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嗲妹的好奇心
    王太輕笑了下,不急著解釋,而是喝了口水,沉吟著緩緩道來:「安小柔那個事,是你們公司幕後推手吧?」

    「是的。」

    「幹得漂亮。」王太眼神忽然靈動,笑容也很爽朗:「我以前不了解網路,也沒開通社交平台,所以嗯……」

    周老闆和趙木蘭對視一眼。

    「水軍這個詞其實我是聽說過了,但沒想到威力這麼大?煽風點火的能力比原來的傳統媒體要強太多了。」

    周老闆尬笑:「呃?時代不同了……」

    「我有投資影視公司和一些有院線的公司,但沒真正接觸過公關宣傳這一塊……」王太斟酌著說:「所以,從那個事後,我很看好公關營銷,尤其是像你們這麼優秀的公司。所以,我有意投資試試水。」

    「哦。」周老闆也是人精,從這段不是那麼連貫的話語里大概猜到,上次那個安小柔事件中,王太可能是最大的受益者。

    這讓他想起當初那個神秘的電話。

    神秘的陌生電話是個男的打來的,第一句就是『周老闆,幹得漂亮。』然後電話主要內容就是讓他不要怕,繼續爆料錘死安小柔。

    周老闆警惕性很高,立馬就托朋友去查了這個號碼的主人。據說是北市有一半人想得到她的聯繫方式,大佬的老婆,就是面前這位王太。

    「王太,恕我直言,安小柔事件后,你先生就很快隱退商圈了,是不是跟這事有關?」

    王太莫測高深:「誰知道呢,也許吧?」

    「嗯……」周老闆抿抿嘴,扶扶眼鏡:「老實說,我膽兒小,要不是被人喂吃了一粒定心丸,可能安小柔這個事,最後不了了之吧?」

    「噢。」王太顯然不打算繼續這個話題,而是爽快問:「周老闆,你的回答是什麼?」

    周老闆一秒諂笑:「我當然是舉雙手歡迎資本大佬參與億類傳播公司的前景規劃和長遠發展。」

    「好。」王太對旁邊中年女子輕頷首:「準備相應的文件。」

    「是王董。」

    王太轉向周老闆:「爭取在一周時間落實這個項目。」同時伸手:「合作愉快。」

    周老闆忙不迭伸雙手:「謝謝王太。合作愉快!」

    初步意向達成,王太很高興:「來點香檳?」

    「好呀。」

    中年女子去拿香檳和酒杯,趙木蘭到底年輕,好奇心仍然旺盛,就忍不住問:「王太,冒昧的問一下,這家法餐廳……」

    「我是投資人之一。」王太人精似的,一秒搶答。

    「原來如此!」

    她的確算是餐廳老闆,不過是之一。

    轉念想想也對。外國人在國內開高檔餐廳,不可能是獨資吧?怎麼也得找個背景過硬的靠山撐場吧?要不么,怎麼在北市生存下去呢?

    ……

    周茉回到桂元苑是將近十點鐘。

    嗲妹還沒休息,窩在沙發上打遊戲,聽到開門響,聲音先至:「茉茉,正正,等你們好久了。」

    周茉換鞋子,扔下包包,平靜:「等我們幹嘛呀?豪宅很豪,美食很美味,鄭蔚很平易近人。就這麼多了。」

    嗲妹翻白眼:「幹嘛搶答?」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呀?提前解答,好讓你繼續安心的玩遊戲。」

    「不玩了。」嗲妹放下手機,蹦過來,抓著周茉:「不許敷衍,趕緊說點具體的。」

    「什麼具體的?」

    「比如,幾個菜,都是什麼食材?是不是山珍海味擺滿一桌?然後,他家有幾個幫傭?哦對了,你們聊什麼?有沒有聊圈內八卦之類的?」

    周茉望天翻翻眼:「忘了幾個菜,食材都是頂尖的。算得上山珍海味了,反正味道頂好。呃?是鄭蔚親自下廚。我們聊天就圍繞著這次洗白翻盤的事件,沒有討論其他事。」

    「真的假的?」嗲妹半信半疑,轉向叢正:「正正,姐知道你是乖孩子,不會撒謊。告訴我,在大明星家吃大餐是什麼感受?」

    叢正在回來的路上已經被周茉叮囑過了,乾咳一聲:「感受就是,他家的晚飯很好吃,比得上五星級酒店的自助餐了。我吃的很飽,也不用掩藏自己的大胃。鄭蔚的確是個很不錯的明星。」

    嗲妹皺眉:「這套說詞怎麼聽著很官方呢?」

    「好累呀。我去洗澡了。」周茉打個哈欠。

    嗲妹白眼送她:「你累什麼呀?走回來的?」

    「不是。是鄭蔚的助理送我們回來的。」叢正老實答。

    「等下,鄭蔚親自下廚?他忙得過來嗎?」嗲妹就挑挑眉,誘叢正說實情:「除了你們仨,還有誰在鄭蔚家?」

    叢正早有準備,笑了笑:「還,還有喬佑群呀。」

    「啥?喬佑群也在?他們真這麼好哥們?」

    「是真的。」叢正鄭重點頭:「而且喬佑群這次很會活躍氣氛。他本人更加接地氣,沒有一絲明星架子。」

    嗲妹眯了眯眼:「他們兩個不會在搞斷背情吧?」

    「什麼意思?」叢正不懂。

    嗲妹大概解釋了一下,叢正冏了,苦笑:「喬佑群有女朋友。」

    「誰,誰呀?」嗲妹發現新大陸似的追問:「圈內還是圈外人?好看嗎?」

    叢正不肯再透露下去了,他怕說多錯多。

    「正正,你學壞了。竟然還跟我打馬虎眼了?」嗲妹皺著臉控訴:「妄我對你那麼好。明天早餐沒有肉包子了。」

    「嗲妹,不好意思,喬佑群的戀情現在也是不公開的狀態,所以我不能說。」叢正很為難。

    「沒讓你替他公開呀。你跟我說算公開嗎?我是外人嗎?還是你以為我跟廣播站似的到處傳播?我在你心目中這麼多嘴嚼舌的人嗎?」

    面對嗲妹的咄咄逼問,叢正節節敗退。

    「呃,不是,那個,我,不好多說什麼,這事吧,可大可小……」

    嗲妹繼續逼問:「沒讓你多說,透露下圈內圈外人總可以吧?又不是讓你把人家身份背景全部報出來。這多大的事呀,你還扭扭捏捏?這不像你的性格。說,你是不是茉茉給你下了封口令?」

    叢正急的額頭都開始冒汗了:「沒有啊。不管茉茉姐的事。我,我現在入營銷這一行,首要學習的就是有關明星的八卦,有些話該說,有些話不該說,要分得清場合和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