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營銷女王 / 雁紫
第218章 笑意停在表面的新人小生
    明眼人看熱鬧,傻叉被當槍使。

    天秀傳媒內部,正在火熱的在加班加點中。

    「怎麼樣?熱度上去幾個點?輿論是不是跟我們預料的一樣?」天秀傳媒分管營銷推廣這一塊的主管大聲問。

    手下興奮答:「報告,輿情走勢跟我們預估的一樣。萱姐的熱度蹭蹭往上漲,話題和討論度相當高,已經衝到熱搜榜前三了。」

    「非常好,繼續保持這個狀態。」

    做為天秀傳媒第一個明星客戶,第一波宣傳手法選擇這種反向營銷,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吳映萱原來在輝映傳媒有敬業的人設,中間又被億類傳播公司包裝成大齡未婚獨立女性,都給觀眾留下一定的印象,但也可能是刻板印象。

    怎麼維持現有的人設又打造一個新的話題呢?這是天秀傳媒最需要突破的地方。

    炒緋聞不可能,太俗套,而且不利於她獨立女性的人設。

    炒醜聞那就更不可取了。明明她的形象不錯,為什麼自立污點呢?澄清還來不及呢?何必自添麻煩。

    思來想去,經過好幾輪的開會,天秀傳媒最後決定,用這種好閨蜜之間的關係炒作一波。

    一來提高話題度,二來有新鮮感,三來,順便帶火紀琳,完美!

    敲定方案后,天秀傳媒當然會跟紀琳商量。

    紀琳不愧是吳映萱的好姐妹,一口答應,當然她也不會吃虧,當事人之一,熱度不會少。

    叢正練了會字,拿起手機坐到沙發去,看了看網上的新聞。

    有關吳映萱跟好姐妹紀琳鬧翻一事,熱度不減,路人圍觀的很起勁。

    「茉茉姐,她們為什麼還不出來澄清呢?」

    周茉坐在沙發另一頭,敷面膜呢,一動不動就嘴巴動:「還早呢。」

    「網上傳的沸沸揚揚,她們到底要裝到幾時?」

    嗲妹端著一碟西瓜塊過來,坐到叢正身邊,換了一個台,回他:「當然等熱度稍退的時候再出面回應嘍。」

    叢正悟:「哦,這樣又可以把熱度炒起來?」

    「孺子可教也。」

    叢正感慨:「也就是說,不管是澄清還是公關,時機很重要。」

    「當然。」嗲妹盯著電視,咦了一聲:「這是真心話不冒險嗎?」

    「是呀。」叢正瞅一眼肯定:「是最新一期。」

    「怎麼沒有栗海君?她不是去錄製了最新一期嗎?」

    成功引起周茉的注意,她眯起一條眼縫:「哦,那應該是下一期。」

    「這個胡哲南越看越有味道耶。」嗲妹喜新厭舊,笑眯眯指著出鏡的胡哲南:「有點像流量小鮮肉,但是他氣質不娘,而且笑容,怎麼說呢?看著親切,你們有沒有發覺笑意只是停留在表面。」

    叢正木然搖頭:「看不出來。」

    周茉撕下面膜,站起來要洗臉,順帶瞅瞅電視,噴笑:「嗲妹,你前後矛盾啊。怎麼看著親切,然後又說人家笑意沒在直達眼底呢?」

    「這你就不懂了吧?」嗲妹詳細解釋:「他表面上看親切隨和,可是笑容根本就只是表面現象,說明他這個人沒有那麼簡單,是個可以控制情緒的人。」

    「你這不廢話嗎?好歹也是天鴻經紀公司今年力捧的新人,簽進來都是經過一段時間的培訓吧?不然真的什麼都不做投放市場?」

    「哎呀,我的本意就是,他外表小奶狗,人畜無害。實則可能是大灰狼,深沉有城府那種人啦。」

    周茉又要噴笑了:「你想像力太豐富了吧?」

    「這是我的直覺。」

    「所以,你說他越看越有味道?」

    「對呀。不是單純一張白紙,讓人一眼看透。他就是讓人看不透。」嗲妹總算表達清楚了,自己鬆口氣:「嗯,我賭他,星途應該不錯。」

    「因為他可能深沉有城府?」叢正會挑關鍵字反問了。

    嗲妹嘻嘻笑:「賓果,答對了。正正,你在什麼獎勵嗎?」

    「我又不是小孩子。」叢正莫名其妙。

    嗲妹把手搭到他肩上,帶一絲輕佻笑意:「哎呀,本來我呢打算獎勵一個我珍藏許久的香吻的,嘖……」

    叢正被嚇到了,腦袋往後一縮:「不,不是吧?」

    「怎麼?賺棄呀?」嗲妹湊上去問。

    叢正又往後縮,認真答:「不,不適合。」

    嗲妹故意歪曲:「哦,我明白了,是我的嘴沒有塗口紅,顏色太素了。等一下我去把那隻限量口紅色塗好……」

    「沒沒有,不不是的。」叢正蒙圈了,急急辯白:「嗲妹,你不要開玩笑了。」

    「我沒有在開玩笑呀。」嗲妹相當嚴肅認真:「你今天的表現極好,我是真心想給你不一樣的獎勵哦。」

    叢正索性站起來逃離沙發區,連連擺手:「不需要。」

    「看你急赤白臉的,我的香吻就這麼可怕嗎?」嗲妹歪坐沙發上,右手在唇上一點,還是把香吻以飛吻的形式甩過去了。

    叢正臉都紅了,還閃躲:「不是,就是,那個……」

    周茉慢悠悠出來解圍:「嗲妹,你適可而止吧。」

    「怎麼?你也要呀。呶,送你!」嗲妹調皮的又飛了一個吻過來。

    周茉雙手一捧,嘟嘴吹氣,做個吹走的動作,毫不留情:「不要。」

    「嗚嗚嗚,你太過分了……」嗲妹捧心:「我的自尊心受到嚴重的傷害了。」

    「卡。」周茉還毒舌的點評:「假哭之前沒有鋪墊,太做作了。負分滾粗!」

    「我呸!」嗲妹一秒變臉。

    叢正又目瞪口呆:「這,這……」

    嗲妹這是戲精上身嗎?怎麼愛演?

    笑笑鬧鬧很快到十點鐘了,綜藝播完了,電視劇也追完了,周茉打哈欠:「困了。」

    「美容覺我來嘍。」嗲妹伸懶腰。

    叢正還在刷手機關註明星娛聞。

    「誒?丁芸芸是誰呀?」

    娛樂圈的星星們太多,叢正還沒認全,就記得幾個名氣大點的或者跟公司有業務來往的。

    嗲妹不在意:「她呀,十八線女星,不用過多關注啦。」

    周茉還在打哈欠,卻比較客觀糾正:「十八線不至於,也就四五線吧?名氣還是有的,沒什麼代表作而已。」

    回過神來,她好奇問叢正:「為什麼忽然提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