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什么情況?
    第二百七十三章 什么情況?

    沒想到這家伙如此干脆,如此果斷,說昏就昏,毫不拖泥帶水,張懸一陣無語。

    “咳咳,我的意思是……解決是能解決,還需要加錢,你這就暈了,我找誰算賬?”

    幫這家伙解決契約蠱,交換條件是帶他去毒殿。現在已經完成了約定,對方還想治療受傷的身軀,總不能白讓自己耗費真氣吧!

    話沒說完,你就昏倒,是不是對我這個醫師,太不尊重了?

    聽到他的自言自語,一側的路管家咳嗽了一聲,連忙走上前來:“咳咳,我們家老爺也是想讓你快點治療,白醫師有啥要求,直接跟我說就是,肯定會滿足要求!”

    “這還差不多!”

    張懸點點頭:“這樣吧,你們不是賣藥材的嗎?這個麻魂散應該有不少吧,給我準備個三份……不,來個十份。”

    如果早有準備,就不用對別人動手,將其砸暈了。

    現在既然知道,自然要多來幾份,眼前這個大戶不宰一下,宰誰?

    “十份麻魂散?”

    路管家一愣,眼睛眨了眨。

    “是啊,難道你們堂堂大藥王府,拿不出來?”張懸眉毛一皺,同時心中惴惴,會不會一下開口要的太多了,對方拿不出來?

    “這……這個……”路管家滿臉糾結,如同便秘:“是這東西太便宜了……”

    麻魂散只是醫師最簡單的標配,一份配置下來,不過幾百金幣,十份合起來也不過幾千,這點錢就可以救治老爺的命……

    堂堂大藥王的命,也未免太廉價了吧!

    “便宜?”

    張懸愣了一下,看向一側的莫雨,見后者一臉無語的點頭,這才尷尬的一笑:“這個……對了,你們府邸有沒有半步宗師和宗師境的修煉秘籍?不管級別,越多越好,如果你們能搜集上千本,也可以當做酬金。”

    他現在的修為已經達到通玄境巔峰,想要突破,只能搜集更多更高級別的秘籍。

    天玄王國級別太低,最高的也就通玄境,半步宗師秘籍數量實在太少,這個紅蓮城,是一等王國的一個城市,又是藥物交易中心,或許就能找到足夠級別的功法。

    “半步宗師、宗師境的秘籍?上千本?”

    沒想到這位白蟾醫師,要的東西如此古怪,路管家想了一下,道:“我們大藥王掌控天武王國以及周邊十二國的所有藥材,不少修煉者沒錢購買,只好用獨門秘籍交換。”

    “因此,多年來,半步宗師秘籍,大概積累了數百本,不過,真想要的話,我們大藥王府一聲令下,短時間內搜集上千本不成問題。至于宗師境的功法秘籍……不要求級別的話,搜集大幾百本沒問題,上千本恐怕有些困難。”

    “好,我就要這東西!”

    聽到半步宗師秘籍可以搜集上千本,宗師秘籍都能搜集大幾百本,張懸眼睛一亮,連忙點頭。

    不愧是天武王國的城市,果然級別要高很多。

    只要這些秘籍搜集到位,就可以輕松突破半步宗師,甚至連宗師境都能突破,到時候,就算在毒殿有了什么危險,也算有能力應付了。

    “好,你去安排吧,我現在就救治你們家老爺!”

    有這么多秘籍當報酬,張懸心滿意代一句,手指壓住大藥王的經脈,一道天道真氣灌輸進去。

    大藥王這樣的生機虧損,實際上就是經脈堵塞,氣不暢通,只要將這些堵塞之處清理干凈,宗師境的渾厚真氣,自然會重新溫養精、氣、神,讓他恢復健康。

    轟隆!

    精純的真氣,沿著堵塞的經脈猛地一沖,之前的桎梏紛紛破開,契約蠱留下的后遺癥,宛如白雪遇到了驕陽,再無任何躲藏的余地。

    體內隱患解除,外面大藥王干癟、松弛的肌膚,再次恢復了彈性和活力,好像一瞬間年輕了幾十歲。

    “這……”

    站在一側的莫雨,不停眨巴眼睛。

    之前她以為張懸給對方治療,也和其他醫師一樣,需要各種藥材搭配,需要日積月累的時間堆積,怎么都沒想到,抓住對方手腕,就直接恢復了……

    這真是醫師的手段?

    怎么從未聽說過?

    和這家伙待了沒幾天,以前所認知的無數事情,都被推翻,世界觀都被完全顛覆。

    “好了!”

