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營銷女王 / 雁紫
第259章 想讓分手男友得到一些懲罰
    作為輿論戰最大贏家的江鹿此刻卻笑不出來。

    海市,她跟異地戀男友溫存過後,刷手機,看到蹭蹭上漲的粉絲和火熱的話題,心裡美滋滋的,難免跟男友炫耀:「達令,我火了,看看這粉絲漲數,嘖嘖,全是真的,不是殭屍粉呢。評論也在漲哦。」

    她男友點起一根煙,板著臉:「有意思嗎?」

    「什麼呀?當然有意思。我們新人,想火想紅就得靠輿論上帶一波節奏。反正演技也拼不過前輩們,只能在炒作上下功夫了。」

    「我說你為什麼不像那個沈慕晴一樣,公開承認有男朋友呢?」

    江鹿愣了下,堆起笑臉:「我,我這是為你著想呀。你呀又不是圈內人,如果我公開的話,你會被吃飽的網友人肉,到時會給你造成很大的困擾啊。」

    「少來!你就是想製造一種單身假象,然後好釣有錢人吧?」男友不客氣戳穿她。

    江鹿拉下臉:「你在胡說什麼?我是這種人嗎?」

    「你怎麼不是?我讓你別去試鏡,你偏去。我讓你跟我在海市創業,你偏要進圈……」

    「我是學表演的當然要進演藝圈呀。張導的新戲耶,多難得的機會,我為什麼不能去試鏡?張導是國際大導演,就算是配角也能學到很多東西……」

    「切,說的這麼高大上,你就是等著一炮而紅吧?」

    江鹿翻他一個白眼:「一炮而紅有什麼不對?這年頭誰不想紅?尤其是演藝圈,不紅就等於失業。我可不想失業,失業你養我呀?」

    「我養呀。你來海市,咱們一起創業,一起白手起家,雖然過程艱辛些但踏實。」

    「你多少錢一個月呀就養我?你養得起嗎?」

    「我養不起你的大胃,所以你進圈就不是因為表演,是等著被潛規則好攀高枝上位吧?」男友相當毒舌。

    「你混蛋!」江鹿徹底怒了,然後就開始吵架。

    從吵架最後發展到大打出手,當然江鹿是打不過男友了,氣的她脫口:「……分手!你這樣的男人,太小心眼太沒擔當還家暴,渣渣一個。」

    「分就分。」男友也不甘示弱:「你這樣的女人愛慕虛榮,想紅想瘋了,只怕早晚給我戴綠帽,早分保平安。」

    「草泥馬的,老娘跟你拼了。」江鹿氣的破口大罵。

    大晚上,江鹿提著簡單的行李哭哭啼啼去趕飛機,在計程車上,她實在氣不過還在罵男友虛情假義耽誤她這麼多年。

    司機聽不下去了,勸:「小姐,你這情緒不對呀。要不要幫你報警呀?」

    「嗚嗚嗚……不用了。」江鹿鼻子一抽,哽咽:「我,我打給朋友就好了。」

    翻到通訊錄,人數不少,但交心的不多。

    手指滑來滑去,最後不知為什麼定格在備註為『趙木蘭』這一欄。

    遲疑數秒,江鹿吸吸鼻子,又抹乾眼淚,試探著撥通了電話。

    趙木蘭的工作電話是二十四小時開機的,從來沒有關機過。

    接到江鹿的電話,她在家裡書桌電腦前編寫文案。

    先是聽到江鹿略感沙啞的哭腔,然後好言好語安撫一番,才知道江鹿跑去海市跟男友見面,從吵架發展到打架,最後草率分手結局。

    「真的分啦?」趙木蘭見怪不怪問。

    「分了。這次是真的。他太過分了!不但羞辱我的職業,還侮辱我的人品,不分等著過年呀。」江鹿仍在氣憤中:「我算是瞎了眼,怎麼會看上他?趙姐,你說我要不要跟他討要青春損失費?」

    「呃?青春損失費就有點太寬泛了,而且不一定能討到。再說你現在會比較忙,有這個閑功夫嗎?」

    「……倒也是。可我實在不甘心……」江鹿猶疑下說出實情:「趙小姐,你能不能曝曝他的惡劣行徑?」

    趙木蘭苦笑不得:「什麼樣的惡劣行徑?一個普通圈外人,就算曝光,沒人有興趣吧?」

    「他的惡劣行徑多呢。比如不尊重女人,家暴,對對,他還打了我。我手上還有傷呢。」

    趙木蘭這才重視起來:「家暴的話我建議報警。帶傷的話,我建議去醫院拍照留存證據。」

    江鹿支吾:「也不是很嚴重,我現在趕去機場回北市,要不,我到了北市再報警?」

    「……」趙木蘭都無語了,看來打架輸的一方未必是江鹿。

    她只能這麼說:「把你的傷勢拍給我看看。」

    「哦。」

    跟男友打架,基本是撕咬為主。

    江鹿的胳膊上有掐痕和少許於青,肩膀有輕微的紅痕,就差不多了。

    「趙小姐,這些夠嗎?」江鹿不太懂:「我的意思是憑這些夠讓他喝一壺嗎?」

    「不太夠。」趙木蘭直言不諱:「老實說,輕傷都算不上,頂多是雙方博斗時產生的擦痕,你想讓你男友,哦不對是前男友受到法律上的懲罰,恐怕不夠。」

    江鹿挑挑眉:「那,道德上的指責呢?」

    「嗯?操作得當,或許可以讓他承受一些罵名。」

    江鹿欣喜:「那就讓他被網友罵個半死。」

    趙木蘭沒有立刻回應,停了幾秒反問:「你在記者會上拒絕回答私人感情問題現在又在宣布男友的存在嗎?」

    「我……」江鹿果然拿不定主意了:「都分手了我更加不想公開了,趙小姐,這怎麼辦呢?」

    趙木蘭幫她總結了下:「你的意思是,分手了更加不願讓公眾知道有前男友這一號人存在對吧?但是因為你覺得他薄情寡義不甘心就這麼饒過他,所以想讓他得到一些懲罰,是嗎?」

    「是是,沒錯,就是這樣。」江鹿喜笑顏開:「我就是這個意思。」

    「很難兩全其美。」趙木蘭在電話里給她分析:「不想公開私人感情,就一直保持低調神秘比較好。突然冒出個男友還家暴,雖然話題性很足,但對你現在好不容易培養起來的路人緣沒有好處。」

    「這……也是哦。」網上現在對江鹿的觀感還不錯,認為她新人,但很有個性,表情包也火遍全網,大夥對她印象不錯。這是個好的開端,輕易不要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