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營銷女王 / 雁紫
第408章 找人的事交給我們好了
    「什麼?這麼晚了正正還沒回家?」

    雙方一碰頭,各自都愣了。

    嗲妹更是震驚:「那他,現在在哪呀?」

    玲姨看向周茉:「茉茉,你們怎麼沒有一塊回來呢?」

    「哦,是這樣的。」周茉面色訕訕的說:「我們因為有些小事,分開那麼一小會兒。然後突然就起風快要下雨的樣子,我跟嗲妹就衝出公交車站,剛好擠上一班車。當然我們也打電話聯繫了叢正,他說自己趕過來,然後我跟嗲妹下了公交車一直在等他跟我們會合,然後電話就打不通了。」

    「來,我看看你們通話的時間。」

    「哦。」

    不是通話,周茉是發簡訊,有顯示時間。

    玲姨仔細看過,確認周茉是在傍晚的時候跟叢正聯繫過後,只是上了公交車后就聯繫不上了。

    「這可怎麼辦?」嗲妹真的慌了:「正正不會出事吧?」

    「不會的。」周茉白她一眼:「叢正又不是小孩子,他本事大著呢……」突然她僵了下,好像想起什麼。

    諸叔一直不吭聲,但目光銳利,不放過她們倆的微表情,敏感的捕捉到周茉的停頓,問:「你想到什麼了?」

    「我……」周茉摸摸下巴,思索:「嗯?」

    「說呀,吞吞吐吐幹什麼?」諸叔不耐煩了。

    玲姨扯了他一把,和顏悅色:「茉茉,你想什麼了,跟我們好好說說。也許阿正這麼久不回來,中途是被什麼事絆住了。」

    「嗯有可能。」周茉略加沒吟:「諸叔,玲姨,你們等我一下。」

    她跑進卧室,很快就換好出門的衣服,對一頭霧水的嗲妹說:「我去去就來。」

    「你去哪呀?」

    「嗯,一個地方,也許叢正在那裡。」

    嗲妹追問:「到底去哪?」

    「你別管了,我很快回來。」周茉對玲姨說:「走吧。」

    玲姨和諸叔對視一眼,跟她出門下樓。

    「茉茉,你要去哪?」

    「一座商廈。啊不對,這個點,商場關門了呀。」周茉邊走邊拿出手機準備打電話。

    玲姨伸手過來接住她的手機,嚴肅:「茉茉,到底怎麼回事?」

    周茉嘆氣,猶豫。

    「哎呀,急死我了。別磨磨嘰嘰了。」諸叔眉頭擰的死緊,臉色很不好。

    周茉咽咽喉,有點怕他。

    「老諸,別催茉茉了。」珍姨語氣緩和:「茉茉,你是不是有什麼線索知道阿正的下落?」

    「嗯。是這樣的……」周茉在心裡衡量了下,挑著重點說:「叢正他,前陣子跟我逛街的時候,在某商廈,他說突然遇到一個讓他感到懼意的人,是個老頭,姓宋……」

    「啊?」話還沒說完,珍姨就低聲驚呼。

    周茉瞪大眼:「玲姨?」

    「沒什麼,你接著說。」

    「哦,這個姓宋的老頭吧,今天我跟嗲妹去郊區遊玩,還遇到他了。」

    「噢!」好像瞭然了,玲姨和諸叔再次對視一眼,心照不宣。

    「不過,只是我遇到了,叢正並沒有跟他碰面呀。但是吧,我隱隱約約覺得可能跟叢正這麼晚還沒回家有關。」周茉撓撓頭苦惱:「本來我想去商廈問問,但這麼晚了,商場早就關門了吧?我想找人打聽一下姓宋這個老頭住在哪……」

    「不用,這個事我們拿手。」珍姨拉著她的手親熱:「茉茉,你明天還要上班吧?」

    「是呀。」

    「那這樣,找阿正的事,交給我們就是了。你回去好好休息吧。不用擔心,阿正明天會跟平常一樣等你們一起上班的。」

    周茉狐疑:「真的嗎?玲姨,你有把握?」

    「當然。找人這事我跟老諸那是行家中的行家。不哄你,是真的。交給我們吧,你乖乖回家跟往常一樣到點休息,明天準時上班就好了。」

    周茉還是擔憂:「可是你們才來北市沒多久……

    「哈哈,不瞞你說。我們兩個閑來無事,這陣子已經差不多把北市角角落落都走遍了。而且我們方向感很好,不用擔心迷路呀之類的。」

    「但是大晚上的……」周茉不放心他們年紀大了,大晚上還在外面奔走。

    諸叔冷哼一聲,被玲姨撞了下手臂。

    「茉茉,你真是好姑娘。別擔心,我們年紀雖然比你大,但精力不比你差。至少安全方面,那就更不用擔心啦。你諸叔他呀,咳咳,年輕的時候,散打冠軍,還練過拳擊,泰拳什麼都會那到一點。摞到十個八個大男人是不成問題的。」

    周茉驚了:「是嗎?」看向諸叔的眼神多了敬意:「原來諸叔還是練家子呀?」

    玲姨故意不屑:「就是一身莽力,沒別的本事。」

    遭到諸叔無語的瞪視。

    「那……」如果是這樣,周茉還真的多慮了。

    「行了,你回去吧。有事明天再說。」玲姨輕輕往回推著周茉。

    周茉不由自主就被推回樓道,回頭:「玲姨。」

    「嗯?」

    「有叢正的消息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

    「一定一定。」玲姨笑眯眯的直擺手:「回吧,回吧。」

    懵懵懂懂,周茉又回來了。

    嗲妹錯愕:「茉茉,怎麼回來這麼快?」

    「是哦。」周茉摸摸鼻子,不好意思:「因為,那個,玲姨和諸叔說找人是他們最拿手的,又因為明天還要上班,所以讓我先回家了。」

    嗲妹驚訝:「他們去找?他們熟悉北市嗎?」

    「他們自己說已經把北市角角落落走遍了。然後諸叔年輕時還是個練家子,人身安全方面也讓我不要擔心。」

    「真的假的?」嗲妹脫口,又遲疑了下自問自答:「嗯,應該是真的。我看諸叔身板挺結實,而且眼神犀利有殺氣似的,年輕時絕對不是個省油的燈。」

    輪到周茉驚了:「你還能看出諸叔眼裡有殺氣?」

    「對呀。你看不出來?」嗲妹高興問。

    周茉搖頭:「他不太好相處,但因為是長輩,端著架子也能理解。可是殺氣……我真的沒感覺到。」

    「形容詞啦。」嗲妹翻個白眼:「就是那種殺伐果斷的氣概,總之,望之生畏。」

    「望之生畏我同意。我也不太敢跟他說話。」周茉卻糾正:「但那不叫殺氣吧?叫不怒自威,是那種久居高位的霸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