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推心置腹的聊天
    「但是我,真的愛莫能助呢。」周茉攤攤手,很無奈。

    她跟鄭蔚素不相識,沒有任何交集。縱然有心但無力。

    嘆氣,楊語芬抿抿嘴:「不過他這個事,倒是我給提了個醒。」

    「什麼呀?」周茉跟她沒有默契,聽不太懂。

    「謹言慎行,然後說話委婉些,這個圈子其實就這麼點大。人與人之間,存在千絲萬縷的聯繫。說不定你覺得不起眼的小人物,偏偏跟某位大佬有交情呢?」楊語芬總結道。

    周茉意外:「對呀。楊小姐,你真用心。」

    善於觀察,而且有自己的原則,還長的漂亮,這樣的人不紅才怪。

    「沒辦法。」楊語芬苦惱:「如果不處處小心,我也不是現在的我。」

    「哦。」周茉聽懂了。

    如果不是她處處小心與人為善,聰慧警惕,也混不到現在的地步。

    看看錶,楊語芬又提到另外的小道消息:「輝映傳媒的江總,最近跟圈內大佬們接觸頻頻啊。」

    「他到底什麼來頭?還妄想聯合大佬收購億類?」

    「不清楚。反正後台挺紮實的。據傳,他跟方盛集團某高管是表親還是什麼?」

    聽到方盛集團,周茉歪歪頭:方至儒那天突然來公司,難道就是因為這個事?

    「方盛集團的太子爺,方至儒,你知道嗎?」

    周茉忙:「知道。他的新聞看過。」

    「他最近在獨立門戶,好像要進軍娛樂圈?可能會新組公司,類似我們海納集團這種。」楊語芬挑挑眉:「飯局上見過,顛覆我的想像。」

    周茉小心翼翼問:「你原來的印象是什麼樣?」

    「方盛集團,大名鼎鼎的企業領頭羊,太子爺,還是國外留學多年,怎麼著也該是彬彬有禮,談吐得體,紳士風度,交際高手吧?結果,飯局上,他呀……」楊語芬笑出聲:「說話很毒舌,一點也不給其他老總們面子。倒是什麼都懂,口若懸河,精明又傲氣。」

    周茉故意問:「真人比鏡頭前怎麼樣?」

    「嗯。」想了下,楊語芬很實際:「真人氣場強大,五官不太出彩。眼睛特別犀利,有辯識度。」

    周茉也笑出聲:「就是高富,但不帥唄。」

    「呃?」楊語芬中肯:「以我見過的有錢公子哥來說,他算是長的稱頭的。至少氣質上不浮誇,不猥瑣,還有點拒人千里之外。」

    周茉有點興趣了:「他沒找你要聯繫方式?」

    「沒有。」楊語芬沮喪:「可能我不是他的菜吧?」

    「沒有交換名片嗎?」

    「也沒有。」

    「他真是……」咦,腦海中忽然閃過某些片段,周茉定住了。

    一張網紅野模臉,深夜,棒球帽,還有打手……

    「啊,我想起來了!」周茉脫口嚷。

    楊語芬愣了:「你想起什麼了?」

    「那個……」周茉遲疑少許,半真半假:「就是那個朱總監的女伴呀,我以前跟她過一面之緣。」

    「是嗎?」

    「是個野模,嗯,估計也在混娛樂圈沒混出名堂,還在十八線之外。」

    楊語芬輕笑:「難怪嘍。」

    「怎麼?」聽起來話裡有話。

    「她試鏡的時候,我瞄了一眼,演技很生澀,應該沒正式拍過劇。不過人挺無畏的,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表演,毫不怯場。」

    周茉嗤的笑了:「這點我信。」

    難怪覺得面熟,原來這位朱總監的女伴就是那天晚上跟她做交易的買家小姐。網名『夢裡花落知多少』。

    不但真的來跟她交易,還帶了打手妄圖空手套白狼,沒想到她有叢正護體,沒讓她占著便宜。還把名片買給她六位數了。

    原以為名片在她手裡沒發揮出什麼太大的作用。沒成想人家真的展露出驚人的能力,竟然混到朱總監身邊了。

    也不知是不是那張名片立的功?

    膽大又野心勃勃的女人,只要敢想敢做,幸運女神真的會關照一點吧?

    這不,人家不但成為朱總監女伴,還得到張導新戲的試鏡機會了。

    「她沒被錄用吧?」周茉關心問。

    楊語芬苦笑:「這就不清楚了。」

    「這位朱總監還真是重情重義呀。」周茉言不由衷:「就算不是正式女友,做他的女伴也值了。」

    「這倒是。」楊語芬認同:「金藝這位朱總監聽說很大方仗義,圈內朋友多,你看他上次過生日,幾乎大半個娛樂圈的明星經紀人製片人什麼的都發了祝福語,到場的也不少。」

    「是嗎?」周茉不了解。

    「哦,你沒關注他渣博賬號是吧?」

    「是呀。」

    楊語芬就稍稍解釋了下:「就上個月的事。在他家開生日會,很熱鬧,很多明星都親自到場了。」

    「哦。」不是屏幕上的明星人物,周茉沒有留意:「你也去了嗎?」

    楊語芬失笑:「我哪夠格呀。不過我經紀人王姐去了。說是玩的很開心,朱總監家超大,裝修設計超級經典,不過沒怎麼拍照,我也無從得知。」

    未雨綢繆,周茉馬上拿起手機:「好吧,我現在就關注他。」

    通過關注朱總監,順便翻了下他最近關注的人,赫然發現熟悉的名字『夢裡花落知多少。

    這位名片買家小姐竟然沒改名,還是用的這個ID。

    「別翻了,我空餘時間不多了,咱們聊天吧。」楊語芬見她低頭翻看朱總監的渣博,笑著晃了晃手。

    周茉一笑收起手機:「好。」

    保姆車消失在熙熙攘攘的車流中,周茉還有點蒙。

    分別之際,楊語芬還送了她一份禮物:某貴婦名牌全套護膚化妝品。

    她不擅長化妝,但也知道這份禮物很貴重。

    眨巴眨巴眼,周茉回過神來,輕輕嘆氣:「收到禮物很開心。但下次就得回同等價位的禮物,這不要了我老命嗎?」

    楊語芬這麼客氣,搞的她慚愧了。

    電話響起,是侯榮打來的,催她:「茉茉呀,在哪呢?周扒皮也不知哪根筋搭錯了,快下班了回公司,正點名了。」

    「啊?我,我在路上了,馬上就回。」周茉收好禮物,拔足狂奔。

    周扒皮明明不在公司,怎麼到了快要下班的時間還回公司點名?故意殺回馬槍好扣全勤獎吧?太卑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