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經紀人發飆
    栗海君在重新補妝,強光照射下,臉的淡妝有點奇怪,而且出汗了,又有點脫妝。

    藍姐遞上一杯當面開封的水,輕聲叮囑:「面部表情保持自然,尤其是某些環節,不用太過於喜悅或露出笑臉……」

    「嗯,我知道。」

    「適當的嚴肅表情,或者回答時停頓一下,這樣看起來就不像是事先對過台本的樣子。」藍姐指導。

    「我明白。」栗海君都懂,就是在把握上還沒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

    周茉沒要摻和她們的『空閑補課,』而是跟叢正躲在角落,小聲交換:「怎麼樣?有沒有大開眼界的感覺?」

    叢正輕笑:「嗯。原來電視上的採訪節目是這樣做出來的!」

    「對呀。還有一些綜藝節目,也不是一氣呵成,後期都有剪輯配音,所以別信電視上的東西,都是人為加工的。」

    「知道啦。」

    周茉輕抬下巴:「別看主持人表面風光,節目製作中還是導播最大。他都得聽導播的調度安排……」

    叢正又點頭。

    因為看到謝安皺眉,臉色為難,叢正就豎了豎耳朵,想聽聽他們在談什麼內容。

    這一聽不得了,他火速扭頭對周茉:「茉茉姐,他們好像在說加塞採訪問題。」

    「哈?還有什麼?」周茉知道叢正耳目也甚靈,這小小的空間完全能讓他全方面接收別人的聊天。

    叢正嚴肅神情,用自己的話轉述:「嗯,在說什麼,重點針對上次走光事件,多挖崛外界不為人知的真相。還有小燕煒這個人設是不是團隊在故意蹭前輩戲骨的熱度?另外,還會問栗小姐的家庭情況,比如父母是做什麼的?怎麼能供養得起她學設計?有男朋友嗎?在國外有沒有受到排擠岐視……大概就是這些了。」

    周茉倒抽冷氣,不可思議:「這些都是台本沒有的啊。而且專挑著敏感問題問,有點惟恐天下不亂的意思啊。」

    叢正也不認同:「為什麼要問這麼詳細呀?是不是有些問題可以不作回答?」

    「等等,我提醒她們一聲。」周茉嘆氣。

    她不太喜歡栗海君,可誰人家是自己的固定客戶呢。操碎了心。

    「藍姐,有個突發情況。」周茉直接找的經紀人,比較會辦事。

    藍姐忙:「怎麼啦?」

    周茉指指導播那邊,輕聲:「他們可能想加塞一些敏感話題。讓栗小姐有個心理準備。」

    「比如呢?」

    「有男朋友嗎?國外求學有沒有受到排擠岐視?父母具體做什麼工作的?怎麼能供得起她出國學設計?因為學設計很花錢的。走光事件中,為什麼變態就只拍到栗小姐的換衣照,而其他女藝人,怎麼就安全躲過呢?」

    這麼一聽,藍姐臉色也凝重起來。

    「我是料到他們可能會臨時增添一兩個額外的問題,但沒想到他們是專挑這些有爭議性的話題問。怎麼這樣呢?某某衛視的信譽一向不錯,謝安也是主持界名人,他們怎麼能違背合同,額外多事了?」藍姐心裡是有預案的,只是對方還是超出預期。

    「讓栗小姐不用回答,沉默微笑就是了。」周茉出主意。

    藍姐擺手:「這不是解決之道。我得跟他們抗議去。」

    周茉攔下她:「藍姐,他們只是在商量,還沒正式實施,你這麼一過去,不是先露了底牌嗎?」

    「那你說怎麼辦?」

    「反正是錄播,中途可以暫停的。等他們真的這麼問了,栗小姐可以表示沉默抗議,你就以行動表示。然後讓助理把你們雙方簽的合同找出來,逐條念給他們聽……」周茉反問:「有沒有簽一些條款就是如有違約賠償之類的?」

    「有。」藍姐臉色稍稍好轉:「紙質的合同沒帶在身邊,不過我們打瞄了電子版,正好派上用場。」同時拍拍周茉的肩,欣慰:「小周呀,你這一招溫和又犀利,比我直接的橫衝直撞強多了。」

    「謝謝藍姐誇然。強不強的,要驗證過才知道。」

    「嗯。那我先去安排了。」

    「好的。」

    導播又開始喊:「各就各位……」

    訪談節目一般播出來會有四五十分鐘的時長,但錄製過程漫長,後期會剪掉一些無關緊要的表情和話題,讓節目更流暢緊湊。

    藍姐雙手抱胸,板著臉盯著聚光燈前的栗海君和謝安。

    兩人一問一答,氣氛還是很不錯,話題也聊的很順利。

    導播對著謝安做個手勢,表示該進入加塞環節了。

    謝安抿了抿嘴,只好問出一句台本上沒有的問題:「栗小姐是學設計的對吧?我查到這家設計學校在國外都是排名靠前的。請問一下,是不是學費特別昂貴?」

    栗海君早有防備,還故意一愣,看一眼經紀人,直爽:「是的。我是學設計的,學校在國際上都負有盛名。學費當然貴,但是沒關係,因為我有申請到獎學金,平時也去打工賺錢,學費這一塊基本不用我爸媽操心。」

    這一條通過,謝安又笑問:「華人在國外很容易受到排擠和岐視?栗小姐有沒有這方面的困擾?」

    「有。」答應這個字,栗海君就垂眼不語了。

    「那栗小姐有沒有……」謝安追問。

    藍姐跳出來,大聲:「卡!」然後一副潑婦形象的蹦上前生氣:「我說,你們怎麼回事?怎麼不按台本來呢?當我們新人好欺負是吧?」

    導播急了,趕緊示意各部門:「暫停。」

    製片人忙上前勸藍姐:「藍姐,是這樣的,我們覺得……」

    「覺得什麼?覺得合同是一張廢紙用來擦屁股的嗎?」藍姐全然沒有金牌經紀人的風采,怒氣沖沖:「還是覺得我們海君是新人好欺負,可能隨意加塞一些有的沒的亂七八糟的問題?」

    「沒有啦,藍姐你誤會了。」

    「小張,把電子版合同拿出來,念給這幫人模狗樣的東西聽。」藍姐是東峰國際的知名經紀人,罵起人來,毫不客氣。

    當然,她有這個資本和底氣。

    為了維護自家的藝人,經紀人有時就需要做惡人。

    本來該助理來當惡人的,只是栗海君的助理一看就是初出社會,啥都不懂的新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