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莫雨小姐的挑戰
    第二百四十五章 莫雨小姐的挑戰

    對于眼前這青年,沈碧茹越來越迷茫了。

    獸林是放置蠻獸的所在,臟亂不堪,喂養蠻獸倒也罷了,最主要是天天打掃它們的糞便,為它們洗澡整理,梳毛理發……堂堂正式馴獸師在這里三年不出,算是很大懲罰了。

    只要是馴獸師,哪怕是學徒,甚至來過獸堂的,都知道代這表著什么……

    他竟然問是什么地方,懲罰重不重……

    你在和我開玩笑嗎?

    要是你不懂馴獸倒也罷了,最關鍵的是,輕易馴服金身鐵錢豹和云電古雀,并讓它們晉級,而且……認出連封堂主等人都認不出來的上古遺獸……

    生僻的連封堂主都絲毫不懂的事,如數家珍,而最簡單的常識,卻一無所知……

    換做別人,肯定會認為,是找理由跟她套近乎,想要獲得她的青睞,但對于這個青年,她卻明白,對方是真的不知道!

    因為……想套近乎,根本不用他開口,自己都愿意!

    “獸林是……”

    強壓住心中的郁悶,將獸林解釋了一遍,最后忍不住問道:“你真不懂馴獸?”

    “嗯!”張懸點頭。

    天玄王國的藏書庫,雖然有關于馴獸師的記載,也只是只言片語,基本上沒啥實質性的內容,能幫助金身鐵錢豹和云電古雀晉級,是因為和體內真氣精純……

    仔細說起來,對馴獸的確一竅不懂。

    “好吧!”

    聽對方確認,沈碧茹這才一臉無語,整個人都醉了。

    啥都不懂,就隨便馴服了一頭蠻獸,逼得獸堂堂主處罰一位正式馴獸師,說的四位馴獸師啞口無言……

    要是真懂了,還不把獸堂鬧翻天?

    不懂陣法,說出缺陷,不懂馴獸,馴服蠻獸……大哥,你以后有啥不懂的,能傳授我一下不?

    說實話,我也想“不懂”一下……

    沈碧茹郁悶的想要吐血,一側的云濤則興奮的快要癲狂。

    被洪獸師呵斥,本以為今天再不可能考核成功,怎么都沒想到,三兩句話就讓張懸前輩搞定。

    最重要的是……這頭怪鳥竟然是上古遺獸,云電古雀!

    做為馴獸學徒,知道擁有古獸血脈的蠻獸是多么珍貴,不說價值連城,卻也差不多了。

    如此珍貴的東西,他竟然隨手就送出,認自己為主……

    “等考核馴獸師結束,想辦法解除和它的主仆關系……”

    心中一動,一個想法冒了出來。

    上古遺獸雖然很好,但憑借他現在的實力,還是沒辦法掌控和保護的。

    而且,古雀很明顯和這位張懸前輩更親近,等考核完馴獸師,就解除關系,讓這只上古遺獸跟隨它應該跟隨的主人。

    如果他這個想法給張懸知道,肯定笑著搖頭。

    一個上古遺獸而已,他還真沒看上。

    擁有天道功法形成的天道真氣,伴隨修為提升,可以隨意凈化蠻獸體內的血液,只要給與足夠時間,都可以人為的將普通蠻獸提升成上古遺獸!

    最重要的是,這個云電古雀就算血脈很強,但個頭太小了,非但不能坐人,還要天天蹲在自己肩膀,對他里說,完全就是雞肋。

    如果是一頭能夠托人的飛行洪荒異獸,倒是可以考慮一下,上古遺獸隨手馴一兩頭玩玩可以,天天帶著,共同修煉功法,主仆契合,各種磨合,想想都覺得麻煩……還是算了。

    封堂主親自給云濤考核,剩下的也就是步驟問題,張懸知道古雀已經徹底馴服,忠誠度毋庸置疑,也就懶得繼續關注。

    伸了個懶腰正考慮去天武王國,怎么去找毒殿,一道香風撲面而來,一個俏麗的身影出現在眼前,雙手背在身后,眼神中帶著桀驁不服輸的光芒。

    “能認出云電古雀,見識不低,你應該也是一位馴獸師吧!”

    正是之前的天才,莫雨。

    本來評定為一等,她應該承受無數人驚嘆的目光,結果這家伙一下把風光都搶走了,讓她忍不住對這個青年產生了興趣。

    自從出生到現在,除了那位,無論是職業,還是修為,只要她去做,無不脫穎而出,本以為這次馴獸也肯定奪得頭籌,現在看來,肯定做不到了。

    通玄境的青鷹獸雖然不弱,但和上古遺獸比起來,還是差了得多。

    和云濤相處過一段時間,她知道這家伙肯定沒有這種本事,唯一能讓其馴服蠻獸的,恐怕就是眼前這個,看起來并不出眾的家伙。

    “不是!”看了對方一眼,張懸搖頭。

    “不是?那你怎么知道這是云電古雀?而且,可以馴服這頭金身鐵錢豹,還讓古雀與你那么親密?”

