛質。老周,注意好好培養她。」趙木蘭推心置腹建議。

    周老闆滿不在乎:「她呀?程咬金三板斧而已,怎麼跟你比呢?」

    捧的很明顯,趙木蘭微微一笑:「她可不是三板斧了吧?從謝安家暴事件,到安小柔人設崩塌再到最近特別有話題性的栗海君走光事件,進步神速啊。」

    「運氣好吧。」周老闆不以為然:「就是摸透了現在魚民,哪不對是網友的心態,所以才引爆話題。其實剖開問題本質看,她們操作手法還是粗糙的不值一提。」

    這一點,趙木蘭是同意的,輕輕頷首:「嗯,手法上,稍嫌稚嫩不夠老道,還好結局完美。」

    栗海君走光事件,若是由她來操盤,絕對比現在更火爆,說不定還能由此改寫律法,加強女性隱私的保護。

    周老闆擔憂道:「所以,這次吳映萱的宣廣,我是不看好的。好在,對方也只給出一個月試用期,由得他們去摸索吧。」

    趙木蘭雙手抱臂,沉吟道:「我也拭目以待,小周又會有什麼新點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