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營銷女王 / 雁紫
第339章 鄭蔚轉組
    周老闆取下他的金邊眼鏡,使勁揉搓面部,雙眼無神的看著他們,說:「我就直說了吧?從今天起,鄭蔚的宣廣轉簽到木蘭那一組。」

    「啊?」

    「啊?」

    「為什麼?」連叢正都忍不住發聲了。

    周老闆眼神稍稍閃躲,嘴上卻堅定說:「因為像他這樣的資深藝人,不必過度曝光的實力演技派,還得有資深的公關營銷專員負責比較相得益彰。」

    「我們也不差呀。」侯榮很委屈:「我們哪裡做錯了,為什麼中途換組?老闆,你不給個說法,這讓我們這一組以後怎麼在營銷界混呀?」

    周茉氣鼓鼓:「就是。相當於被客戶退貨,太沒面子了吧?老闆,我,侯哥和叢正,我們以後怎麼在公司抬頭做事呀?我們還怎麼安心帶客戶啊?這讓外人知道,臉都丟光了好吧?這是要逼我們轉行嗎?」

    「哪有這麼嚴重?你們想多了吧?」周老闆不以為然。

    侯榮哭著臉:「真不是我們想多。老闆,職場最忌諱這種中途換組的事。若是他解約轉簽別家,還好說。可是同一個公司,他……」

    周茉一怔:「對哦,是鄭蔚方面提出來的嗎?」

    「呃……」老闆稍稍一遲疑。

    周茉就更不解了:「他們主動提出轉組?為什麼?我們哪裡做的不好,可以提呀,我們可以改呀。」

    周老闆嘆氣:「不用再問啦,這事就這麼定了。」

    「可是不問清楚,我們以後還怎麼開展工作?以後還怎麼在公司混?」周茉泄氣:「老闆,你就大發慈悲,告訴我們真相吧?」

    「就是呀,說出真相,讓我們心甘情願接受也好呀。總是這麼藏著掖著,以後我們做事的效率估計要大打折扣了。」

    「喲霍,你們兩還威脅我?」周老闆聽著不爽:「還想不想繼續幹了?我是老闆你們是老闆?我已經決定了,鄭蔚轉組板上釘釘,不可能改了。」

    周茉嘟嘟嘴:「轉就轉,我們也不留他。就是想知道他轉組的真相而已,這不過分吧?」

    「就是。」

    周老闆很不高興,架上金邊眼鏡,指定周茉:「周茉,最近脾氣見漲呀。是不是我平時對你們太寬容,給點陽光就燦爛,現在還質疑起老闆來了?」

    「沒有,不敢。」周茉相當不服氣。

    就只是討個真相而已,怎麼就成刺頭了?

    「出去幹活。」周老闆直接趕人。

    侯榮不得已站起來,周茉卻還不動。

    「你還有事?」周老闆瞪起眼睛問。

    周茉動動嘴,看一眼叢正,最終搖搖頭,低聲:「沒有。」

    叢正被她這一眼看得很心疼。

    走出老闆辦公室,侯榮忿忿嘀咕:「虧得我以前還認為鄭蔚不錯,沒想到也是個過河拆橋的好手。」

    「呵呵,我記得你以前還想整容成喬佑群呢?他也不是什麼好鳥。」周茉隨口就爆。

    「此話怎講?」侯榮歪頭盯著她:「喬佑群又惹到你啦?」

    「嗯。」周茉晃晃手機:「我轉一段視頻給你看就知道了。」

    回到座位,周茉把上次在鄭蔚家拍到喬佑群助理那副小人得勢嘴臉以及喬佑群的處理方法,一古腦轉給了侯榮。

    侯榮很快看完,默然片刻只說了一句:「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古人誠不欺我矣。」

    「切,少掉書袋,現在怎麼辦?」周茉瞄了瞄趙木蘭辦公室方向,別的還好,惟獨那個田文文看過來的眼神,怎麼看怎麼像是幸災樂禍。

    「能怎麼辦?涼拌。難不成還能辭職不成?」侯榮嘆氣:「今年市場不景氣,不好找工作。我跟西西又有在北市買房定居的打算,輕易不敢離職呀。」

    周茉無言的沖他比比大拇指:有出息,敢在北市有買房的打算。

    「呵呵。沒辦法。我家鄉十八線小城市,沒什麼發展前途,只能在北市死嗑。不過茉茉你可以一走了之,不受這窩壤氣呀。」

    周茉欲言又止:「我……」

    「因為我的原因,茉茉姐暫時離不了職。是我拖了茉茉姐的後腿。」叢正代答:「對不起茉茉姐。」

    「沒有啦。我這人也不愛挪窩。」

    侯榮奇怪:「你?叢正,你怎麼拖茉茉後腿了?」

    「沒有。叢正這人愛攬責任,跟他無關。」周茉岔開話題:「侯哥,不要說這些有的沒有,咱們想辦法打聽打聽鄭蔚以及他的團體幹嘛突然就不要咱們了。」

    這個問題很重要,侯榮臉色一沉,嘆氣:「打聽清楚又怎麼樣?老闆會改主意嗎?」

    「不會改,但也讓我們死的明白呀。」

    侯榮又再三嘆氣,比個OK手勢:「好吧,交給我。我託人打聽去。」

    俗話說,好事不出門,惡事傳千里。

    還沒到中午,億類全體員工就知道鄭蔚的宣廣轉到趙木蘭那一組了。

    雖然沒遭同事白眼非議,可是還是給周茉和侯榮添了不少麻煩。

    好些同事懷著巨大的好奇心紛紛來打聽:「怎麼回事呀?侯子,你們不是幹得好好的嗎?怎麼就轉組了?」

    「是呀,小周,你們這一組最近表現突出,成績亮眼呀,鄭蔚為什麼這麼做?是老闆的主意還是他們團體的意思呀?」

    「不會是木蘭姐那邊搶人吧?」

    「不可能。木蘭姐她們手上藝人多,還需要搶資源?你怕是絆了腦殼吧?」

    「騷瑞,我就是隨口瞎說的。」

    「侯子,說呀,怎麼搞的?你們問過鄭蔚了嗎?聽說鄭蔚為人不錯,應該不是他的意思吧?」

    侯榮和周茉不勝其煩,交給叢正當發言人。

    「不知道。」

    「不清楚。」

    「別問了,我們也一臉蒙呢」

    「你們去問老闆嘛。」

    叢正就不用拐彎抹角,回答直白,同事沒有得到答案,有些自然就做事了,但有些好奇心被點燃,無法撲滅的真的跑去問周老闆和趙木蘭。

    周老闆沒好氣,把來打聽的員工痛罵一頓。

    趙木蘭還是好脾氣的,笑吟吟答的很官方:「我聽老闆安排。具體詳情,還是以老闆說法為準。」

    周老闆一個上午擺著一張債主臉,誰敢糾纏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