    莫雨小姐目光一閃。

    能成為名師學徒,眼力自然是有的,金身鐵錢豹和這個青年親密無間,古雀又對他頗有依戀,如果說不是馴獸師的手段,她都不信。

    “哦,可能是我人品比較好!”張懸隨意擺擺手。

    別人覺得她是天武王國的三公主,高貴無比,自身更是天才,值得巴結,對他來說,無所謂。

    “人品?”

    莫雨一個趔趄。

    馴獸講究的是感情,各種手段,層出不窮的計謀,與蠻獸斗智斗勇,人品……是什么鬼?

    別人和她說話,都是不懂裝懂,各種夸大其詞,侃侃而談,這家伙倒好,不說就不說,連敷衍都懶得敷衍……

    人品……這玩意如果能馴服蠻獸,誰還當辛辛苦苦考核馴獸師?

    自小到大,她都被捧在掌心,所有人說話都畢恭畢敬,哪有人敢跟她這樣!

    心中一陣郁悶。

    看到堂堂天武王國三公主面對張懸也吃了悶虧,一側的沈碧茹暗暗搖頭。

    說實話,剛開始跟這家伙相處,也差點被他活活憋死。

    現在適應過來,好了許多,除了天天受點打擊,每天都被打臉,說話上至少已經適應了。

    連他的脾氣秉性都不知道,就跑過來聊天,絕對是自討苦吃。

    不知道張懸的“光榮事跡”,莫雨小姐順了好幾口,才將唿吸調勻,脖頸揚起,如同白天鵝。

    “不說也沒什么,能讓蠻獸甘心情愿馴服,算有些有些本事!這樣,敢不敢和我比試馴獸?如果我贏了,你就將如何抓住云電古雀并獲得它好感的方法告訴我!如果你贏了,我可以給你一枚姜舒二星名師的課程玉符!”

    “姜舒二星名師?”

    “聽說他是天武王國最厲害的名師,已經達到二星巔峰,更是天武名師堂的負責人,他的課程,哪怕只有一個時辰,也是萬金難求!”

    “這東西可不是有錢就能買來的……要是我能得到,修為絕對能突破到通玄境,甚至更高!”

    “為突破通玄境就用掉這個,實在太浪費了,怎么也要沖擊半步宗師的時候用,才能發揮最大效果!”

    周圍不少人都關注著莫雨小姐的一舉一動,見她和這家伙說話,都豎起了耳朵,聽到賭注,一個個興奮的雙眼放光,唿吸急促。

    二星名師的課程玉符,哪怕只有一個時辰,也是無數人夢寐以求的。

    弄不好就能突破當前境界,沖擊更高!

    換做誰,都難以拒絕這種誘惑。

    就在眾人覺得這家伙肯定會直接答應的時候,就見張懸一撇嘴,搖了搖頭:“沒興趣!”

    偽裝名師這么久,專門和劉師等人交流過,自然知道課程玉符是什么,又有什么作用。

    不過,他修煉晉級,只要有足夠的秘籍,要不要指點都無所謂。

    別說一個小小二星名師,就算三星,四星,對他來說,都沒有任何吸引力。

    星級再大,還能大的過?

    天道之下無所遁形,別說三、四星,就算七星、八星,都不算什么。

    “沒興趣?你考慮清楚……”

    本以為拋出這么大的誘餌,對方肯定會馬上答應,結果,聽到這個答案,莫雨小姐一愣,正想說話,就看到前方的云濤已經通過了考核,問心水晶光芒一閃,一行數字緩緩浮現……

    “什么?忠誠度四十?這……這是高級馴服?”

    封堂主一愣,勐地站起身來,眼中滿是濃濃的不敢相信。

    不光是他,整個房間立刻嘩然,就連莫雨小姐也嚇得一哆嗦,忘了剛才要說的話。

    馴獸分為:初級馴服、高級馴服以及徹底馴服。

    初級馴服忠誠度在十五到三十之間,是指馴獸師可以召喚蠻獸隨行,走到哪,跟到哪,和家養的寵物有些類似。

    高級馴服,蠻獸的忠誠度在三十一到四十五之間,馴獸師和蠻獸之間簽訂契約,可以相互溝通。

    至于更高深的徹底馴服,忠誠度在四十五以上,就需要多年磨合,共同修煉功法,共同進步了。

    堂堂上古遺獸,能夠初級馴服就很厲害了,結果忠誠度達到四十……也就是說說明,已然超過了跟隨的境界,簽訂了契約!

    這……怎么可能?

    “你……怎么做到的?”

    封堂主忍不住道。

    “這個……”云濤有些遲疑。

    “如果不方便說,不說也罷!”見他這副態度,封堂主還以為有什么秘密,不方便說出來,忙道。

    “這倒不是,其實是……”云濤撓撓頭:“張懸前輩的功勞,他揍了這頭古雀一頓,這家伙就馴服了……”

    (四更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