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順便吃個午餐吧?
    「不扯廢話了,教學正式開始。」嗲妹雙手憑空一撥,道:「我先考考你。」

    叢正嘴角輕微抽搐:「你都還沒教,怎麼就考試呀?」

    「放心,這是考男生的本能。不需要教,天生的。」

    「是什麼呀?」

    嗲妹調整了下情張,又搓把臉,表情漸漸嫵媚,眼神漸漸迷離,對著叢正送秋波,嘴巴還故做性感的嘟起:「嗨~」

    叢正很嚴肅,關心問:「嗲妹,你沒事吧?」

    「我沒事呀,我很好呀。」嗲妹還眨眨電眼,笑容暖昧:「你怎麼樣?」

    「我?」叢正古板:「我就覺得你有點不正常。」

    嗲妹面色一變,差點破功,忍了忍:「你不覺得我這樣很美很風情萬種嗎?」

    「什麼是風情萬種?」叢正還不理解這個成語。

    嗲妹的表情要猙獰了:「就是女人味呀。」

    「女人味是什麼味?」叢正看看她,又看一眼走出浴室的周茉,茫然:「是香味嗎?」

    「不是!」嗲妹怒了,拍桌而起:「叢正,你故意的吧?」

    叢正無辜搖頭:「我說真的。什麼是女人味?」

    周茉路過,好心解釋:「就是田文文那樣,身體時時刻刻扭成S形,突出曲線,配合嗲妹的娃娃音,就是終極女人味。」

    「哦。」叢正似懂非懂。

    嗲妹不滿:「什麼叫配合我的娃娃音?我這是軟糯嗲音,志玲姐姐同款。迷死男人好不好?」

    「不,你比志玲姐姐更嗲更可愛。」周茉順口誇獎。

    「謝謝。啊不對。」嗲妹趕緊撥亂轉正:「我說叢正,你剛才有沒有被我迷住?」

    「要說實話嗎?」

    「當然。」

    叢正認真:「沒有。」

    「為什麼呀?我都面部管理到極致了,你竟然一點感覺也沒有?」

    叢正無語了:「我有感覺呀。覺得你怪怪的。」

    周茉爆笑。

    嗲妹抿緊嘴角,瞪著叢正:「要不是看你長的帥,我都想揍你了。」

    「你打不贏我呀。」叢正誠實回答。

    「你……朽木不可雕也。」嗲妹甩手對周茉:「這麼死腦筋的學生,我教不了。還你吧。」說罷回卧室了。

    周茉沖著叢正擺手:「好了,鬧夠了,去沖涼吧,早點休息,明天有一場硬仗要打呢。」

    「哦。」

    頭髮稍稍吹乾一點,周茉收拾心情準備睡覺,電話響了。

    打開一看,沒有備註,但看號碼又顯示北市,估計不是推銷之類的,就接了。

    「喂,你好,請問……」

    「我是方至儒。」

    「啊?」周茉脫口驚呼:「你,你有什麼事嗎?」

    「怎麼著?沒有收錄我的電話?」方至儒不答反問。

    周茉支吾:「這個,沒來得及呀。這麼晚,方先生有什麼事嗎?」

    「沒事就不能打你電話了?」方至儒不走尋常路。

    周茉敷衍的乾笑:「……能。」

    「明天中午有空嗎?」方至儒終於來到正題了。

    「中午?有呀。」周茉倒是實話實說:「我們有一個半小時的休息時間。」再次確認:「你有事嗎?」

    「哦,我明天中午可能會在東城區有點事,大概忙到中午,順便,不如一起吃個午餐?」

    周茉咽咽喉,這,這是邀約吧?

    她,她何德何能,方至儒會邀她一塊共進午餐?

    「方先生,我在開玩笑吧?」

    「我是那種喜歡開玩笑的人嗎?」

    「你是。」周茉找到話眼:「比如我們第一次碰面,你就假扮侍應生。一個集團太子爺,竟然玩這個身份互換的遊戲,玩笑開大了。」

    「誒,我澄清一下。當天我不是去玩真人角色扮演的遊戲。而是一個朋友報名這個相親會,我是陪同他一塊去見識見識的。因為好奇,也是想通過其他渠道近距離真實的了解女方嘉賓的人品個性,我才勉為其難的扮了一回侍應生的。」

    「原來還有這麼一段曲折離奇的背後故事呀。」周茉半調侃半譏笑:「真是委屈了方大公子放下身段為朋友兩肋插刀了。。」

    「那是。」方至儒得意洋洋:「對朋友,我是沒話講。哎,我說,明天我過來接你吧?」

    周茉驚恐:「不要!」

    她不要成為話題中心,焦點人物。

    方至儒奇怪:「為什麼?」

    「呃,那個……明天,我有個比較棘手的公關要做。必須盯緊點,不能有一絲閃失,否則客戶不滿意會被老闆罵。」

    「什麼棘手的公關?還要佔用中午休息時間?」

    「嗯,很棘手。為客戶翻盤就在這一仗了。」

    不能對無關人員透露太多,也沒這個必要。

    「噢!」方至儒的語氣有那麼一絲遺憾:「好吧,那就下次有時間再約嘍。」

    「呵呵……」周茉嘴角一勾,心忖:還有下次?不要啊!

    翌日,早起下了點雨,路面略濕。

    周茉,嗲妹和叢正一塊上班,同時到達公司。

    打完卡,剛到辦公格間放下包包,就看到田文文穿著一套緊身短裙,踩著十寸高跟鞋裊裊走進來。

    好奇心人人有之嘛。

    周茉特別留意了一下她,田文文卻滿面春風,跟叢正打招呼:「早呀叢正。」

    「呃,維維安早。」

    田文文拋他一個媚眼,倒沒有進一步表示,直接到了辦公桌邊。

    「德行!」嗲妹湊過來小聲對周茉:「怎麼會有這麼厚臉皮的女人呢?」

    「不然呢?」

    「就沒有一點羞愧嗎?」

    「為什麼要羞愧?」

    「她可是有男友的女人,昨天那個可是陌生人……」嗲妹在公司還算口有遮攔,沒有亂說話。

    周茉撇下嘴:「對她來說常規操作,散了吧。」

    「嘖嘖!」嗲妹目光一轉掃向叢正:「正正,還好嗎?」

    叢正一頭霧水:「我,很好呀。」

    「她剛才沖你送個秋波,你沒迷失吧?」

    叢正苦笑不得:「你想哪去了?」

    「那個眼神就是拋媚眼。整個公司,就你獨享這份榮幸哦。」嗲妹調侃他。

    叢正無奈:「拜託,你不要過度解讀好不好?」

    「聽聽,這就維護上了。茉茉啊……」嗲妹要拉同盟了。

    周茉做個暫停的手勢:「晨聊時間到,回歸崗位,開始工作啦。」

    「切。」嗲妹嗤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