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死氣
    第一百一十一章 死氣

    本以為對方會說出什么理論,聽到這話,陳霄丹師差點沒一口老血噴出來。八一

    我就睡眠不好,吃不下飯而已,你說我快死了,你才快死了,你全家都快死了……

    不光是他,其他人也怒目而視。

    陳霄丹師德高望重,是他們一直很尊敬的,這小子居然開口就咒他死,你敢不敢再胡說一些?

    “老夫成為煉丹師這么多年,雖然沒再向前一步,卻也兢兢業業,學習不輟!就算不才,對自身的身體狀況也知道的很清楚,我睡眠不好,吃不下飯,是因為最近家中瑣事繁多,至于身體,并無異樣,為何你要說我快要死了?”

    陳霄丹師大手一揮哼道。

    煉丹師天天與丹藥打交道,看病方面,就算不如醫師,卻也相差不大。

    “你說的不錯,你的身體的確無礙!”不理會他的質疑,張懸淡淡道。

    “無礙,那你說什么?”

    “可惡,信口雌黃!”

    “我們只是辯丹,不是讓你咒陳霄丹師!”

    聽他承認陳霄丹師的身體無礙,眾人都氣的大聲呵斥。

    如果他身體有問題你這樣說倒也罷了,沒問題,你胡說啥?

    歐陽成等人也忍不住滿是疑惑的看過來。

    “呵呵!”

    對于眾人的呵斥,張懸并不在意,輕輕一笑:“誰說身體無礙就不會死人?”

    “你什么意思?”

    見他這么沉著、自信,陳霄丹師不知為何心中忍不住毛,正想繼續詢問,就見張懸擺了擺手:“既然你不相信就算了,先看看丹藥吧!”

    伴隨他的話,眾人都將目光集中在陳霄丹師剛剛煉制的靜心丹上。

    “陳霄丹師心境平和,為人穩重,煉制手法更是純熟到爐火純青,要是我硬說有缺陷,你們肯定不以為然,來回驗證麻煩也不少!”張懸笑了笑:“既然如此,手法上的缺點我就不多說,單說這枚丹藥,這個靜心丹,和孟巖丹師煉制的一樣,修煉者服用,非但沒有益處,還會加劇心魔,死的更快!”

    “什么?”

    “陳霄丹師煉丹全程我都看了,沒有分毫差錯,而且丹成完美,怎么可能加劇心魔?”

    “開什么玩笑,少在這里危言聳聽!”

    眾人沒一個相信。

    孟巖煉制靜心丹,是因為他剛殺了自己的小妾,體內殺氣沸騰,難以自制,陳霄丹師心平氣和,與煉制靜心丹的心境一致,怎么還可能加劇心魔?

    你就算胡說,也要找個更好的一點的理由好不好?

    “不信可以試驗啊!這里就有試丹獸!”張懸一指籠子。

    籠子里除了兩個在做活塞運動的,還有好幾頭,安靜的趴在一側。

    “試試就試試!”

    一個煉丹師不信邪,隨手拿起一枚靜心丹,塞入一頭試丹獸的口中。

    吞食靜心丹后,試丹獸并未和之前那頭一樣,焦躁不安,也沒有抓另外的試丹獸做運動,反而趴在一個角落一動不動。

    “怎么樣?靜心丹能讓人心境安詳,這個試丹獸一動不動,說明藥效起了,你還有什么話說?”

    這個煉丹師哼道。

    其他人也齊刷刷看過來。

    張懸剛才說,吃了這個靜心丹會加劇心魔之類的廢話,現在藥效起了,沒有絲毫異常,看他怎么回答。

    “等一會再說!”

    張懸也不說,老神安在的坐在凳子上。

    等了大概十分鐘,這頭試丹獸,依舊一動不動,這位煉丹師再也忍不住了:“怎么樣?還是沒動,說明靜心丹作用很明顯,你讓我們等著不會是想拖延時間吧!”

    “現在可以了!”

    張懸道。

    “可以了?”

    這位煉丹師眉頭皺起:“什么意思?這頭試丹獸很明顯沒有躁動,也沒有亂跑,依舊很安靜,你讓我們看什么?”

    “沒亂跑,也很安靜,不代表是靜心丹的作用,也可能代表……它已經死了!”

    張懸淡淡道。

    “死了?”

    這位煉丹師一愣,忍不住來到跟前,打開籠子將試丹獸抓起,一看之下瞳孔禁不住陡然收縮:“這……這……怎么可能?”

    手中的試丹獸,果然已經斷絕了呼吸,身體都開始變得冰冷。

    這才多長時間?

    十多分鐘就變冷,說明吃完丹藥不久,就已然斷絕呼吸!

    “真死了?”

    “靜心丹只能讓人安定心神,怎么會殺死試丹獸?”

    “試丹獸能夠嘗試丹藥,一般丹藥對它來說是不可能殺死的,這……是怎么回事?”

    眾人全都炸鍋。

    吃了靜心丹……試丹獸死了?

    如果給修煉者吃掉,豈不也會掛掉?

    “這……這……”

    陳霄丹師臉色一變,連續后退了幾步,眼中滿是不可思議:“這不可能……我嚴格按照順序煉制,沒有絲毫錯誤,就算不能成丹,也不至于變成毒藥,為何會把試丹獸也毒死……”

    煉丹師煉制的丹藥能將人毒死,這是很大罪名,他一輩子煉丹師了,從未遇到過,怎么到了晚年,反倒晚節不保?

    “張懸,這……到底怎么回事?”

    歐陽成忍不住開口。

    聽到他的問話,眾人齊刷刷將目光集中在張懸身上。

    他看出這枚靜心丹有問題,也知道試丹獸可能會死,要說誰能解釋,非他莫屬。

    “我已經看出缺點,算是過關了,難道非要我解釋?”

    張懸沒回答歐陽成,而是看向陳霄丹師。

    他看出丹藥有問題,并且成功指出來,已經說明了眼力,和陳霄丹師的這次交鋒,算是贏了。

    “如果你能解釋清楚,我愿意認輸!”

    陳霄丹師咬牙道。

    交鋒贏了,不代表認輸,不認輸也就可以表示能進行第二次。

    做為十位煉丹師中年齡最長的,他如果都認輸,對其他人的信心打擊,事關重要。

    “既然如此,那我就多說兩句!”張懸點點頭:“你煉制靜心丹的步驟方法的確都沒錯,甚至還融入了你安靜的心態,按理說,丹藥應該品質很高,效果很好才是,只可惜……你快要死了,身體已經充滿了死氣,丹藥也自然而然接觸了這種氣息,這才導致試丹獸服用,當場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