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墨汁
    第二百零八章 墨汁

    洪天學院此刻已經一片沸騰。

    新生大比即將開始。

    一萬名入學的新生,經過半個月的學習,到了檢驗成果的時候了。

    “你們說這次大比,誰能取得第一?”

    “我覺得還是之前第一的那個家伙,入學就達到武者第二重了,現在肯定更加強大。”

    “新生大比,又不全靠實力,再說,他入學前厲害,不代表現在厲害。我聽說6老師門下那幾個參加師者評測的新生,也都突破武者二重了,而且還得到了他的真傳,能不能勝過他們都還難說!”

    “他好像也是6老師的學生吧,看樣子第一名就算不是這家伙,也要在6老師門下出現。”

    “那是自然,入門考核排名前五百的,至少有三百人到了6老師門下,就算想第二,也要有對手啊!”

    “張懸老師和6老師還有師者評測,你們說誰會贏?”

    “贏?你傻了,這還用說?張懸老師有什么資格和6老師競爭?就算是教導處故意為難,讓他師資考核不正確,任教這一年多,貌似也沒教出什么成績吧!”

    “這……這倒是!”

    “那不就得了,實話告訴你,我聽說了,是這家伙想要出名,故意挑釁6老師的,把人教的走火入魔,居然還好意思提出師者評測……真不知道臉皮怎么這么厚!”

    “我怎么聽到的消息不是這樣的?我聽說這位張懸老師,為人高尚,早就達到辟穴境了,為了照顧學院臉面,一直隱忍不說!”

    “我也聽說了,那個走火入魔的學生,據說是他故意的,目的是為了讓其突破天生鎖脈的桎梏。”

    “這家伙叫趙巖峰,我曾經見過幾面,張老師不光幫他解除了這種天生的屏障,還直接讓其突破,現在已經是武者二重高手了,感念其恩,想要重新拜入張老師門下,這才惹惱了6老師,提出師者評測。”

    “是這樣的?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了,我這個消息,可是一位熟悉的朋友說的,千真萬確。”

    到處都是議論的聲音,有的說張懸不自量力,也有的說他是被破迎戰,實屬無奈。

    教導處的事,經過姚寒的刻意傳播,終于全部爆,學院的人幾乎都知道了。

    不過,大部分學生選擇了不相信。

    畢竟,6尋在學院的名氣實在太大了,張懸雖然洗清了師資考核為零分的冤屈,短時間內想在這么多學員心中樹立高大形象,還是很難的。

    對于這些,張懸并不在意。

    反正明天師者評測,一切都會有結果,與其在這里糾結,還不如快點幫幾個學生提升實力。

    很快來到自己的教室。

    “張老師!”

    趙雅等人都在,個個精氣飽滿,展露出不弱的氣息。

    “不錯!”

    看到幾人的狀態,張懸滿意的點點頭。

    果然沒枉費他一番苦心。

    無論趙雅、鄭陽、王穎、劉揚還是袁濤,五人的實力都有了質的飛躍,和半個月前,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

    不僅如此,就連幾個旁聽生,王濤、王巖、趙巖峰等人,也都有了長足進步。

    他講的課雖然不多,卻每一個字都直指修煉核心,在他門下聽課,對修煉的領悟也越來越多,進步就變成了理所當然。

    “那是什么?”

    夸獎了一句,正想單獨授課,讓他們再進一步,突然,張懸眼睛落在教室角落里。

    幾個盆子擺著一側,里面烏黑一片,不知是什么東西。

    他清晰的記著,之前教室里沒這東西的。

    “張老師,是墨汁。”王穎臉色一紅,小聲道。

    “墨汁?”張懸一頭霧水:“教室里擺這東西干什么?”

    他教的是修為,不是文化課,需要潑墨作畫,也不需要臨摹書法,弄這些東西干什么?

    “這個……”

    聽他一問,幾個學生全都滿臉尷尬,一個個都不說話。

    “怎么了?難道有什么說法?袁濤,你說!”

    見眾人態度古怪,張懸眉毛一揚。

    “我……”

    沒想到張老師點名問他,袁濤臉如苦瓜,糾結片刻:“是這樣的,趙雅小姐純陰體質開啟,變得更加漂亮,不少學員都想和她交往……”

    “交往?”

    張懸這才注意,純陰體質開啟后,趙雅果然脫胎換骨,無論容貌還是氣質,都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再不像之前那個蠻橫的大小姐,而是一個十足的大美女了。

    這種容貌,比沈碧茹都要厲害幾分,也難怪有其他學生仰慕,悄悄過來。

    “有人過來找她……弄墨汁干什么?”張懸更加奇怪了。

    就算趙雅變漂亮了,有其他男生過來騷擾,趕走就是,相信學院里,他們還不敢胡來。

    再說,這幾個學生,實力大增,有人敢過來搗亂,也早被打走了吧。

    鄭陽、劉揚、袁濤這三個,一看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燈,別人挖墻腳挖到家里來了,還能乖乖和他們講道理?

