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下午茶
    午後,瞌睡蟲來襲。

    周茉掩嘴打個大大的哈欠,眼皮快粘在一起了。

    看看時間,已經兩點鐘,怎麼楊語芬還沒來電話呢?難道有變故?

    嗲妹也打個哈欠,抱怨:「茉茉,你的哈欠傳染給我了。」

    周茉不承認:「你一向下午犯困的,不要賴我頭上。」

    「我早就清醒了。」嗲妹舉舉咖啡杯:「這是第三杯了。」

    「我擦,要不要這麼拼呀?」

    「董哥那邊負責的藝人有點小糾紛,正忙著洗白帶節奏呢。」嗲妹指指公司另外的公關組。

    周茉知道同事董哥負責幾個二三線藝人,因為一線大牌基本客戶都讓趙木蘭包攬了。

    「哦。」

    正好,楊語芬的微信進來了。

    她發了一個定位,離周茉公司也就一個公交站的距離吧?是家有名的奢侈成衣的店鋪。

    「嗲妹,我出去一下。」

    「幹嘛呀?」嗲妹脫口就問:「跟侯子和正正會合呀?」

    周茉笑而不語。

    快速收拾好桌面,周茉向公司用的請假借口是:「見客戶。」

    好吧,她現在也是有固定客戶的人,中途離崗太正常不過了。

    距離不遠,周茉怕太熱弄花妝容,還是打了個計程車到達目的地。

    最先見到的不是楊語芬,而是她那個矮胖的經紀人王姐。

    王姐用一言難盡的態度接著她,淡漠:「小芬在還品牌借的衣服,你暫時先坐這裡等一下吧。」

    「好的謝謝。」

    等了五分鐘,王姐又來了,小聲:「只怕還要點時間,這樣吧,小芬在樓上訂了下午茶包間,我先帶你過去吧。」

    「也好。」周茉倒是隨和。

    樓上是一家名品酒店,喝下午茶的人不多,包間更貴,就更沒什麼人了。

    所謂的包間,只是用屏風隔斷開,視野上,還是很空曠的。

    周茉安靜坐著發獃,腦子放空。楊語芬什麼時候進來的都不知道。

    「周小姐……」楊語芬奇怪她的眼神直愣愣的,不知想什麼這麼入神。

    「呃,楊小姐,不好意思,我走神了。」

    楊語芬笑:「沒關係,你是犯困嗎?」

    「沒有。我午休過的。」周茉目光一掃,她的經紀人和助理都沒伴隨。

    楊語芬意識到她的困惑笑:「王姐趕回來公司了。丁當我讓她自由活動。兩個小時後來接我就行了。」

    見她這麼認真的解釋,周茉反而不好意思了,堆起笑容:「你好忙呀。」

    「是呀。」楊語芬塌下肩嘆氣:「我沒想到錄真人秀比拍電視劇還累。」

    「不是也有劇本的嗎?照著劇本演就是了。」

    楊語芬搖頭:「有台本,不過因為是真人秀,不能演的太過,要生活化家常化接地氣。讓觀眾沒有距離感。這是製片人的原話。要求這麼細,我又是第一次錄真人秀,很緊張。」

    周茉輕哦了一聲。

    「對了,你看了這檔節目嗎?」

    「看了。」

    「我表現的怎麼樣?你說句實話。我現階段想聽實話,哪怕刺耳不中用也想聽。」楊語芬特別誠懇:「我還是個新人,發展還算順利。身邊的人都是一水的誇獎,搞我的有時都快迷失自己了。這樣下去,不好。」

    周茉覺得耳目一新,難得有新人這麼理智清醒,她忙笑:「嗯,那我就說實話了。」

    「說。大膽說。」

    「你的表現,總體是及格的。就是作為旁觀者,不帶任何偏見看,肢體和表情略僵硬,有時能明顯看出緊張了。」

    楊語芬重重點頭:「我自己回看也發現這個問題了。」

    「不關係,慢慢來。最新一期節目你的表現就好多了。」

    「謝謝,謝謝。」

    兩個慢條斯理喝著下午茶,說些閑話。

    因為生活中幾乎沒交集,就聊她們都熟悉的娛樂圈。

    「我聽說了,你的客戶栗小姐下季要進真心話不冒險這檔節目了。」

    「嗯。她現在也挺忙的。」

    楊語芬忍不住好奇:「你們會幫她炒作營銷一波吧?」

    「是呀。」

    「已經定稿了嗎?」這個嚴格來說算商業秘密,楊語芬說完后又後悔了,掩嘴:「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周茉大度笑笑:「沒事。八字還沒一撇呢。」

    「你現在毫無眉目?」

    「是呀。」周茉撐撐半邊臉:「我毫無頭緒。不過有打算照著你們的宣傳來一波。」

    楊語芬輕笑:「我們,其實沒怎麼宣傳。有某台衛視這個平台,收視率不用太擔心的。」

    「嗯。」

    「哦,還有。我聽說金藝的當家花旦吳小姐跟輝映解約了,找了你們億類?」

    周茉乾笑:「是的。」

    楊語芬消息算是靈通的,卻不是滯后了:「前兩天那個宣傳,是你們公司趙小姐的手筆嗎?」

    「呃,不是。」周茉強顏笑臉:「那麼多破綻的操作,怎麼可能出自木蘭姐之手呢?」

    楊語芬一聽,好像明白什麼,驚的下巴一掉:「該不會又是你負責吧?」

    「正是。」周茉苦喪著臉:「原來她是指定木蘭姐的。但是木蘭姐手頭客戶太多忙不過來。老闆就讓我跟侯哥接手。吳小姐的團體有些不情願,給出試用期……」

    簡單敘述了一下,楊語芬仍然直勾勾盯著她:「我敢打賭,這個獨立大齡剩女的點子,跟你的搭擋無關。」

    「嗯?也不能這麼說吧。我跟侯哥搭檔,在工作中沒分這麼仔細。」

    楊語芬固執:「周小姐,你很有才啊。你負責的這幾個營銷案例都很精彩呢。」

    「謝謝。我就是運氣比較好。」

    「這不是運氣好的問題吧?哪能運氣這麼好,每個文案都這麼別出心裁呢?」

    周茉謙虛:「也沒有。其實我也有失手過,也有被老闆罵慘過。當然現在老闆還會罵人。我沒你想像的那麼有才。真正有才的是木蘭姐……」

    「她是前輩,你是後起之秀。」楊語芬眼裡的熱切的光,雙手合什:「你要能來幫我就好嘍。可以嗎?周小姐。」

    周茉稍滯,苦笑不得:「謝謝你的橄欖枝,我目前在億類挺好的,沒有跳槽的打算。」

    楊語芬無奈嘆氣:「看來我要被栗小姐比下去了。你對她而言如虎添翼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