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獸堂
    第二百四十章 獸堂

    “怎么可能?”

    “我眼花了吧?”

    周圍一下炸開。≒雜﹤志﹤蟲≒

    云濤的幾個屬下,雖然嘴上沒說,但和他們殿下的想法一樣,修煉者靠身法、速度是不可能抓住這頭怪鳥的。

    做為王子的屬下,通玄境強者見過不少,速度快的也認識很多,可眼前的一幕,還是讓他們徹底懵了。

    眨眼功夫不到,橫跨數十米,從他們身邊出現在怪鳥身邊,這……也太快了吧!

    這真是身法?

    “難道……是我們低估了,這位張懸是……宗師強者?”

    幾人同時一凜。

    寒武王國雖然有宗師,卻很少出手,就算是他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快。

    但傳聞,武者八重宗師境強者,坐鎮一方,力量出神入化,強大的難以想象。

    眼前這個青年,單手壓的金身鐵錢豹臣服,兩根手指抓住怪鳥,實力之高深,他們全部加在一起,都不抵萬一,難不成真是這樣的高手。

    宗師境……這可是二等王國,坐鎮老祖的實力,活化石般的存在,竟然出現在他們面前,看起來不足二十來歲……

    不會不是天玄王國,而是某個封號王國大家族的公子、少爺吧!

    否則,怎么如此年輕就有這種實力,還有如此絕妙的身法?

    不過,不管那樣,都不是他們敢得罪的。

    幾人咽了口唾沫,大氣都不敢出。

    “比王穎……更快!”

    沈碧茹也俏臉一白。

    雖然有王穎的心理準備,看到張懸施展,還是震驚的無以復加。

    如果對她出手,恐怕連招數都不用,就被活活撞死。

    “呱……”

    云濤等人快要嚇暈,怪鳥則眼睛瞪圓。

    本來它計劃好了,等眾人一靠近,或者一動用兵器就轉身逃走,然后再過來搗亂,突然冒出來的這個人是怎么回事?

    早知道有人速度這么快,連它都反應不過來,就不過來搗亂了……

    “速度也不怎么快嘛!”

    捏住怪鳥,張懸搖了搖頭。

    剛才聽這個云濤說的出神入化,什么快的弓箭都射不中,本以為真的很厲害,直接用上了完整版的身法,結果……

    啥玩意嘛!

    跟僵尸一樣,一動不動,早知道如此,就用殘缺版的了!

    害得他因為速度太快,身體都撕扯的有些疼痛,要不是修煉過天道功法,這一下強行提速,都會讓他吐血。

    他的聲音不大,但眾人都是武者,聽的一清二楚,全都嘴角一抽。

    這……貌似不是它速度不快,而是你的速度太逆天了,這家伙還沒反應過來好不好……

    不去管眾人的震驚,張懸運轉了一個周天的功法,將身上的疼痛恢復,這才轉頭吩咐:“過來馴服吧!”

    “是!”

    云濤連忙走了過來,取出一根特殊的繩索,將怪鳥困住,使它無法飛行,這才放開壓制對方的手掌。

    見他想辦法馴服,張懸集中注意看去,看了一會,就索然無味。

    其實和家里馴狗、馴貓一樣,提前準備了許多讓蠻獸無法拒絕的好東西,吸引住對方,然后再利用其他手段,逐漸培養好感,獲得對方信任。

    “正常馴服一頭蠻獸,主動和人類締結契約,需要至少三、四天時間,現在殿下是和它培養感情,等感情達到一定深度,就有可能臣服了,到時候一人一獸,再共同修煉一種能夠相互配合,相互增長實力的功法,就等于徹底控制!”

    一個屬下生怕張懸等的不耐煩,走上前來。

    “要三、四天時間?”

