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下不為例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下不為例

    “嘎?”

    一臉恭敬的田龍,看到這一幕,身體一僵,像是被大棒砸中了腦袋。♀雜志蟲♀

    叫他什么?

    大師?

    原語大師是誰?真正的醫道大師,正式醫師,和祖父田老平起平坐的存在,走到哪都受人尊崇,連沈追陛下都要以禮相待。

    哪怕他這種天才,年輕一輩中赫赫有名的存在,與其說話,都要小心翼翼,不敢大聲生怕得罪,如此人物……此刻竟然一臉恭敬的跑到這個比自己還小的家伙面前,稱呼……大師?

    看那個態度,跟見到偶像明星一樣……

    尼瑪,怎么回事?

    最關鍵的是,自己剛說這家伙有什么資格稱呼大師,原語大師就跑過來,這臉打的……

    田龍只覺得面容扭曲,嘴唇都有些火辣辣的。

    不過,讓他抓狂的事情還沒結束,本以為原語大師這么高的身份,專程跑過來,這小子肯定會覺得榮幸之至,滿是得意,卻見他眉頭一皺:“不前幾天才見的嗎?”

    皺眉?

    你皺屁的眉頭啊!

    田龍嘴角一抽。

    對方是長輩,說好久不見……是客套,這家伙倒好,當面拆穿……還能好好聊天不?

    本以為原語大師會因此生氣,卻見他一拍額頭,恍然大悟:“是,是!主要我將大師畫作掛在房間,日日觀摩,越看越覺得水平差距太大,這才忘了咱們前幾天才見過面。”

    “一幅畫,有啥可觀摩的,真想學,我可以教你!”張懸點頭。

    “好,那就太感謝了……”原語大師激動地胡子翹起。

    噗通!

    田龍一晃,覺得眼前天雷陣陣。

    原語……你還是不是大師?怎么此刻看起來,像是小學生一樣?

    向這小子學習?學什么鬼?

    他有這個資格?

    “他……”

    實在忍不住,看向白遜。

    “張老師是真正的書畫大師,連陸沉大師都佩服不已,如果他都配不上大師稱號,誰還配的上?”白遜滿是得意,鄙視的看過來。

    讓你裝逼!

    這下說不出話來了!

    看你剛才囂張的樣子,還“不知天高地厚”,是你不知天高地厚吧!

    “書畫大師?”

    田龍這才想起來,原語大師不光醫道精通,就連書畫也十分厲害。

    只是怎么都想不通,這個連二十都不到,聲名狼藉的學院老師,到底達到了什么水平,連原語這種真正的書畫大家,都如此推崇。

    書畫雖然比不上茶道盛行,卻也是實打實的九流職業之一,很難學有所成。

    “可能是臨摹了某些前輩的畫作,稍有些名氣,大師,只是恭維的稱呼,不然,這種年齡,就算一出生學習作畫,也不可能達到大師水準啊……”

    茶道、書畫類似,他知道其中的難度。

    他從七歲就開始學習茶道,到現在已經整整十八年了,也只達到茶道二重歸真還璞的境界。

    用煉丹師級別來劃分的話,相當于高級煉丹學徒巔峰,距離正式,還有不小的距離。

    對方比自己還小,怎么可能真達到大師級別?

    大師,可是稱呼正式職業的。

    就好像正式煉丹師,可以稱之為煉丹大師,正式書畫師,或者能畫出四境畫作的,也可以這樣稱呼。

    一個不足二十的小子作出四境書畫?

    就和說他能沏出四境的茶水一樣,開什么玩笑!

    不知道一側的田龍并不相信,張懸見原語大師跑來找自己,吸引了不少目光,擺了擺手:“你先忙吧,真想學,抽空找我就行!”

    他來這就是想見見三師,順便問一下體內黑氣的事,不想太過出眾,畢竟,做人要低調嘛!

    要是這家伙一直跟著,還怎么低調?

    根本不符合他做人的品質和要求嘛!

    “是,那我先到那邊,等有空了再找張大師學習。”原語大師也知道他的身份太引人注目,一直待在這,肯定會引起不必要麻煩,抱拳離開。

    達者為師,對方雖然年輕,卻能做出第五境的畫作,單憑這點,就值得他尊敬和學習。

    光顧著震驚、生氣,二人的交談并未聽清,此時再次看向這位張懸老師,非但沒有佩服,更加生氣了。

    他喜歡黃語不是什么秘密,正因為如此,才和白遜一直針鋒相對。

    知道爺爺大壽黃語會來,專門學了一套泡茶的手法,想要表現一下,還沒來得及就被這家伙打臉,還打的這么疼,沒忍不住動手,就算很有定力了。

    “就算不是什么真正大師,能讓原語大師親自過來問候,也肯定不簡單……”

    雖然生氣,卻沒失去冷靜,正想如何讓這家伙也出一次丑,扳回一城,突然眼珠一轉,一個想法冒了出來。

    “對了,今天他們也來了,剛才有人向我稟報,光想著等小語了,還沒來得及過去,讓他們見面,肯定很有趣……”

    想到這,向前一步:“張老師,實在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擅長書畫,多有冒犯,還望見諒!”

