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緋聞對女藝人是把雙刃劍
    「過獎了。」周茉還很不好意思,道:「我很普通啦。」

    楊語芬拈了塊點心,又放下:「要不,我說服公司,把宣廣也簽在你們公司?」

    「啊?」周茉意外:「海納集團實力不俗。楊小姐,你不是開玩笑吧?」

    楊語芬挑挑眉正色:「我說真的。不過公司肯定不會放手。」

    「當然。你現在是海納集團力捧的新人小花……嗯,其實我有個不成熟的建議。」周茉話峰一轉。

    「你說。」

    「我看了真心話不冒險,發現另外一個新人胡哲南,似乎挺有禮貌很紳士的感覺?」

    楊語芬淡淡:「恩。他的確很有教養,為人不錯。」

    周茉沒在意她的神色,若有所思問:「那你們團隊有沒有考慮跟他綁在一起炒作CP呢?」

    「哈?」楊語芬下巴一掉,驚詫:「炒CP?跟他?」

    「嗯,對呀。」周茉反問:「胡哲南一表人材,同樣是新人,性格感覺不錯,有教養不浮誇,也很會說話圓場,一塊綁定炒作的話,說不定效果驚人呢?」

    楊語芬連連擺手:「不行不行。」

    「為什麼?你怕粉絲當真嗎?」

    「這是一方面。另外……」楊語芬鎖眉:「我進這一行就給自己立下一條原則,什麼都可以炒,就是緋聞不能炒作。」

    周茉稀奇了:「為什麼呢?」眼珠一轉,小聲試問:「難道你……」

    「沒。我沒有男朋友,也沒有隱婚之類的,就是……」楊語芬猜中她的潛台詞,否認:「炒別的都有可能洗白。就是緋聞這一塊,跟狗皮膏藥似的,炒作一次就難以洗白。而且,炒作緋聞,對女藝人是把雙刃劍,你懂我意思吧?」

    「我懂了。」周茉歉然:「不好意思,我沒考慮這麼多。就當我沒說過吧。」

    楊語芬大度笑:「沒事。你也是好意。老實說吧,我經紀人王姐也說過同樣的話,也讓我一票否決了。」

    「你的經紀人也提過?」周茉撫撫額頭。

    看來,炒CP這個概念,不是她有靈感。

    「嗯。王姐覺得我現在人設不是很清晰,有點模糊。沒有讓更多路人記住的點。不像栗小姐,大家現在談論起來就是『小燕煒,白富美,樂於助人和走光事件女主角』的標籤。」

    周茉抿抿嘴報以淺笑。

    「張導的新戲,我沒拿到角色。」楊語芬遺憾。

    周茉開導:「沒關係,以後還有機會的。」

    「嗯。」

    「那,栗小姐她呢?」周茉忍不住打聽。

    楊語芬蹙眉:「這個,我倒沒聽說。你也知道的,張導的選角很嚴格,而且不會一個個對外宣布,要一直簽下合同開機,才會領著各大主演亮相。」

    「也是哦。」周茉在心裡想:要是栗海君選上了張導的新戲,她肯定是祖墳冒青煙了。

    楊語芬沉思著:「不過,這新張導新戲選角,還蠻多真正的新人。好些我都沒見在圈子裡見過。」

    「嗯?跟你一塊試鏡嗎?」

    「是的。上午十點多鐘我趕到金藝,試鏡配角有少人在等待。條件都不錯。」楊語芬拿出手機劃開,挑中一張圖:「我還拍了現場照呢?你看,這些都是來試鏡的新人。」

    周茉湊過瞅了幾眼:好些在場的人,都是陌生面孔。

    「是表演院校的學生吧?」張導愛用新人是出了名的,他選角的規矩是『只用適合的,不用大牌流量們。』

    再大牌再多流量,不符合他戲里的角色,一概不用。就是這麼牛!

    「這個……」周茉火眼金晴,在一堆試鏡新人中,略略感覺有個眼熟的。

    楊語芬順她手指瞄了瞄:「哦,她呀,是金藝朱總監的女伴吧?」

    「啥?」

    楊語芬快人快語:「那天在一個飯局,金藝的朱總監也在,他還帶來了女伴,就是這個女生。我以為是他的新女友,沒想到也會參加試鏡會?」

    「她叫什麼名字?」

    「不知道。」

    周茉仍然在仔細端詳,納悶:怎麼越看越眼熟呢?

    這個女生,外貌沒有多出挑,但也不醜。五官沒有明顯硬傷,放在路人中出彩,但在娛樂圈美人扎堆的地方,就顯得俗氣了。

    有信息進來,周茉接起一看。

    侯榮發來的問她:『怎麼不在公司?我跟叢正回來的。有些事得找你商量。』

    周茉馬上回復:『我在外面有點事,大概一個小時后回來。』

    她計算了下,楊語芬只有兩小時的空閑,現在已經過去三四十分鐘了,拋掉前後十分鐘富餘的,還有一個小時。應該足夠趕回公司了。

    「對了,你看了網上的新聞了嗎?」楊語芬忽問。

    「你指娛樂新聞還是時事新聞?」

    「當然是娛樂新聞,有關鄭蔚的。」

    「看了。」周茉如實:「鄭蔚的那些舊聞,其實小兒科啦。他的團隊應該能搞定。」

    楊語芬卻放低聲音,神秘道:「我估計難。」

    「為什麼?」

    「據說,我不敢保證真實性哈。我也是聽圈內在傳,本來那些爆料不足為奇,稍稍公關一下就能解決的。為什麼現在越演越烈呢?因為鄭蔚得罪了人。」

    「誰?」

    「到底得罪誰我不知道。聽說很有勢力。加上他最近在談一個劇本,好像是跟某個一線男星在爭主演,所以就……」楊語芬停在這裡了。

    周茉領悟:「就有兩方勢力在故意把事件鬧大,讓他出醜或者事業受挫?」

    「差不多這個意思吧?」

    「鄭蔚在圈內人緣還行吧?」

    楊語芬是新人,不是特別了解,只泛泛道:「還不錯。我沒跟他打過交道。聽別人評價他為人挺真誠的,有時說話很直,是容易得罪人而不自知。」

    「啊,原來是這樣呀。」周茉卻浮現同情心:「能在這個圈內混這麼多年,還真誠又耿直的藝人,是稀缺性人才了。希望他度過這次難關啊。」

    楊語芬天真笑:「那你幫幫他呀。」

    「我?」周茉笑出聲:「我算哪根蔥呀?他有團隊,也有人脈,也有不少好朋友,總會雨過天晴的。」

    楊語芬嚴肅神情,伸兩指:「我說了有兩股勢力在圍剿他,所以嘛……」她緩緩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