    “是啊,這還是好馴服的,有些厲害的蠻獸,就算是正式馴獸師,也需要花費無數精力。我們寒武王國的胡群馴獸師,曾經為了馴服一頭半步宗師級別的蠻獸,在沼澤之地陪了對方三年,每天都送出它最喜歡的食物,伴隨時日推移,才將其感動,徹底臣服,從而傳為美談。”

    這位屬下點頭道。

    “這……還叫美談?”

    張懸真是無奈了。

    為了馴服一頭蠻獸花費三年,真是閑的皮疼,他肯定是沒這么大的功夫和耐心。

    “是啊,蠻獸有實力,也是有尊嚴的,不讓其感動,或者讓它動心的手段,怎么可能心甘情愿臣服?”

    這位屬下說到這,眼中露出狂熱:“別說三年時間,就算十年,換一頭半步宗師級別的蠻獸效忠,也是值得的。”

    看到此人激動的模樣,張懸愣了一下,隨即恍然。

    也對,別人沒有,不可能像他一樣,晉級突破和吃飯喝水般簡單。

    有些人潛力到了,一輩子都會困在原地,終生無望,直至生命終結。

    就好像之前的沈洪、劉凌等人,不遇到自己,再想突破,幾乎不可能。

    這種情況下,如果能收服這種實力的蠻獸,必定實力大增。

    不說其他,就說天玄王國,如果沈追陛下能收服一頭,就算沈洪真的隕落,王國也能高枕無憂,不用擔心。

    要知道,蠻獸不光能越級挑戰,壽命也比人類比不了的。

    收服一頭,至少百年內不用擔心王國安全了,別說三年、五年,真有可能,花費十年、二十年都愿意。

    畢竟,其他人不可能像他一樣,力量上勝過以力量著稱的金身鐵錢豹,壓得它毫無反抗之力,更是短時間讓其突破桎梏。

    “他馴服這頭怪鳥大概需要多久?”

    想明白這些,對馴獸師的手段再沒繼續看下去的興趣,張懸問道。

    “我幫前輩問問!”

    這位屬下急匆匆跑了過去,片刻后走了過來:“回稟前輩,殿下說,他已經和對方溝通了,大概兩天時間,差不多能初步馴服!馴獸師考核,初步馴服即可,不需要徹底臣服。”

    “初步馴服?”

    “就是讓怪鳥待在身邊,就算不專門禁錮,也不會離開!”

    這位屬下解釋。

    “兩天才這樣?”張懸搖頭:“也太慢了吧。”

    兩天時間,花費無數心血和精力,才讓一頭蠻獸跟在身后,與其這么麻煩,還真不如去獸堂租賃一頭,看來……這種馴獸手段不學也罷。

    “過去看看!”

    遲疑了一下,抬腳走了過去,張懸來到云濤和怪鳥跟前。

    “前輩!”

    猜測眼前這位可能是宗師,云濤更加佩服,態度更加恭敬。

    “你需要兩天時間,才能初步馴服這家伙?”張懸看過來。

    “是!”云濤看向眼前的怪鳥,滿是興奮:“我剛才專門用蠻獸能聽懂的方式,和它交流了,只要跟在我身邊,那種蜂蜜,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管它吃夠,這才答應與我相處看看,兩天是考察期,只要能弄來蜂蜜,就差不多成功了!”

    “呱!”

    聽他說完,張懸抬頭看向眼前的怪鳥,只見這家伙頭顱揚起,拽的二五八萬似的,一副我考察你,是對你好的模樣。

    “沒辦法再快?”眉頭一皺,張懸問道。

    “呱!呱!呱!”怪鳥連續喊了幾聲。

    云濤聽完后臉上有些尷尬:“它說剛才前輩粗魯的抓它,讓它很生氣,兩天已經算是短的了,如果再討價還價,就延長到十天或者一個月……”

    “短的?”見這個怪鳥如此囂張,張懸搖了搖頭:“我不這么認為,我覺得它用不了十分鐘就會臣服。”

    “十分鐘?”云濤一愣,隨即尷尬一笑:“這怎么可能……”

    十分鐘就想馴服一頭辟穴境的蠻獸,這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別說是他,就算獸堂最厲害的馴獸宗師,也不可能完成。

    “很簡單!”

