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營銷女王 / 雁紫
第231章 再懼陌生人
    「人呢?」周茉回到路邊攤,驚異的發現叢正不見了。

    手裡端著兩杯冷飲,周茉左右環顧,目光定焦在剛才坐的位置,已經有其他食客佔據了,正在點菜。

    幸好這種路邊攤是先買單再上菜,否則周茉都要懷疑叢正吃霸王餐了。

    「那個,老闆,請問,剛才坐在這裡的那位帥哥,去哪呢?」

    「哦,那個帥哥呀,他不知怎麼回事,突然就慌慌張張的跑了,跑的還挺快。」老闆有過目不忘的技能,何況叢正長的帥,離開的倉促,印象深刻。

    「跑了?」周茉又愣了,咽咽喉:「他朝哪個方向跑了?」

    老闆給她指了指左邊。

    「謝謝。」

    周茉先看一眼左邊,是條連通深巷的窄路,因為路燈可能壞了一隻,光線不是特別好。

    她再打量右邊,都是食客,男女老少高矮胖瘦都有,都是再平常不過的普通人。

    理性分析,叢正之所以慌張的跑了,不太像是去見義勇為,很大可能是性是在躲避某人。

    能讓他躲避的除了今天提到的那個商場清掃工之外,難道還有別人?

    現場沒有看到上年紀的老大爺,男人的年紀最多也就四十多歲,特別老的沒有。

    那麼,他在躲誰呢?是在這群食客中嗎?

    如果在這群食客中,那應該就是後來者。只要後來的食客才會讓他匆忙躲開。

    怎麼辯別後來食客呢?問老闆當然是最快捷的,可人家忙著呢,沒空搭理他。

    周茉靈機一動,有辦法了。

    她一桌一桌的慢慢晃過去,看桌上擺放菜品就知道了。

    剛來的食客,要麼點餐完畢還沒開始上菜,要麼上菜沒那麼齊全。

    有兩桌是顯示他們剛來,但周茉看來看去,都是再普通不過的人了。實在看不出他們有什麼能讓叢正跑路的特質。

    正在迷惑中,電話響了。

    叢正小聲說:「茉茉姐,我臨時有點事,先離開了。我在某某某等你。」

    「好。我就來。」

    周茉喝口冷飲,轉身欲走,又停下來。

    思索片刻,她悄悄把所有食客都拍下來存進相冊,這才滿意的跟叢正會合去了。

    叢正蹲在燈影下,看到周茉東張西望緩緩走近,小聲喚:「茉茉姐。」

    「叢正?」周茉詫異:「你幹嘛呀?」

    黑咕隆咚的,作賊呀?

    「我,等你呀。」

    周茉把另一杯冷飲遞給他,看看四周,挺安靜的,離公交站和地鐵站都有段距離。

    叢正接過冷飲,吸了一口。

    「怎麼回事?老闆說你慌慌張張跑了?為什麼呀?」

    叢正沒吭聲。

    「說話呀。」

    「茉茉姐,我不知道。就條件反射吧?」

    「路邊攤沒有上年紀的老頭呀。」周茉輕笑一聲:「還有另外的人讓你畏懼嗎?」

    叢正點下頭:「嗯。」

    「誰?」

    「我不認識。」

    周茉早有準備,滑開手機挑出剛才拍的路邊攤食客照片,問:「是哪位?」

    「我擦,你還拍下來了?」叢正沒想到她還有這麼一手。

    「別岔話題。指認一下。」周茉其實好奇心大過求知慾。

    叢正湊上前,仔細看了看,抬眼意外:「沒有。」

    「什麼意思?」

    「我看到的那個人,沒有在這群人中間。」

    「哈?」周茉下巴一掉:「到底怎麼回事?那你躲什麼呀?」

    叢正也糊塗了,摳摳頭髮,苦著臉:「就,我吃完東西,等你回來,然後那邊人行道就來了兩個人,年紀沒有特別老,可能介入三四十歲之間吧?他們說著話走過來,我就不知怎麼搞的,莫名有種煩燥,就,轉身離開了。」

    周茉無語瞪了他半分鐘,才翻白眼:「人家說不定是經過那裡,看把你嚇的……」轉念一想:「兩個三四十歲的男子?五官有什麼特徵嗎?」

    「沒有。」叢正擺擺手:「老實說,我也沒看太仔細,就撲面而來一股殺伐冷血的味道。」

    「啥?」周茉聽到重點了:「你是感覺他們自身帶有一股殺伐殘暴的氣質嗎?」

    「我形容不出來。」叢正辭彙量有限,思索著:「就腦海中突然閃過很血腥的畫面,我就心一跳,趕緊躲好為上策。」

    周茉噗的笑了:「不好意思,我又要腦洞大開了。」

    叢正板起臉。

    「叢正,會不會這些普通人,跟你前世有仇,所以你才會莫名的害怕呢?」周茉不理會他的冷臉,興緻勃勃的推論。

    「真前世有仇的話,還會延續到今生?我記性會這麼好?」

    「可能你沒喝孟婆湯吧。」

    「切。」叢正嗤之以鼻:「我不信這些。真前世有仇,估計當場就報了,還拖延到這一世?」

    周茉不認同:「你來歷那麼古怪,一切皆有可能哦。」

    「什麼可能?」

    「可能你沒喝孟婆湯,所以記得一些前世發生的大事。比如跟誰結仇?跟誰是你死我活的冤家死對頭?比如,你前世跟人打架或者打仗,還殘留有血腥殺伐的畫面……所以,你才會莫名感到畏懼害怕嘛。」

    叢正默了默,開始抬杠:「就算這一切成立。那麼以我的個性和能力,最多旗鼓相當不分勝負,我有必要對前世的死對頭感到害怕嗎?」

    「呃?這……」邏輯滿分,反問成功。

    你會對你的死對頭感到害怕嗎?不會,只會厭惡和詛咒吧?

    你會看到死對頭就躲嗎?不會,說不定仗著身手好,還去挑釁一番呢。

    「真奇怪,你會在什麼情況下看到某人就避而不見,避之不及,退避三舍呢?」周茉辭彙比叢正多,一連用了三個成語表達她此刻的困惑心情。

    這題太難,叢正拒絕回答。

    周茉自己認真思考良久,腦海里推演了各種假設,最後雙手一拍,歡喜:「哈,我知道了。」

    「什麼?」

    「債主。」周茉喜滋滋指指自己:「如果是我,看到債主,第一反應就是掉頭就跑。所以,叢正,那些人是你的債主吧?」

    叢正從沒這麼驚訝過,下巴一掉:「債主?」

    「是呀。」周茉一副很篤定的態度:「你一定欠了別人很多很多的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