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主動挑事
    億類傳播公司,例行早會上,周老闆破天荒的表揚了侯榮跟周茉最近業績突出,成績感人,效率驚人,值得全公司上下向他們學習。

    同時宣布,鄭蔚把宣廣簽在億類了,而且還指名由周茉和侯榮負責。

    同事大部分對他們投以羨慕和佩服的眼神,少數則冷漠以對,暗暗嫉妒。尤其是以田文文最為明顯,嘴角勾起不屑的冷笑,翻著白眼扭開臉,輕輕哼了聲。

    嗲妹看到了,用手肘輕輕撞撞周茉,示意她望過去。

    周茉看到了,習以為常,不出聲用唇語:「常規操作。」

    「請客請客……」早會散后,嗲妹開始帶頭起鬨。

    小路等人也涌過來道賀:「恭喜兩位,又增添一位固定客戶,實在厲害啊,短短時間就有這麼好的成績,後生可畏啊。」

    「過獎過獎。還要向各位前輩學習。」侯榮很謙虛。

    周茉也笑說:「我們只是做了微不足道的一點小事,這都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結果。」

    「不不,你們那些案例都挺經典的,尤其是栗小姐那個走光事件,神來之筆呀。」

    「靈感偶得而已。」

    「小周呀,有沒有興趣到我們組啊?」

    「多謝邀約。我倒是想呀,現在恐怕不行了。我跟侯哥有主要負責的固定客戶,脫不開身呀。」

    「鄭蔚可是優質客戶,你們運氣真不錯。」

    「我也這麼覺得,運氣好,老天爺厚愛。」

    嗲妹驅趕:「散了吧散了吧,一會老闆出來,該罵人了。」

    周老闆這會跟趙木蘭在辦公室整理文件,約了律師,一會還得趕去王太的公司簽合同。因為事關重大,田文文被留在公司沒有隨行。

    有這個空檔,田文文趁機偷懶。

    她先躲在趙木蘭辦公室給人打電話,都是不同的男人。

    聊完已是兩個小時的事了,口渴去茶水間,就看到周茉跟嗲妹在嘻嘻哈哈說中午不吃食堂,到外面吃餐館的事。

    「……不要太過分了。獎金沒發放,薪水也沒漲,你就想敲我一筆是吧?反正高大上的餐廳甭想,我也請不起。」

    「摳門!你上次那個賣名片,不是撈了一筆嗎?」

    「用光了。」

    「你是存起來當嫁妝了吧?嘖嘖這麼早就存嫁妝,你是多恨嫁呀。」

    「去你的,我幾時說過存起來當嫁妝了?我是儲備安全金。萬一哪到倒霉需要用錢呢?總之,你別以為用上激將法我就請你吃大餐,門都沒有。」

    「好好,那樓下茶餐廳總可以吧?」

    「這還差不多。」

    商定好,同時轉頭看到冷眼旁聽的田文文,嗲妹唬一跳:「卧槽,你走路沒聲音呀?人嚇人,嚇死人的。」

    田文文陰陽怪氣輕笑:「是你們太呱噪了。兩個女人跟進了菜市場一樣吵死人了。」

    周茉笑:「我們這是預熱。就等著你這第三個女人摻進來唱一台戲呢。」

    「我跟你們不是一路人。別亂扯關係。」田文文甩著冷臉去泡咖啡。

    「不是一路人才更好唱戲呀。否則,還唱不起來呢?」嗲妹笑眯眯:「哎,我說年中了,田文文你不去醫院做個全身檢查嗎?」

    田文文愛理不理:「叫我維維安,OK?」

    「維維安,你還安嗎?」

    「什麼意思?」

    「你那麼隨便上男人的床,不怕得艾字開頭的病嗎?」嗲妹惡毒奚落。

    田文文一秒瞪大眼,尖聲:「韋心怡,你把話說清楚,我怎麼隨便上男人的床了?你今天不把話說清楚,休想出這個門?」

    「真要說呀?」嗲妹還為難:「要不要找個安靜的角落,這是茶水間,人來人往的,我怕說了,對你聲譽不好呀。」又掩嘴:「哦忘了,你在公司也沒啥聲譽了吧?尤其是私生活這塊。」

    田文文把杯子沖嗲妹砸過去,忿忿:「你平時胡說八道我不跟你計較。今天竟然欺人太甚,休怪我不客氣了。」

    「你也沒客氣過呀。」嗲妹笑嘻嘻躲開。

    田文文撲上前要打她,周茉立刻拉住她勸:「維維安,咱君子動口不動手。不至於,不至於。」

    「放開我。」田文文氣憤指著嗲妹:「韋心怡,我跟你沒完。」

    「沒完就沒完。」嗲妹不怕死的搖頭晃腦:「我倒要看你翻出什麼浪花來?」

    周庭跟背後靈似的冒出來,一把揪著嗲妹,強硬的推到田文文面前:「維維安,她是欠揍。你要怕臟手,我來替你揍。」

    「你個狗腿子,有你什麼事呀,走開!」嗲妹揮掙開周庭的手。

    田文文咬著牙,眼裡迸出火花,揚手就要甩嗲妹耳光子。

    周茉眼明手快半途攔下,笑呵呵的推開田文文:「這是公司,不要打架。有什麼恩怨,外頭解決去。」

    田文文往後退,被桌子擋了下,否則就要跌倒了,誰讓她一直穿的高跟鞋呢。

    「呵,你們兩個今日吃錯藥了,合起伙來欺負我是吧?」田文文索性脫下一隻高跟鞋先向嗲妹,繼而指著周茉:「少來假惺惺裝好人!滾!」

    嗲妹早有防備,又一頭躲開,卻一溜煙跑出茶水間,把周庭鬧個措手不及:「哎,怎麼跑了?」

    周茉微訝:這個嗲妹挑起事端,自己先跑了?太沒義氣了吧?

    不過面對田文文和周庭雙重夾擊,周茉還得故做鎮定:「你們想幹什麼?尤其是你周庭,我沒找你麻煩,你倒自己送上門來了?」

    「切。」周庭歪嘴:「你憑什麼找我麻煩?我招你惹你啦?」

    「你暗搓搓害我。」

    「證據呢?」

    「證據當然有。你心裡清楚。」

    「我不清楚。我只清楚,你就是看我不順眼,處處針對我。怎麼著,我一個清潔女工就活該受你欺負?」周庭還反咬一口。

    周茉輕蔑笑:「少拿身份說事。背後放暗箭的小人就活該被針對。何況我還沒怎麼針對你呢?你自己跳出來,上趕著找罵是你犯賤。」

    周庭擄了擄褲腿:「還敢說沒針對我?這傷疤我可是記一輩子。」

    上次潑水事件,腿上沒傷疤,早就消除了。

    「哪呢?」周茉還故意問。

    周庭找了找,指著當日被燙過的地方:「就這。甭想耍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