    張懸搖搖頭,一伸手:“把它給我!”

    “是!”雖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云濤不敢拒絕,將怪鳥遞了過來。

    接過這家伙,張懸看過來。

    “馬上臣服,做他的獸寵。”

    “呱!”

    聽到這話,怪鳥眼睛一瞪,頭顱揚的高高,滿是不高興,似乎在質問憑什么。

    意思好像是在說,想讓我做獸寵,態度給我放好點。

    “好吧,既然你不做,可以去死了!”

    懶得和對方墨跡,張懸一巴掌抽了過去。

    啪嗒!

    怪鳥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抽飛在地上,摔得七葷八素。

    “前輩……”云濤嘴角一抽,差點瘋了。

    哪有這樣馴服蠻獸的?

    就算馴服了,對方萬一三心二意,將來更麻煩。

    其他幾人也全都目瞪口呆。

    你這真是馴服?

    是要殺它吧!

    “呱!”

    顯然也沒想到眼前這家伙這么虎,一巴掌就把它抽的差點斷氣,怪鳥氣的眼珠透紅,掙扎著就反抗,不過還沒來得及站起身來,就見一個腳掌對著踢了過來。

    皮球一樣,怪鳥直接飛起,一頭撞在一顆巨大的巖石上,摔得七葷八素,大頭大口的吐血。

    “給你最后一次機會,臣服,徹底效忠,幫你治傷、晉升修為,否則,死!”

    面無表情,張懸看向眼前的怪鳥。

    “呱……”

    掙扎著睜開眼睛,怪鳥遲疑了片刻,喊了一聲。

    聽到這個聲音,云濤一愣,激動地臉色漲紅。

    “前輩……它、它說同意了……”

    “同意了?”

    云濤的諸多屬下和沈碧茹,一個個頭腦發暈,快要栽倒。

    這他媽都行?

    馴獸啥時候變得這么簡單了?

    “同意就好,我還以為多貞烈,一直堅持到死呢!”

    小小蠻獸而已,欺軟怕硬,還好吃的,還讓人伺候,張懸可不慣它這個毛病,不想活,大不了打死就是,反正玄落山脈別的都缺,就不缺這玩意。

    “簽訂契約吧!”

    懶得繼續廢話,隨手抓起,扔了過去。

    急忙手忙腳亂的接過怪鳥,云濤按照之前的說法,簽訂人獸之間的約定。

    “好了,給我!”

    見契約完成,張懸屈指一彈,將怪鳥打昏,和剛才對付金身鐵錢豹一樣,摸了一下,再次讓云濤弄醒。

    下一刻手指在怪鳥身上連續點去。

    手指如風,真氣似劍。

    一道道精純的真氣進入怪鳥體內,讓它的身體發生了本質的蛻變。

    噼里啪啦!

    數十個呼吸過后,一陣骨骼鳴響,原本奄奄一息的怪鳥,身體陡然高大了一圈,氣息暴增,達到了辟穴境中期。

    伴隨修為增加,之前受的傷勢也完好如初。

    “呱?”

    感受到身體上的變化,怪鳥兩眼瞪大,緊盯著不遠處的張懸,滿是不敢相信。

    它之所以鐘愛那種蜂蜜,并非單純的口舌之欲,最重要的是,這種東西能讓它實力增加。

    云濤偷了東西,等于斷了它晉級的根本,這才如此生氣,不怕浪費時間,每天都過來搗亂。

    剛才眼前這家伙打的它屈服,本想著暫時答應,到時候再想辦法害對方一下,以報今日之辱,做夢都沒想到,揍它的家伙,輕輕幾下就讓其突破了!

