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直到世界巔峰
    第一百零二章 直到世界巔峰

    “呼!終于完了!”

    從下午一直翻到晚上接近十點,張懸這才停了下來,吐出一口氣。八一中文㈠81

    初等藏書庫里的書包羅萬象,全是關于煉丹的,一路翻下來,就算最近實力大增,也忍不住有些疲乏。

    通過翻書,也終于知道,這個藏書庫,的確沒有關于特殊體質的書籍。

    自然找不到答案了。

    也就是說,必須成為煉丹師,去高等藏書庫尋找才行!

    “考核正式煉丹師,這些知識應該夠了!”

    雖然天玄王國煉丹師公會,只是一個小小分部,但因為有總會在背后撐腰,即便王朝更迭,都屹立不倒,數百成千年過去,就算是個初等藏書庫,其中蘊含的知識量也是十分驚人的。

    就算是真正名師,也不可能把這么多書全部看完,將其中所有知識據為己用。

    張懸卻做到了。

    有了這么多知識,要說對煉丹的了解,天玄王國他說第二人,絕沒人敢稱第一。

    當然,也只是理論而已,真要他動手,別說煉丹,恐怕連爐火都生不起來。

    “去找點吃的!”

    摸著早已餓癟的肚子,張懸伸了伸懶腰,大步走出藏書庫。

    今天就吃了個早飯,然后上課、學心拷問、考核煉丹師學徒……忙的一塌糊涂,腹中早已雷鳴,要不是實力進步,肉身也增強,恐怕都堅持不住了。

    初等藏書庫在考核學徒房間更里面,從里面走出來,看到歐陽成、杜滿二人竟然還坐在里面,手里拿著毛筆,似乎再寫什么,臉上的表情古怪、糾結、掙扎、難受……

    “你們干什么?”

    看到兩個正式煉丹師這副模樣,張懸滿是奇怪的走了進去。

    “啊……”

    歐陽成二人正在研究張懸翻書到底想干什么,見他突然走進來,同時嚇了一跳,急忙用手捂住桌上的一張紙。

    張懸低頭看了過去。

    只見上面露出了幾行字。

    “在藏書庫翻書的目的猜測,第一、裝逼,(三十票);第二、無聊(一票);第三、研究書籍材質(一票)……”

    只看了這幾行字,張懸頭上冒出黑線。

    這寫的是我?

    只有他剛才在藏書庫翻書。

    寫的是我,可……投票是什么鬼?

    還有,干嘛“裝逼”排在第一,而且還這么多票……

    “咳咳,我們只是覺得你在藏書庫翻書有些奇怪,所以,忍不住討論討論……”

    見他已經看到,歐陽成不在遮掩,強忍住尷尬。

    外界不茍言笑,一向嚴肅的歐陽成煉丹師,居然和另外一個煉丹師躲在房間里,研究一個學徒翻書的目的,甚至還讓別人投票……傳出去,絕對讓人難以置信。

    “我想找一本書……一直沒找到,所以隨便翻翻!”

    張懸隨口道。

    的事肯定不能說,但是自己的翻書動作也的確太詭異了,難免讓人懷疑,看來以后要小心了。

    不過,只是翻書,又不干什么,其他人雖然懷疑,卻也搞不懂在做什么,更想不到他腦海中還有一個巨大的圖書館。

    “就這么簡單……”

    聽到這樣說,歐陽成和杜滿全都一臉便秘模樣。

    他們研究足足一下午了,茶不思飯不想,還以為這樣做,有什么特殊用意,做夢都沒想到,就這么簡單。

    “不這么簡單還有啥?”張懸看過來。

    反正只要不承認就行,撒謊之類的,臉都不帶紅的。

    “呃……好吧!”

    歐陽成無奈的搖頭,研究了一下午,沒想到對方的答案這么簡單,為了緩解尷尬只好道:“辯丹的事我已經通知了十位煉丹師,明天都會來到!你也好好準備吧,明日下午就在這里進行!”

    “好!”張懸點點頭,又相信問了一些關于辯丹的流程,這才轉身告辭。

    剛走出房間,就聽到杜滿的聲音響起。

    “你輸了,快給我錢……”

    “我輸了,但你也不算贏,你押注最多的是他在裝逼……”歐陽成不滿的道。

    張懸一個趔趄。

    你們都是有身份的煉丹師好不好,居然拿我賭錢……

    還裝逼,我裝你妹了!

    滿是心塞的走出房間,張懸剛來到門口,就看到趙雅等人站在外面。

    “你怎么在這?”

    眼中閃過一道疑惑。

    這是煉丹師公會,不是學院,趙雅怎么跑過來了?

    “張老師,謝謝!”

    看到他出現,趙雅再也忍不住,直接跪倒在地,眼中滿是感動。

    “快起來,謝我干什么?”張懸眉頭皺起。

    這丫頭怎么了?

    一來到就下跪,難道她……身體的“頑疾”治好了?

    想到這,忍不住問道:“那株寒陽母草你吃完了?效果怎么樣?”

    聽到“寒陽母草”四個字,本來還懷疑他是不認識這株藥材才送人的姚寒,身體一震。

    看來他知道這株草,那就肯定知道價值!

    如此價值的藥材,隨手送給學生,為了幫學生開辟特殊體質,竟然冒險去考核煉丹師……

    不管教的怎么樣,單這份負責任的師德品質,就讓他佩服的五體投地。

    “張老師,是我以前有眼不識泰山,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還請見諒!”

    姚寒向前一步,徹底拜服。

    想想之前的舉動真是可笑。

    如此負責任的老師,又怎么可能教不好?看來外面的流言蜚語,未必是真的。

    “這……”

    看到二人的模樣,張懸眼睛眨了眨。

    誰能告訴我這是怎么回事嗎?

    怎么我就考了個煉丹師學徒,他們就變成這樣了?

    很快他就搞明白怎么回事了。

    到這里尋找特殊體質的解決方法,他也不為了趙雅一個,更多是為了袁濤,沒想到一個普普通通的做法,讓她這么感動。

    不過,想想也就恍然,辯丹在別人眼中,成功率實在太低,太危險了,自己卻義無反顧,他們眼中自然覺得自己為了學生可以放棄一切,可以去闖任何困難!

    單這份情誼就是無價的!

    明白這些,張懸沉默不語。

    自己感動了趙雅,其實對方這樣做,也感動了自己。

    以前只把這些學生當成不被開除的砝碼,現在才現,人都是有感情的,你對別人什么樣,別人對你什么樣。

    這些孩子的求知欲、感恩,讓他深刻體會到了一個老師的職責和肩膀的重托。

    “放心吧,做為我的學生,我會讓你們越走越遠,直到世界的巔峰!”

    拳頭捏緊,張懸心中暗暗誓。

    此刻,他終于完成了一個穿越者到老師的蛻變。

    轟隆!

    這個想法一產生,的最高處,一聲劇烈轟鳴,形成了一本金色的書籍,不過,張懸并未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