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營銷女王 / 雁紫
第333章 求助方至儒
    盯著黑屏的手機,周茉挫敗的嘆氣。

    老闆不肯伸出援手幫忙,那她還能向誰求支援呢?周茉打起精神再次翻通訊錄。

    栗海君,楊語芬什麼的,雖然算人脈,可跟她們交情不深,而且派出所撈人,她們未必肯趟這次渾水,就一直翻呀翻的,突然目光一頓。

    方至儒?行不行呢?

    以他的身家能力和資本,應該是行的。

    但是,周茉又舉棋不定了。

    她已經把方至儒的電話刪了,而且一直對他愛搭不理的,突然有事求上門,很難堪呀。

    嗲妹悄咪咪的湊上前:「怎麼辦呀茉茉?」

    「我正在想辦法。」

    「想到什麼辦法沒?」

    「給老闆打電話。」

    「然後呢?」

    「他讓我們自己搞定。」

    嗲妹『噗』的沒忍住笑出聲:「這是他的風格。」

    周茉白她一眼:「你也別閑著呀,快點想辦法呀。對了,你有沒有認識的厲害的人物,可以幫忙派出所撈人的那種。」

    嗲妹攤手,無奈:「這類人物,我怎麼可能認識呢?我要認識我早就死死巴緊不放手了。」

    「那怎麼辦呀?就讓叢正待在拘留所?」

    「不好吧。」嗲妹苦著臉:「他也做錯什麼,就是沒證件而已……」

    周茉嘆氣,煩燥的揉揉頭髮:「讓我再想想。」

    為了叢正拉下臉去求方至儒,這點對周茉來講很為難。

    內心糾結掙扎一陣后,周茉一咬牙一跺腳還是舍下這張老臉吧。

    電話是刪除拉黑了,沒關係,小黑屋放出來就行了。

    忐忑著撥通那個久違的號碼,周茉還在暗暗給自己的加油打氣。

    「喂,你好……」方至儒的聲音如期而來。

    周茉迅速堆起笑臉:「你好小方總。我是周茉。」

    「哦~」方至儒還拖長音調,電話里都聽得出來帶著玩世不恭的笑意:「周茉?億類公司的周茉?」

    「是我呵呵。」

    「哎對了,現在幾點?」

    「現在……」不清楚他為什麼這麼問,周茉還是如實報:「下午四點過五分。」

    方至儒笑嘻嘻:「幫忙看一下太陽是落西山還是落東邊?」

    周茉一怔,隔空翻個白眼,裝做很誠實:「報告小方總,今兒太陽仍然是落西邊。它沒有打西邊升起來。」

    「不錯,反應很快嘛。」方至儒繼續調侃:「什麼風把周小姐吹來了,說吧?」

    周茉忽視他的玩笑,正色:「方先生,我現在在某某路派出所,能求你一件事嗎?」

    「你在派出所?犯啥事了?」

    「我沒犯事,是我表弟……」周茉簡潔明要的把叢正的遭遇一筆帶過,重點在於:「方先生,能不能幫忙撈出我表弟呀?」

    反正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直接乾脆的道明來意還痛快點。

    「這樣啊……」方至儒也好像斂了笑意,沉思著:「讓我考慮了下。」

    「好。」周茉聽他這麼說,就不抱希望了。

    掛斷電話后,嗲妹又湊近:「方至儒會幫這個忙嗎?」

    「可能不會。」周茉無力:「我跟他真的沒什麼交情。不過我也理解,幫是情份,不幫是本份。」

    「也對。那……」嗲妹沒心思開她玩笑了,陪著一起唉聲嘆氣:「現在還能求誰呢?」

    周茉緩緩搖頭。

    片刻,嗲妹碰碰她,小聲:「要不,去求求那些明星藝人?」

    「誰?」

    「栗海君,鄭蔚啊。他們是你負責的藝人,平時沒少費心費力給他們宣傳炒作,現在你有難過,總不能視而不見吧?」

    周茉反問她:「如果是你,你會跑到派出來幫忙嗎?」

    「呃?」嗲妹遲疑,搖頭:「不會。」旋即道:「可是派個助理什麼的總可以吧?」

    「助理來,有用嗎?現在明星有特權,連助理都得道升天啦?」周茉反問。

    嗲妹詞窮了:「好吧,你贏了。」

    兩人繼續發愁,間或又跟警察去求情,沒有效果后,又安慰叢正:「沒事,別擔心。我們正在想辦法,會把你撈出去的。」

    叢正反過來安慰:「沒事,茉茉姐,嗲妹,我還好。你們也別求爺爺告奶奶的,我就待這裡也沒事的。」

    「呵呵,天真。」

    周茉仍然在絞盡腦汁想辦法,她不是沒想過向楊語芬求助,但又被自己否決了。

    「哎嗲妹,你說我向木蘭姐求援會怎麼樣?」

    「木蘭姐?可以呀。」嗲妹興奮的蹦起來拍了她一掌:「怎麼不早想到呢?木蘭姐太可以了。」

    趙木蘭可是營銷女神,跟不少明星名人都有交情,人脈之廣不是周茉這種小魚蝦可比美的。

    正要撥通電話,有警察在喊:「誰是叢正的家屬?」

    「我,我們。」周茉趕緊舉手。

    「過來辦個手續。」

    「哦。」周茉和嗲妹不安的走過來,就看到警察拿出一張表格請她們簽字:「簽個字,就可以把人領回家了。」

    「啊?」周茉和嗲妹對視一眼:「真的呀?」

    因為有人做保,還是北市很有影響力的名人,所以叢正得以順利走出派出所。

    「方盛的首席律師?」周茉聽到這個答案的時候,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嗲妹也驚呆了:「方盛集團的律師出面做保?」

    難怪事情順利的不可思議。

    「我們沒看到人呀?」

    「可能他也是派助理過來協理,然後沒必要跟我們打招呼就把事情辦好了吧?」

    「天啊,這,這怎麼感謝呀?」

    「還是謝謝方至儒吧?難道不是他出手?」

    「哦,也對。」

    回到家,整理好情緒和辭彙,周茉懷著感恩的心給方至儒打電話了。

    「方先生,謝謝你呀。那個我表弟他順利回家了。嗯就是感謝方盛的律師出面做保,謝謝你的仗義出手……」

    方至儒大大咧咧:「舉手之勞,不用放在心上。」

    「改天,我帶表弟親自登門道謝……」

    「何必改天呢,就今天吧。」

    「哈?」

    放下電話,周茉還暈暈乎乎的,緩了緩才跟叢正和嗲妹說:「告訴你們一個消息,方至儒請客某某酒店,就在今晚。」

    「啊啊啊……」嗲妹失態怪叫:「我沒聽錯吧?」

    叢正也蒙圈了:「他請客?不是應該我們請客感謝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