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男星團體操作失誤
    翌日,天色陰沉,有風。

    周茉尋思著今天下午跟楊語芬有約,特意穿了一件齊膝的連衣裙,素雅大方,不會顯得太寒酸。在她看來,跟明星一塊吃飯,怎麼著也得穿體面的點吧?不然把自己襯的跟女傭似的,難堪的是自己啊。

    結果,招來侯榮的驚異:「喲霍,茉茉,打扮這麼漂亮,相親啊。」

    「相你個頭呀。」周茉很氣憤:「很正常的打扮好不好?」

    侯榮還不服氣:「你平時跟個假小子似的,基本上穿褲裝,裙子很少見嘛。」

    周茉語塞了那麼一小下,強行找理由:「你什麼眼神呀?我這麼清秀可人,哪裡像假小子啦?」

    「我是說穿衣打扮上,又沒說你長的像。嘿嘿。」侯榮調侃:「不過哪有自己誇自己清秀可人的?」

    周茉翻他一眼:「我就事論事。」

    「好好,當我沒說。」侯榮連連擺手不跟她鬥嘴了。

    嗲妹歪頭打量周茉。

    「看什麼?沒見過呀?」周茉乜視她。

    「本來沒覺得,侯子這麼一說,你今天這身打扮是過於隆重了點。」嗲妹摸著下巴:「有約?」

    周茉淡定否認:「沒有。」

    「怎麼今天突然穿裙子了?」

    「怎麼你到公司才問這個問題?」

    「因為我覺得大夏天女生穿裙子天經地義嘛。所以在家裡壓根沒想問。但是被侯子這麼一提醒……」嗲妹似信非信:「難道你得了小道消息,公司今天有貴賓來訪?」

    周茉不想搭理她。

    嗲妹還湊過來:「方至儒又會來?」

    「是呀。所以你要不要現在沖回家把你的戰袍穿上?」

    嗲妹猶豫:「回家肯定來不及了。不過可以到附近商場買一件洋裝。不對,方至儒來不來關我什麼事?他的目標又不是我?」

    周茉整理桌面,垂眉搭眼的不接話。

    「哎茉茉,真的假的呀?」

    「問你自己呀?」周茉轉頭對叢正說:「今天沒什麼事,你來實習操作電腦看看。」

    「好。」叢正欣然從命。

    嗲妹見她無意聊天,也就收場了。

    倒是叢正接過話茬,小聲輕問:「茉茉姐,你今天真的有約?」

    「沒有的事。」

    「那……」他倒是見過休息日周茉穿裙子,寬寬鬆鬆的跟孕婦裝似的,毫無曲線可言。

    周茉不耐煩了:「專心工作。」

    「哦。」

    還沒消停一會,嗲妹又驚呼:「我擦,鄭蔚的八卦還沒完呀?」

    因為團隊的沉默,惹惱了一部分吃飽撐的魚民,她們扒出鄭蔚這些年零零碎碎的真假新聞當法寶似的到處轉發撒播。

    『什麼搶戲啦?』

    『什麼被富婆包養,頂替別人演男一號啦。』

    『什麼隱戀啦?明明有女朋友,對外卻一直以單身自居。』

    『沒有綜藝感,沒有笑點,看著很尬啦。』

    『端盤子的時候就左右逢源會討好人,所以被人看中帶進娛樂圈。』

    『前女友現在廢人一個,他從來沒去看過,真是負心漢啦。』

    鄭蔚的團隊以為沉默是金,沒想到輿論在沉默中爆發,有點慌神了。

    這一慌就容易忙中出錯,他們發了一個聲明,將發律師函,要追究造謠者法律責任。

    不發還好,這一發徹底炸了馬蜂窩。

    更多的網友不幹了。

    他們認為『這些不都是事實嗎?怎麼就造謠了?解釋清楚就完了,上來就發律師函,嚇唬誰呢?』

    『本來是小事的,非得自己作死鬧成大事。鄭蔚的團隊該解散了。』

    『端盤子又不是什麼丟臉的事,前女友自殺未遂也見怪不怪了吧?有什麼生氣的呢?』

    『呵呵,鬧大了吧?所以鄭蔚現在到底是單身王老五還是名草有主啦。』

    『對對,這點最重要。也是最多人關心的,其他那些爆料完全就是蹭熱度吧?』

    『據知情人說,他有女友,圈外人。白富美。』

    『哇,樓上就是知情人吧?具體多說點唄。』

    侯榮笑著對周茉說:「這個鄭蔚真倒霉,攤上這麼個團隊。本來芝麻小事,愣是讓他們作死全網熱點。」

    「說不定這也是他們希望看到的呢。」周茉不在意:「要知道鄭蔚的知名度和演技不成正比。演技上他可以穩據一線,但知名度比不過那些尬演的小鮮肉。」

    「所以這是他的團隊故意弄成這樣的?」侯榮卻搖頭:「我不信。負面新聞,誰也不想鬧大吧?」

    「負面新聞怎麼啦?有人還能反特大丑聞變成跳腳板,一步跳過名嬡行列呢。」

    叢正抬眼:「誰呀?」

    「哦,我說的是國外某個撈金家族。二姐的性愛視頻流出,不但沒損形象,反而人氣大漲,連帶著家裡老老小小一塊出名,還打造出一檔全家真人秀,堪稱最強撈金家族。」

    侯榮擺手:「國情不同。不能相比。」

    「行了,安靜吃瓜看熱鬧吧。」嗲妹閑閑甩過眼神。

    「對了,茉茉,栗小姐那邊有點事,下午……」

    周茉趕緊:「侯哥,你去接洽吧。我就不一塊去了。」

    「怎麼了?」

    「我這爆脾氣怕一言不合跟她懟起來。」周茉硬拗借口:「何況我今天有點不舒服。」捂了下肚子,愁眉苦臉:「不太想大熱天東奔西跑。」

    好吧,女人一個月總有那麼幾天是弱勢,需要被呵護。

    「要不,你把叢正帶上?他現在屬於實習生階段。讓他跟著你磨練磨練?」

    侯榮反問:「不是你帶他嗎?」

    「難得跟客戶面對面近距離接觸,讓他也練練。跟著我在公司,枯燥又學不到新的東西。」周茉考慮周到且言之有理。

    侯榮也就沒堅持了,反而笑嘻嘻:「這麼說,叢正,我也是你師傅了。」

    叢正看看周茉,她不反對,自己也沒損失,就認真:「師傅好。」

    「嘖嘖,真懂事。」

    嗲妹忍不住嘴賤了:「自己都是菜鳥,還帶實習生?」

    「說誰呢?」侯榮聽見了反駁:「我再怎麼菜,教叢正的資格還是有的吧?」

    「別帶壞了我家正正哈。」嗲妹晃晃頭:「我家正正可是白紙一張,經不起污染。」

    「我去!」侯榮氣咻咻:「韋心怡,你找罵是吧?」

    嗲妹笑眯眯:「放馬過來呀。」

    她正閑著呢。罵人可是她的拿手……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