    嘴上說不好意思,臉上沒有一點不好意思的表情。

    對于這種兩面三刀,心口不一的家伙,張懸也懶得計較,隨意擺了擺手:“這次就算了,下不為例!”

    “你……”

    見自己客氣一句,對方卻帶著教訓口吻,像老師訓學生,田龍再次覺得胸口憋悶,差點炸開。

    咱還能好好聊天不?

    我聽人說,擅長書畫的,都溫文爾雅,說話有涵養有深度的,這家伙怎么一句話就能把人氣死……

    真是書畫大師?

    拳頭捏緊,差點炸開,不過,他越是生氣,越不表現出來,一道冷意在眼底閃爍,臉上卻微微一笑:“是,下次我注意,劉師他們還不知什么時候過來,我看咱們不如去樓上等吧,只要他們來,肯定能夠看到!”

    給熟悉他的人看到他這副表情,絕對知道,肯定要有人要倒霉了。

    “這……”黃語遲疑了一下,看向身邊的青年。

    雖然她是名師學徒,地位尊崇,但張懸可是和陸沉大師平輩論交的,不甘擅自做主。

    張懸點頭。

    剛才原語大師拜見,已經有不少人注意了,對他來說,去樓上等著也一樣,反正今天的時間都耽誤了,沒什么可著急的。

    “好吧!”見他同意,黃語答應下來。

    看到這一幕,田龍更加抓狂。

    他不知道張懸和黃語之間的關系,見二人這副樣子還以為是眉來眼去,郎情妾意……

    強烈的嫉妒,讓面皮抽搐,隨時都會爆發。

    大廳的二樓,才是招待客人的地方,可以喝茶,也可以坐在窗邊欣賞風景,從這里可以俯瞰整個山莊,宛如一個巨大的花園,賞心悅目。

    沿著樓梯,四人向上走去。

    二樓擺滿了雅座,不少人已經坐了進來,泡茶喝水,談笑風生。

    能來參加田老壽宴的,幾乎都是天玄王國有名的人物,身份不低,都有專門的丫鬟伺候。

    這些丫鬟,看來也專門學習過,都熟悉茶道,泡茶行云流水,給人異樣的美感。

    “這邊……”

    田龍當先帶路,一邊走一邊左右環顧,似乎在找什么人,突然眼睛一亮,停了下來。

    “陸兄,王兄,來了也不招呼我一聲,都不知道你們在這……”

    順他說話的方向看去,就見兩個人坐在不遠處。

    正是洪天學院的明星教師,陸尋和王超。

    他們今天也來參加田老的壽宴。

    “田龍,你是故意的?”看到這家伙,竟然把自己等人帶到這里,黃語哪里不知道對方的目的,臉色一沉。

    人人都知道張懸老師要和陸尋老師比斗,二人水火不容,帶到面前,很明顯居心不良。

    “小語,你這哪里話,我這不也剛看到陸兄、王兄嗎?既然都認識,不如一塊坐著喝茶,也剛好嘗嘗我的手藝。”

    田龍嘴角一揚,偷偷看向張懸。

    小子,你剛才不是很囂張嗎?

    “下不為例”,下你妹啊!

    現在陸尋老師在這,還大師,還高人……我看你還怎么給我裝!

    陸尋王超顯然也沒想到在這里會遇到張懸,王超眉頭一皺,看向田龍:“田兄,田老的壽宴沒檢查邀請函嗎?怎么什么人都能進來?”

    聽到這話,田龍興奮的差點跳起來。

    早聽說王超性格急躁,沒想到果然給力。

    還愁著怎么把矛盾引過來,這家伙一開口就杠上了。

    心中樂開花,臉上卻故意露出為難之色:“邀請函肯定檢查過了,黃語助教、白小王爺都是我親自邀請的,至于這位……張老師,我雖然沒邀請,但既然是他們的客人,我也不好多說……”

    “客人?一個低級教師,也能稱為客人?”

    王超嗤笑。

    張懸只是學院的低級教師,連高級都沒混上,更別說明星教師了,真要論起地位,的確不夠來參加田老壽宴的。

    “好了,王超!”

    陸尋擺了擺手,打斷好友的諷刺,看了張懸一眼,神色淡然:“不好意思,張老師,王超說話一向心直口快,沒什么規矩。不過……這里的確不是你應該來的,趕快回去吧,不要讓黃語小姐,因為你而挨罵,也別讓洪天學院,丟了名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