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爆料升級戰
    鄭蔚的輿情還在發酵,鋪天蓋地罵他『渣男』的聲音,不少營銷號也摻和進來博取關注和漲粉,甚是熱鬧。

    因為鄭蔚也算是出道好幾年了,知名度雖然比不上流量小鮮肉,但演了不少戲,口碑都不錯,加上有喬佑群的義氣支持,暫時呢還沒有什麼官媒下場點評,還是安全的。

    有人爆出他的黑料,就有人借著劇組員工的口吻誇他敬業有禮貌。

    有關他早年當過服務生端過盤子的事,並不是什麼丟人的行為,還能當做勵志故事,所以這一段竟然在網上沒什麼討論度了。

    現在最關鍵的是集中在他以前貧賤之時的交的女朋友被他甩,然後割腕自殺的事。雖然救回來了,可是對方的人生差不多毀了。

    有心人抓著這一點大做文章,還爆料他當時是傍上富婆才得以順利進入演藝圈。他是靠吃軟飯,靠女人捧才有現在的成績,不但是個無情無義的渣男,還是小白臉軟飯王,令人唾棄與不恥。

    周茉跟侯榮比個OK的手勢,他們準備下場了。

    這回周茉沒有裝路人,而是用鄭蔚身邊朋友,知情人的語氣放上幾張截圖。

    截圖裡是鄭蔚每月向那個困難家庭轉賬的記錄,還配上故事的來龍去脈,點明鄭蔚的人品是信得過的,他一直在堅持幫助有實際困難的人,而且是無私的,悄悄的。要不是這次事件鬧大,朋友實在看不過眼,也不會爆出來。

    當然,這波爆料水花比較小,因為捐助困難家庭,在酸民們看來是正常的。

    『明星那麼有錢,捐出塊兒八毛的就不要拿來說了。』

    『就是。才萬把塊錢。他們接一部戲就成千上百萬,毛毛雨啦。』

    『想靠這波炒作洗白吧?門都沒有。渣男就是渣男。你幫一個家庭,難道就能洗脫你軟飯王的標籤嗎?』

    『對呀。這兩者又不衝突。軟飯王突然好心捐助一個困難家庭,這是有高人指點,提前裁遮羞布吧?』

    『沒錯。公益就是污點藝人的遮羞布。捐助一個家庭有什麼好說的?有本事你捐學校呀!能幫到更多的孩子呢。』

    提到學校,周茉這方馬上就放出鄭蔚這些年站台過的不少公益活動和捐助次數。

    『切,跟風而已。都是跟著老戲骨們一塊做活動,又不是真心支持。你看他的臉色,就不情不願的。』

    『樓上的,你怎麼看得出來他不情不願了?』

    『瞧他逼裝的,還戴個墨鏡……擺造型去的吧?』

    『那是高原地區,紫外線很強,戴墨鏡的又不是他一個,幹嘛盯著他不放?』

    『喲喲喲,鄭蔚的洗白大軍來了。』

    『嘖嘖嘖,沒道理就扣帽子?你跟鄭蔚有仇呀。奪妻之恨還是殺父之仇。凈睜眼說瞎話!』

    『你把話說清楚,誰他媽的睜眼說瞎話了?』

    『你!就是你。在各個在關鄭蔚的貼子里上竄下跳,說詞都一樣,幾毛錢一條貼子呀。我也想恰這個爛錢!』

    『去你媽的,老子就是看不慣渣男軟飯男,恰你媽的爛錢。』

    『鄭蔚黑子質量堪憂啊。』

    『黑你媽的XX。』

    侯榮忿忿:「這傢伙也不換個ID,在所有鄭蔚的黑貼下十分活躍,不是水軍我吃翔。」

    「用不著你吃翔。槍打出頭鳥,他竟然跳的這麼高,就搞他。殺一儆百。」周茉很淡定。

    「嗯。」

    這個上竄下跳特別顯眼的傢伙被周茉掛出來,寫道:「誰來認領一下?多少錢雇的呀。質量太差勁了!發的貼子大同小異沒營養就算了,還跟理智網友口吐芬芳的互懟。偏偏渣博還不管?是不是渣博的人在攪混水呀?」

    馬上就有人附合:『我也瞅著這個ID眼熟了。這兩天幾乎在每個鄭蔚的貼子下都看到他,閑出屁來了。說不是水軍,我頭拿下來當球踢。』

    『舉報他吧。』

    『舉報不了。渣博護的嚴實,可能是自己人。』

    『不會吧?渣博跟鄭蔚無怨無仇的,幹嘛雇這樣的人攪渾水呢?』

    『這你就不懂了吧?水越渾,流量越大,話題性越多,帶來的利益是可觀的。要不然鄭蔚這麼一個破事,能鬧騰這麼久?』

    『沒錯。不就是年輕時端過盤子嗎?年輕時交過女友,發現不適合還不能分開啦?就這麼個屁大事的,愣是霸佔了熱搜好幾天,煩不煩呀?』

    『有人不覺得煩,非得把鄭蔚往死里搞。多大仇啊?』

    『喂喂,樓上的,你是鄭蔚請來的救兵吧?不要偷換概念啊。』

    『我偷換什麼概念了?爆料他吃軟飯有證據嗎?造謠一張嘴,闢謠跑斷腿呀。』

    『對對,什麼世道!』

    眼見輿論有逆轉的跡象,有心人開始放圖了。

    不過他沒有放富婆的圖,而是放出鄭蔚在片場的日常劇組。

    比如他不知道因為什麼事,拿手指著助理,表情有些冷硬,被解讀成『鄭蔚的助理,好慘一男的。』

    還有幾張他在背台詞,有個女群演可能是找他簽名還是什麼的,湊的比較近。拍攝角度看,鄭蔚的手好像放在她屁股位置,被理解為『咸豬手重出江湖。專挑素人下手,警惕警惕!』

    「我擦,這太可惡了吧?」侯榮氣憤嚷。

    周茉看他一眼:「眼見未必是實。」

    「我的意思是拍這個照片的其心可誅。這角度也太刁鑽了吧?」

    鄭蔚也在時刻關注今天的翻盤行動。

    一直都在潛水默不出場,看到這張照片后,他第一時間站出來出面回應。什麼都沒說,而是放出同樣場景的照片,他在背台詞,一手拿劇本,一手是放在背後,跟女群演也是有兩拳的距離,不存在咸豬手的嫌疑。

    周茉還打電話問鄭蔚的助理:「你們怎麼恰好就有這張照片的另一個角度呢?」

    助理回答:「也是湊巧了。我當時給鄭哥拍劇組日常照片,本意是放到網上想炒作一波鄭哥敬業背台詞的新聞。後來劇組另有安排,而且背台詞敬業這個設定老套,被鄭哥否了。照片我還是保存在電腦里,沒想到還用上了。」

    「哦。真是天助你們啊。那麼通過這張爆料照,你們知道是誰在背後搞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