    這可是桎梏了它多年的屏障,一下就突破……

    怪鳥突然覺得,或許臣服人類,并不是壞事……

    想到這,之前的敷衍也變成了真心實意,身體一曲,恭敬的垂下頭顱,再無之前驕傲模樣。

    “這……”

    蠻獸不會偽裝和遮掩,怪鳥的態度眾人看在眼里,一個個眼神發呆。

    別人馴服蠻獸,求爹爹告奶奶,伺候的對方十分舒服,都不一定成功,這家伙倒好,揍了一頓就徹底拜服了,本以為之前的金身鐵錢豹只是巧合,這第二個出現,再傻也明白,是實打實的真本事了。

    “這是學不來的!”

    “第一步揍蠻獸,我可以學,但第二步,讓它突破,恢復傷勢,打死都做不到!”

    “說實話,第一步你都學不會!”

    “何出此言,不就是狠命揍一頓嗎?”

    “揍一頓?沒那么簡單!你想馴獸,肯定不會真的把它打死,下手會有分寸,這樣以來,蠻獸畏懼之心就會降低!而這位張懸前輩,剛才怪鳥不臣服,是會真的把它殺了!而且,最關鍵的是……他在速度上勝過了這家伙,再加上毫不遮掩的殺意,才讓怪鳥從內心深處感到恐慌和畏懼,否則,憑借蠻獸的高傲,怎么可能這么簡單就服軟?”

    “你這樣一說……倒是真的……”

    見他馴服簡單,其他人卻也知道,不光他們學不來,就算正式馴獸師都做不到。

    怪鳥擅長速度,在速度上擊碎它的信心,單這一樣,就能難住無數強者。

    “這家伙已經臣服,可以走了吧!”

    出手幫助就是為了快些離開,既然已經馴服,也就沒留在這里的必要了。

    “是!”

    云濤喜不自勝,連連點頭。

    本以為金身鐵錢豹被對方馴服,已經注定這次考核要失敗了,做夢都沒想到眼前這位出手,一舉成功。

    再次看過來,充滿了感激。

    事情辦完,剩下的就是回程,張懸和沈碧茹坐在金身鐵錢豹背上趕路,云濤等人依舊跑的差點斷掉呼吸。

    邊跑云濤邊眼淚直流。

    對方坐在蠻獸背上威風八面,而他卻只能抱著那只傻鳥,緊跟在后面跑斷腿。

    同樣是馴服了蠻獸,差別可真大……

    一個時辰后,一個巨大山谷出現在眼前。

    “好濃郁的靈氣!”

    一來到這,張懸立刻覺察到了不對勁。

    整個山谷的靈氣比其他地方,濃郁了接近一倍,步入其中,全身毛孔情不自禁的打開,靈氣不停洗刷肉身,給人一種如泡溫泉之感。

    常年在這里修煉,修為絕對要比外界大得多。

    “獸堂將整個山谷都布置成了聚靈陣,這樣才能生長更好的靈花、靈草,蠻獸體質也會增加,突破的可能性更大!”沈碧茹道。

    她第一次過來的時候,也十分震驚。

    將整個山谷都布成大陣,并且讓靈氣增加一倍……這是多大手筆?

    恐怕也只有獸堂這種不缺錢的主,才有這種魄力!

    “是啊!”張懸點頭,深吸了一口氣,感到全身細胞都活躍了許多。

    武者前七重,一重聚息、二重丹田,三重真氣、四重皮骨、五重鼎力、六重辟穴、七重通玄。

    前三重修為低,不需要太多靈氣補給,就不再多說,四重皮骨,真氣滋養肉身;五重鼎力,真氣運用純熟,增加力量;六重辟穴,開啟全身穴位;七重通玄,真氣融會貫通,經脈無阻。

