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暴打陸尋(上)
    第二百二十二章 暴打陸尋(上)

    洪天學院要說誰對槍法最了解,絕對是他無疑。

    自從懂事就開始練槍,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早已把這件兵器融入了生命,融入了血液。

    可即便如此,距離槍意,依然有十萬八千里。

    本以為這種意境,只是虛無縹緲的傳說,這輩子都無法達到,做夢都沒想到……在眼前一個只有十幾歲的少年身上看到了!

    盡管他凝練出來的槍意,只是最原始,最簡單的雛形,距離真正的大成還有很大一段距離,卻和幼苗一樣,只要給與足夠的時間,絕對能茁壯成長,成為參天巨樹!

    “他怎么做到的?”

    之前還覺得莫曉連比都不比,就直接認輸,是對王家槍的侮辱,讓他下不了臺,現在才知道,這招一出,什么王家槍,什么槍法高手,都是渣!

    蘊含槍意的一招,其他招數在這面前,沒任何抵擋的可能。

    甚至……就算他陡然遇上,都無法抗衡!

    如果這位鄭陽修為和他相差不大,完全可以一槍擊殺!

    “難道……爹爹學的招數是這個?”

    心中一震,王突然想起一件事。

    他爹爹王崇,前段時間,花費天價拜師學了一招槍法,這些天整日閉關,打算領悟槍意,之前一直覺得到底什么槍法,能值這個錢,看到鄭陽的這招,才明白……

    真要是這招,別說三百萬金幣,就算一千萬,兩千萬,傾家蕩產,也值了!

    之前,管家曾說過,教他父親槍法的,好像是一位煉丹師,他并未在意,現在看到歐陽會長等人親臨,說要觀看張丹師的比試……難不成就是這位張懸老師?

    身體一晃,有種想吐血的沖動。

    “張老師對我有半師之誼,這招槍法已經傳授給我了,以后見到他,要稱呼師祖,或者……爺爺!”

    搖搖頭,正想將這個無聊的想法拋開,就聽到一個威嚴的聲音響起,隨即看到自己的父親,大步來到跟前。

    師者評測這么轟動,就算是王崇,也沒忍住前來觀戰。

    “師祖?爺爺?”

    臉色一白,王哭了。

    不光他這副模樣,臺下此刻也鴉雀無聲。

    之前所謂的知情者,更是目瞪口呆,滿臉抓狂。

    他雖然沒認出來是槍意,但見鄭陽一槍破掉盤龍手也知道,肯定是達到了這種境界了!

    十六、七歲的學員,領悟兵器真意?

    世界上怎么會有這么變態的事?

    而傳授他槍法的老師,又該多么可怕?

    “看來莫曉認輸并不是讓著好友,而是真抵擋不住!”

    “是啊,這招別說武者三重,就算武者四重,也不可能抵擋。”

    “好厲害的招數,真是張老師教的?”

    “張老師……不但身法、腿法、拳法厲害,槍法也這么強?”

    所有學生都呆傻原地。

    “幾天不見,他……又進步了!”

    一側的莫曉也是身體一顫,再次看向張懸,眼中一種渴望和向往再也遏制不住。

    心中只有一個聲音……

    一定要拜他為師!

    “可惡!”

    盤龍手被鄭陽一槍破開,6尋胸口悶,臉上露出猙獰之色,一聲咆哮,正想對付有些力竭的鄭陽,就聽到一個沉悶的聲響,不遠處,劉揚一拳轟擊而來。

    同一時刻,王穎也鬼魅般,出現在不遠處,凌空一腳。

    嘶啦!

    一拳一腳,帶著撕裂空氣的風鳴,還沒來到跟前,就讓人全身一寒。

    這兩招的威力雖然不如剛才那一槍,卻也不容小覷,真要被打中,即便他這種強悍肉身,恐怕也會受到輕傷。

    “哼!”

    臉色難看,身體一晃,宛如穿花的蝴蝶般,向后退了兩步。

    武技蝴蝶步,鬼魅輕飄,蝴蝶穿花!

    躲開一拳一腳,正想做出反擊,就感到全身一寒,似乎墜入了冰窟窿。

    緊接著眼前一花,一個美麗的不像話的女孩,出現在視野,同時一個光滑毫無瑕疵的玉手,來到了胸前。

    瞳孔一縮,雖然緊張,但6尋畢竟是辟穴境巔峰強者,身經百戰,雙手一翻,結成印章模樣,迎了上來。

    武技翻塔印,隨手翻塔,地動山搖!

    翻塔印和對方的手掌碰在一起。

    趙雅身體一顫,向后倒飛而去。

    她只是鼎力境巔峰,和6尋辟穴境巔峰有很大的差距。

    不過,6尋也不好過,趙雅掌中涌來的真氣,帶著一股純陰的至寒,讓他全身顫,再次退了三步,依舊感到渾身寒冷。

    甚至,一股冰寒的真氣侵入了經脈,短時間內,都難以清除。

    五人,六次攻擊,6尋只接上一招,退了十一步。

    周圍眾人,一個個目瞪口呆,全部啞然。

    這可是6尋老師,洪天學院排名第一的明星教師,一身修為不說冠蓋學院,同為辟穴境,想要勝他,幾乎不可能。

    可就這樣,被幾個只有武者二重,武者五重的小家伙打的連連后退,不是親眼所見,絕不敢相信。

    “這就是他們的合擊陣法?”

