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營銷女王 / 雁紫
第299章 組團對付你
    半夜三更,桂元苑附近,除了偶爾疾駛而過的車輛外,四周寂靜又黑暗。

    樹蔭角落的石凳上,兩個老頭昏昏欲睡,哈欠連連。

    『汪汪汪……』遠遠小區有犬吠,驚動了老頭腳下那隻黑狗,它出於條件反射跟著叫喚了幾聲,令到其中一個老頭猛然清醒。

    「幾點啦?」

    「快四點了。」

    「不行,我熬不住了,明天還得上班,我先撤啦。」

    「你撤,那我也撤了得了。」打個哈欠,老頭站起來伸個懶腰嘀咕:「怎麼來到這個世界,就真的跟普通老頭一樣,熬不起夜呢?」

    「呵呵,說得你好像以前能熬得起似的?」

    「喂我說老宋,你是專門跟我抬杠是吧?」

    「沒有。」

    「算了,懶得跟你爭。我也回家了。」

    「你不盯著這附近?」

    「你都撤了,憑什麼讓我一個盯著?」

    「我跟你不一樣。我有工作的,雖然是清潔工,好歹算是一分工。」

    「切,了不起啊?清潔工而已。我是不屑找,我要是找工作,鐵定比你現在的清潔工要好。」

    「別吹牛,你先找到再說。」

    「哼。就憑我的身手,找份保安沒問題吧?」

    「呵呵。」

    「呵個鬼呀。總之,你撤了,我也要回家歇會。這附近不用盯了,沒有那小子的氣息,估計他發現不對勁,轉移到別處去了。」

    老宋遲疑了下:「行,我明天下午再過來看看,如果還沒有那小子的蹤跡,也許他是躲到別處去了。」

    「……行。」

    翌日大清早,還是樓道鄰居互相打招呼的高嗓門把周茉吵醒。

    鄰居們大多是上了年紀的老頭老太,她們個個調子高,說話嗓門大,是隔音不好的老小區一大遺留頑症。

    周茉眯了盯抓起手機看了看時間,才六點出頭的樣子,早得很。

    賴了會床,內急,沖向衛生間。

    出來后,下意識的瞧了瞧沙發方向。

    空的,空蕩蕩的,明顯沒人動過,這麼說,叢正一晚上沒回來?

    他會去哪?真的跟那個維維安在一起?周茉晃晃頭,還是不太願意接受這個猜測。

    躺回床上,周茉清醒了許多,刷了會手機,大清早沒什麼新聞可看,有關賀品華傻白甜的話題仍然居高不下,不過基本都是粉絲在參與,路人們已經冷淡以對。

    雖然賀品華傻白甜的看起來被群嘲了一把,但是只有七秒記性的魚民,哦不對網民們也轉移了焦點,不再關注他電梯里跟誰熱吻,女主角是誰了。

    也算是公關成功,救火及時,至少沒掉粉,這樁緋聞有不了了之的痕迹。

    周茉暗暗感慨了一把:不愧是木蘭姐呀。這麼高難度的公關危機,還是臨時加塞性質,竟然就這麼在短短時間內輕易公關成功了。

    「嗯,我的行業偶像不是吹的。」周茉揉揉眼睛,放下手機準備睡回籠覺了。

    電話毫無預警的響了,來電竟然是:叢正!

    「叢正,你在哪?什麼,早餐攤,準備回家,我……我就隨便吧,帶碗米粉,兩個菜餅,一瓶豆漿飲料就行了。對了,你大晚上去哪了?哦,好吧,回來再說。」

    過了二十分鐘,叢正提著一堆早餐回來了。

    周茉特別留意了下,還是昨晚看到他的那身打扮,精神方面,算不是特別好也不特別差,就跟平時沒兩樣,眉梢眼角也沒有一夜之間成長為男人的痕迹。

    「早茉茉姐。」叢正還呲牙咧嘴沖她笑。

    「呵呵,早。」周茉言不由衷擠個假笑。

    「我去沖個涼。」

    「哦。」

    早餐還熱乎著,周茉看了看,還蠻多的,看起來叢正把他那一份也打包回來了。

    單隻腳踩在椅子上,周茉坐相不雅,但她不在乎形象,反正心理上大多數把叢正當小輩表弟看待了。

    「茉茉姐,對不起,昨晚讓你們擔心了吧?」叢正還是那麼乖巧,換了一身家居服后,開始道歉。

    「沒有。我沒有擔心你。」周茉平靜:「你的本事我們都知道。放眼整個北市還有誰能欺負到你呢。」

    「這,也是哦。」叢正有些面子掛不住,顯然他高估自己在她們心中的地位了。

    嘬了口米粉,周茉直視他問:「方便告之你昨晚的去向嗎?」

    「哦,我在附近瞎逛,然後在公園歇了一晚。」

    「為什麼?」周茉驚詫不已。

    叢正看一眼嗲妹的房間,壓低聲音:「茉茉姐,還記得我說過自己莫名會懼怕一些人嗎?」

    「記得。怎麼,又發作啦?」

    「什麼叫又發作?是我在小區附近遇到他們了,然後我就躲開了。」

    周茉愣了:「什麼?這附近也有……」

    「不不不。是那個商場讓我感到懼意的清潔老頭,還有那個東城區上班附近的那個帶了條黑狗的老頭,不知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哈?」周茉下巴一掉,眨巴眼:「他們,他們離桂元苑,不算近呀。怎麼會……」

    「我猜可能是專門為我而來?」

    「所以,讓你感到害怕的老頭,其實是認識的,一夥的?」

    叢正默默點頭。

    「組團為你而來?呵呵,這就有意思了?」周茉失笑。

    「哪有意思?我煩死了。」叢正是真的苦惱了。

    周茉忍著笑:「叢正,說明你是個很難對付的對手,需要出動好多人……呃,不對哦。你到底是什麼身份呀,需要別人組團對付你?」

    單手撐著下巴,再次打量叢正。

    老樣子,仍然帥氣逼人,只不過眉頭緊鎖,正在困擾中。

    叢正面對早餐,有點食不下咽:「我也不知道呀。」敲敲頭,煩悶:「為什麼我就記不起自己到底是誰呢?」

    轉轉眼珠,周茉默然片刻,試探:「要不然,我改天特意去試探一下那兩個老頭子的口風?」

    「啊不行。」叢正不假思索否決了:「茉茉姐,他們不是善類,你千萬不要接近他們。」

    「你怎麼知道他們不是善類?」

    叢正被問的一愣一愣:「因為,我,我是好人呀。」

    好人的反對面就是壞人嘍。

    「說不定他們也是好人,只不過跟你之間有誤會呢?」周茉跟他講道理:「叢正,你難道就這麼一直不明不白生活下去嗎?如果不想,就勇氣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