    “這個……學生我們基本都趕走了,不過……”袁濤撓頭,尷尬的笑了一聲:“不過,這兩天每天都有三個猥瑣的老頭,徘徊在周圍,看他們動作和舉動,我們肯定打不過,所以才準備了些墨汁,打算潑他們一身!聽說墨汁專破淫褻,他們為老不尊,沾上這東西,肯定不好意思繼續待下去……”

    “猥瑣的老頭?”張懸丈二和尚摸不清頭腦:“你們確定不是學院老師?”

    “不是,學院的老師我基本都認識,絕對沒有這幾個,一看那猥瑣的模樣,就不安好心!”這次說話的是鄭陽:“我這兩天一直見他們悄悄躲在一側,對趙雅、王穎指指點點,時不時還點頭笑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對趙雅等人指指點點?學院啥時候來這種無恥的家伙了?”

    見幾個學生信誓旦旦,不像說假話,張懸眉頭皺起。

    老頭,對十六七歲的小女孩指指點點……的確夠猥瑣的。

    “這樣吧!”

    又聽幾人說了幾句,也覺得這幾個老頭不懷好意,張懸點點頭:“你們小心一些,趙雅、王穎,這幾天不要單獨出去,如果再遇到這三個老頭,可以用墨汁潑!”

    既然是老頭,肯定是有身份的,公然跟蹤偷窺小女孩,就很丟人了,萬一再被潑墨,想來,也會知道丟人,自動退走。

    當然,這兩天他大部分時間都會待在學校,這幾個家伙再敢過來,不介意出手教訓一頓。

    “張老師萬歲!”

    “我就說張老師深明大義,不會怪罪我們的……”

    聽他同意,幾個學生同時高呼。

    “嗯,好了,別廢話了,袁濤,你先過來,我看看你最近的修為進步怎么樣。”

    明天就要師者評測了,今天必須對學生有個統一了解才行,同時,單獨指點一下,或許還能讓其再有一些進步。

    哪怕進步很小,弄不好在戰斗中就能讓勝算增加不少。

    走進小教室,將門關上,張懸一擺手:“打一套武技。”

    “是!”袁濤點點頭,一拳打了出去,風聲呼嘯,氣勢驚人。

    他的修為雖然沒有太大進步,依舊是武者一重聚息境中期,可力量卻十分強大,一拳出現,空中出現了音爆。

    “這力量……”

    張懸咂舌。

    能一拳打出音爆,說明他的力量和防御都達到了很高水平,一拳下去,別說相同級別的修煉者,就算武者三重真氣境的強者能不能承受,都還難說。

    “不愧是龍犀血脈,哪怕只激活了百分之十,也十分恐怖!”

    特殊體質能這么有名,果然不同凡響。

    袁濤此刻的修為依舊是五個學員中最差的,但攻擊力和防御力,都絕對強大的可怕。

    “你的修為還是太差了,你修煉過程中,匯聚靈氣的時候,太注重對靈氣的吸收而不能和自身情況匹配,我現在說一個口訣,你記下來,只要好好修煉,今天沖擊聚息境后期,都不是難事。”

    看了一會,張懸道。

    對方打拳,腦中已經形成了新的書籍,將其中的內容看完,已然知道他的問題和缺陷。

    “是!”袁濤連忙點頭,專心背誦,時間不長,就將口訣背了下來。

    “好了,把趙雅叫過來。”

    交代完袁濤,張懸擺擺手。

    時間不長趙雅走了過來。

    不得不說,純陰體質果然可怕,一經激活,立刻散出令人驚嘆的氣質,給人一種九天仙子墜落凡塵的感覺。

    趙雅本就是美女,此刻更加美麗,一舉一動,都自帶風度。

    “這個容貌氣質,恐怕和男同學遇上,只要對他一笑,會主動認輸。”

    上天果然是不公平的,趙雅這副模樣,參加比試,對面如果是個男生,弄不好出手都不敢。

    “打一拳看看!”

    “是!”趙雅點頭,秀拳捏緊,一拳打出。

    呼呼呼!

    房間里滿是風聲。

    “你的實力……”

    腦海形成書籍,張懸翻開一看,眼睛頓時瞪圓,滿是不敢相信。

    這……怎么可能?

    “你們干什么?”

    “放肆!”

    嘩啦!轟隆!

    正想說話,突然外面的教室一聲轟鳴,緊接著劇烈的咆哮聲響起,夾雜著怒吼。

    “怎么回事?”

    眉頭一皺,張懸再顧不上多說,抬腳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