    早知道趙雅等人悄悄練習合擊,不過之前從未見他們施展過,此刻一見,張懸眉頭微微皺起。

    “很好,說實話,我的確小瞧你們了,你們聯合起來,的確有挑戰我的資格!”

    調勻呼吸,看到自己竟然被幾個小輩逼得絕招連連,不停后退,6尋再無之前的輕視,相反帶著凝重。

    “有資格吧,我也覺得有,6老師,你看,我們和你交過手,也算替張老師出過氣了,要不這樣,算個平手,不繼續下去了,免得兩敗俱傷……”

    袁濤笑嘻嘻的道,邊說邊向前走。

    “平手?”6尋冷哼:“你們的攻擊雖然新奇,第一次施展,能讓我忌憚,不過,現在全部暴露在我面前,也就沒用了……”

    他說的很對。

    五人雖然攻擊都不弱,卻沒有后續的招數支撐,基本都是一招鮮,對付同級別、一般強者還行,但對付6尋這種擁有名師潛力的老師來說,就不行了。

    畢竟他無論眼光還是對武技的理解,五人都遠遠不及。

    “你說的很對,這樣吧,要不……我跟他們商議一下,我們認輸?”

    袁濤臉上滿是糾結,再次向前,見距離6尋只有幾步距離,雙眉猛地揚起,一下沖了上來。

    “哼,還來?”

    有了孔杰的事,6尋早就注意這家伙了,見他再次沖來,一聲冷哼。

    你撞我第一次,我沒防備,退了兩步,算是吃虧。第二次,用盤龍手就已經能輕松抵擋了,居然還不知悔改,想來第三次……

    也太小看我了!

    眼中露出一道冷意,也不躲閃,手掌一揚,就要將這家伙的沖撞之力卸掉,不過還沒與之接觸,就見袁濤突然停了下來,手臂張開,猛地抱了過來。

    這一下變招迅,他根本沒想到。

    而且,就算想到也不敢相信,哪有戰斗的時候,跑過來抱人的?

    咔嚓!

    一瞬間,胖子就將他徹底摟住,雙手死死扣在一起。

    “你……”

    堂堂老師被一個學生抱住,6尋面容難看,身體一扭,對胖子撞了過去。

    一聲悶響。

    這一下的撞擊,力量不下于他的拳頭,就算是普通的辟穴境強者,也恐怕要鮮血噴出,可抱住他的胖子,居然身體一震,勒住的雙手沒有絲毫松懈。

    這么厲害的撞擊,竟然硬生生受了下來!

    “好厲害的防御……”6尋瞳孔一縮。

    此刻,再傻也知道,眼前這個胖子,強大的并非撞擊,而是……防御!

    之前竟然疏忽了。

    “快動手!”

    勒住6尋,袁濤一聲長嘶。

    喊聲還沒結束,一柄長槍就呼嘯而來,筆直刺了過去。

    “可惡!”

    見這槍來的兇猛,一旦被刺中,他也要掛彩,6尋一聲咆哮,雙腳在地上猛地一踏。

    強大的氣勁,作用在地面,帶著袁濤,硬生生拔起三尺,躲過必殺一招。

    “給我下來吧!”

    不過,躲過了槍法,再躲不開劉揚的一拳,伴隨冷哼,天道拳法凌空而至,不偏不倚,打在他的背上。

    一口鮮血噴出。

    “這樣下去,弄不好真要栽在這群小輩的手里……”

    吐出鮮血,6尋眉毛亂跳,幾近瘋狂。

    如果不想辦法掙脫這個胖子,一直被他抱住,恐怕今天真要輸!

    這五個學生,看起來年紀不大,修為也不高,可修煉的武技實在太詭異了,每一招只要擊中,即便是他,都有些抵抗不住。

    “給我放手!”

    一聲怒吼,右手手肘對著身后的袁濤就狠狠砸了過來。

    這一下用了整整十成力氣,憑借他的肉身和力量,鋼鐵都能瞬間洞穿。

    力量十足的手肘,落在袁濤的胸前。

    袁濤臉色一紅。

    不過,身上劇痛,依舊沒撒手,仿佛整個人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鎖鏈,將對方牢牢鎖死,致死都不會松開!

    “你……”

    沒想到這么厲害的一肘,對方都不放,6尋惱怒的同時也有些錯愕。

    這家伙哪里是比試,簡直就是拼命!

    就在這一走神的功夫,一個腳掌狠狠落在胸口。

    同一時刻,一雙潔白無瑕的玉手,也落了下來。

    嘭嘭!

    兩聲脆響,6尋胸口一悶,倒飛而出。

    (24小年,大家小年快樂!)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