    這七重,對靈氣的要求都不算太高,所以,就算是天玄王國這種靈氣貧瘠的地方,都很容易達到。

    但靈氣不充足,想要沖擊宗師境就難了。

    宗師,容納八方,體內力量浩如煙海,沒有足夠靈氣和積累,想要突破,幾乎不可能。

    以張懸為例,就算有天道功法,沒有足夠多的靈氣支撐也是枉然。

    如果說宗師是一片汪洋,天玄王國的靈氣,就是涓涓細流,想要灌滿,沒有數十年積累,難以完成,但是要用江河灌溉,速度就快得多了。

    這地方靈氣比其他地方只多了一倍,但修煉起來的速度,卻絕對呈幾何倍數增加。

    抬頭環顧,周圍的植被明顯比外部更加茂密,時不時飛來一頭頭飛鳥、蠻獸,全都骨骼**,體型雄壯。

    “用前世的話來說,獸堂就好像飛機場,建立在離城市很遠的地方,想要長途跋涉,又趕時間的人,會專程過來!”

    抬頭看向飛來飛去的諸多蠻獸,張懸心中冒出一個想法。

    之前,還覺得為啥獸堂不建立在王城里面,看到這些巨大的蠻獸,這才明白過來。

    這些家伙,一個個體型巨大,放在王城內,很容易和人鬧出矛盾,換做那個國王,恐怕都不愿意看到。

    “獸堂就在里面,咱們快些進去吧!”

    沿著山谷中的道路,眾人向前行走。

    時間不長,就看到一個城鎮般的建筑出現在眼前。

    覆蓋數十里,各種建筑節次鱗比,美輪美奐,街道上人流如梭,雖然和天玄王城比,略有不如,卻已經和一些二線城市一樣了。

    “這是……獸堂?”張懸眨巴眼睛。

    本來他以為獸堂和煉丹師公會一樣,只是一個不大的堂口,矗立在山林之中,與世隔絕,做夢都沒想到,居然是一座如此繁華的城市。

    “剛開始的時候,這里的確只有一個堂口,但伴隨時間推移,有前來交易的,也有的是獸堂的后人,居住的越來越多,這里也就逐漸繁衍成了城市。”

    云濤解釋道。

    張懸點頭。

    玄落山脈周邊王國林立,想要乘坐飛行蠻獸,購買蠻獸守護家族的人,不在少數,再加上這里靈氣充足,久而久之,形成如此規模,也在情理之中。

    同樣和飛機場一樣,建立的時間久了也同樣會形成一個巨大的產業鏈,引得無數人前來。

    難怪之前自己說獸堂的人為何不出來買東西,沈碧茹那副表情,現在看來,她之前來過,知道這里的情況。

    “去獸堂吧!”

    進入城市,沿著街道走了一會,并沒發現有什么感興趣的,張懸一聲吩咐,幾人筆直向最中間的高大建筑走去。

    獸堂做為這個城市的根本,高大雄偉,通體帶著青灰色,足有上百米,直沖云霄,門口兩個巨大的蠻獸雕塑,猙獰可怖,給人一種力量之感。

    正前方掛著一個長達數十米的橫匾,兩個大字“獸堂”,鮮紅耀眼,不知用什么東西書寫,給人一種壓迫之感。

    “是高級蠻獸的血液!”

    云濤道:“這種蠻獸的天生強大,就算死后,威懾也不會消失,用它們血液書寫的大字,讓人一看之下就感到害怕,不敢在這里亂來。”

    “嗯!”張懸暗自點頭。

    不得不說,獸堂在場面上,做得的確不錯,別說其他人,就算是他,還沒進去,就已經心生敬畏了。

    走進大門,里面和煉丹師公會一樣,是個寬闊的大廳,其中人來人往,不少強者穿梭其中,甚至都排成了長長的隊伍,看起來好不熱鬧。

    “那個是……辟穴境巔峰?那個是通玄境中期?還有……通玄境巔峰?”

    左右環顧看了一會,張懸忍不住咋舌。

    之前在天玄王城高高在上的通玄境強者,在這里和大白菜一樣,隨處可見,甚至一個正在排隊不起眼的老頭,就可能擁有通玄境巔峰的修為。

    而能成為一個家族長老的辟穴境強者,在這里只是最不起眼的,隨便都能碰上幾個。

    (還是二合一,六千多字。這個月還剩最后一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