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營銷女王 / 雁紫
第373章 你可真是單蠢呀
    「以後我都不知該用什麼表情面對叢正。」嗲妹嘆氣又鄙視:「呵呵,男人,是不是全國統一,對送上門的貨色,無法拒絕?」

    「嗯,也許吧?」周茉還年輕,接觸的男人也不算太多,沒辦法給出答案。

    嗲妹氣恨恨:「我還以為他憨厚呢?沒想到演技這麼好,瞞的死死的,一點都看不出來他跟這個姓田的女人有一腿呢。」

    周茉漸漸平撫情緒,反過來安慰:「嗲妹,先別急著下結論,聽聽叢正的解釋吧。」

    「還解釋什麼呀?事實擺在眼前嘛。」嗲妹痛心疾首:「那麼做作的女人,他都下得去嘴,噁心!」

    周茉沒吭聲,坐到客廳沙發上抱著臂安靜等著。

    嗲妹還在喋喋不休的埋怨:「看來我們平時對他的洗腦沒有成功。維維安這個女人的真面目他一直沒有看清,茉茉,有沒有覺得很寒心呀?你可是他表姐耶,他竟然跟表姐的死對頭打得火熱,這讓你情何以堪呀。」

    「……還好啦。」周茉淡漠:「我比較想得開。」

    「什麼?你不心寒嗎?」

    周茉吐口氣:「也就看到視頻那一剎時那有點沮喪,現在想了想,叢正怎麼說也是獨立的個體,他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見,別說表姐,就是親生父母都沒辦法強制左右他的思想吧?」

    「嘖嘖嘖,我服了。」

    大門響,叢正回來了,神情跟平時沒什麼兩樣。

    「我回來了。茉茉姐……」叢正敏銳的察覺到什麼,他瞅瞅二人的神色,小心試問:「怎麼啦?」

    「呵呵。」嗲妹率先發難,陰陽怪氣:「還問我們怎麼啦?這話該我們問你才對。」

    「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還裝傻?」

    叢正一頭霧水:「我真的不懂,嗲妹,你把話說清楚好吧?」

    嗲妹擺著晚娘臉,雙手抱胸冷哼:「還要我把話說清楚?你自己幹了什麼還要我說清楚?不是你該說清楚嗎?」

    叢正頭皮一麻:「到底你在說什麼呀?」

    「看看,茉茉,這男人呀不管多帥多巧,一到關鍵時刻就會裝傻充愣。」

    周茉快被嗲妹這番無理取鬧的話術逗樂了,神色緩和:「不要開玩笑了,說正經的。叢正,你過來。」招手示意叢正到身邊來。

    「哦。」

    周茉沒有像嗲妹那樣拐七彎八,直接調出視頻舉到叢正面前:「這是怎麼回事?」

    叢正面色瞬間就僵住了。

    「看吧看吧,他沒話說了吧?」嗲妹忿忿嚷。

    「不,茉茉姐,聽我解釋。」叢正有點沒想到周庭這麼快把視頻發送給了周茉,他還琢磨用什麼辦法悄無聲息的刪除呢。

    「我在聽。」周茉嚴肅道。

    咽咽喉,叢正不敢隱瞞,就把那天的事一五一十老實交待清楚,最後澄清:「……沒有太多肢體接觸,這些畫面是偷拍的,角度有問題,所以看起來好像不對勁,其實不是那麼回事。茉茉姐,你相信我。」

    周茉嘆氣,眼睛望天花板。

    「茉茉姐……」叢正忐忑不安。

    「呵呵。」嗲妹又冷笑了:「相信什麼?你讓我們相信你什麼?」

    「我跟維維安沒什麼呀?真的,就是她扭到了,然後我,我就不能扔下她不管吧?就抱她去了茶水間拿臨時醫藥包幫她……」叢正赤急白臉辯解:「嗲妹,這個視頻真的有問題。是被別有居心的人偷拍……」

    「誰?誰偷拍?」嗲妹不好蒙:「我記得那天,木蘭姐他們需要加班,然後辦公室同事也不少吧?怎麼就你巴巴的非得抱著這個姓田的女人去找醫藥包呢?還要呀,誰會那麼無聊偷拍,還專門寄給我和茉茉?」

    「就那個周庭呀。」叢正脫口而出。

    周茉跟嗲妹對視一眼:「哦,周庭!!」

    「對,就是她。」叢正沒意識到什麼,很肯定:「就是她偷拍的。她還在公司拿這段視頻威脅過我。」

    「噢~」周茉跟嗲妹又心照不宣的交換眼色:「她威脅你什麼了?」

    「這……」叢正停頓:「這不是重點好吧?反正周庭這個女人有病。神經病,而且病的不輕。」

    周茉目光專註的盯著他:「那維維安呢?」

    「她?怎麼啦?」叢正茫然。

    「維維安這個女人是不是也有病?」

    叢正想了想:「呃?有點矯情做作吧,其他還……行吧?」

    「呵呵呵……」周茉怪笑。

    嗲妹臉上的嘲諷笑意怎麼也掩蓋不住:「她,還好?你可真是單蠢呀。」

    叢正看著周茉,緊張:「茉茉姐,我說錯了嗎?」

    周茉移到目光,似乎在下什麼決心。

    「茉茉姐……」叢正心裡著急:「你別不理我呀。是,這事吧,我有錯,不懂避嫌,以後我注意就是了。」

    嗲妹嘴角一直掛著冷笑:「怎麼注意?是迴避周庭嗎?」

    「是呀。」叢正老實點頭。

    「所以,你到現在還認為整個事都是周庭的錯?周庭就是那個別有居心的壞女人,而田文文是無辜的受害者?」

    叢正眨巴眼,小心翼翼:「難道,不是嗎?」

    被偷拍的田文文不知情吧?

    周茉跟嗲妹相視無語,同時緩緩搖頭。

    「又怎麼啦?」叢正不覺得講錯什麼。

    「沒什麼。」周茉站起來,說了句:「不早了,歇了吧。」

    「茉茉姐。」叢正趕緊拉住她:「你生氣啦?」

    「沒有。」周茉慢慢搖頭否認,又思索著:「不過我在想,叢正,你雖然心理年紀好像未成年,但實際年紀成年了吧?」

    「嗯,怎麼?」

    周茉嘆氣:「我認為,你一個成年男性,跟我們兩個二十齣頭的年輕女生擠在這個不到六十平米的房間,是不是不太適合?」

    「啊?」叢正瞪大眼:「茉茉姐,你要趕我走?」

    「當然不是啦。」周茉托著腮:「我只是認為男女不到萬不得已,沒必要混住。你別擔心,不會讓你流落街頭的。咱們小區應該還有空置的房子吧,給你別外租一間,怎麼樣?」

    「同意。」嗲妹破天荒舉手表態:「小區單人租金不貴,適合單身男生。而且還可以向公司申請住房補貼,何樂而不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