    真氣很快在對方體內流淌了一遍,全身堵塞之處都被清理干凈,張懸站起身來,吐了口氣。

    比之前計算的還要簡單一些。

    解決隱患,大藥王也悠悠醒轉,看到已經恢復柔軟的皮膚,和全身澎湃的力量,雖然內心感慨,卻沒有莫雨震驚。

    眼前這位,連無數醫師、毒師都無可奈何的契約蠱,都能治好,恢復損傷這種小事,治不好才真叫見鬼了。

    “多謝白蟾醫師!”

    臉色一紅,大藥王再次跪倒在地。

    如果不是眼前這位,恐怕現在已經死了。

    這種恩情,已經不是金錢能夠衡量。

    “交易而已!我只是奇怪,你這種地位,干嘛要簽訂這個契約蠱,讓自己受制于人?”

    張懸擺擺手,疑惑的看過來。

    就連莫雨也想不明白。

    大藥王在紅蓮城,就連天武王室都不敢出兵討伐,足見可怕,這種人居然簽訂契約蠱,不是親眼所見,想都不敢想。

    “哎,這件事說來話長,要是你們知道,讓我簽訂契約的是誰,就不會這么想了!”

    看出了二人眼中的疑惑,大藥王苦笑。

    對方救了他的性命,經歷了生死,也知道沒什么不可說的,沒打算隱瞞。

    “和我簽訂契約的是……毒殿的殿主!”

    “毒殿殿主?”

    “嗯!”大藥王點點頭,神色復雜:“大藥王看起來威武、強大,在紅蓮城無人敢惹,實際上,只是毒殿的代言人罷了!不光是我,我們每一代大藥王,都要和毒殿殿主簽訂契約,成為他們放在外面的傀儡。”

    “每一代?”

    張懸、莫雨二人咂舌,隨即也就恍然。

    紅蓮城是進入毒殿的唯一門戶,如果背后沒有毒殿的支持,怎么可能一代代做大藥王,掌控利潤如此巨大的藥材市場?又怎么可能面對王國都毫不畏懼,連王子、公主都敢斬殺?

    也只有毒殿這種詭異莫測的勢力在背后支持,才有如此底蘊。

    不然,一個衰敗的古老城市而已,就算掌控藥物的流通,也肯定不敢和天武這樣的大國對抗!

    天武王國可是有二星名師的,甚至還遠超過一位。

    有這種名師教化,雖不是人人如龍,但整體修為必然超過天玄王國太多,大軍一出,天崩地裂,排山倒海。要不是有毒殿在背后支持,一個小小紅蓮城,怎么可能變成現在這種法外之地?

    估計早就被推平了。

    “契約蠱只有施展此蠱的主人死亡,才會發作,難道……”

    張懸想到什么,忍不住看過來。

    “沒錯!”大藥王點頭:“這屆的殿主死了!”

    “之前路管家已經說了,毒殿最近內訌,很危險,不接見外人,并非危言聳聽!這屆的毒殿殿主突然暴斃,他的三個傳人都想爭奪殿主之位,這才引發了混亂。就算是我,都不敢輕易過去,否則,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大藥王苦笑:“對他們來說,我就是個傀儡而已,只要毒殿存在,以后可以重新立一個新的。”

    雖不想承認,張懸也知道這是事實。

    只要有毒殿在背后支持,扶持誰做大藥王,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外人面前威風凜凜的大藥王,只是可有可無的傀儡,不是親耳聽聞,都難以相信。

    大藥王看向張懸,眼中帶著凝重:“白蟾醫師,你救了我,做為交換條件,帶你去毒殿是我該做的事。不過……現在三徒爭位,整個毒殿處處兇險,誰過去都是死路一條,如果你能等,不妨就在我這里住下,我也隨時給你打探消息。一旦確立了新殿主,咱們再過去,能免除不少危險。”

    毒殿爭奪,和王子奪嫡沒什區別,充斥著陰謀和謀殺。

    外人進去,弄不好就會被當成棋子,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可以說,現在的毒殿,絕對是最動亂,最危險的。

    不過,一旦殿主確定,需要拉攏人心,打壓失敗者,反倒會穩定局面,安全不少。

    “我等不及!”

    知道對方說的很正確,沒有欺騙的意思,但張懸還是等不及。

    體內的毒氣雖然被天道真氣壓制,但誰都不敢保證啥時候會反噬。

    讓他等三天、五天,十天半個月都可以,等個一兩年,肯定堅持不到。

    “其實……白醫師如果真著急,也不是沒有可能。”

    見這位救命恩人有些著急,想要盡快去毒殿,大藥王沉思了一下,道:“老殿主的三大弟子,都掌控了毒殿的一部分支持,勢均力敵,按照正常情況,沒有個一兩年,的確很難裁決下來,不過,也不一定!”

    “說來聽聽!”張懸眼睛一亮。

    大藥王道:“毒殿和煉丹師公會、煉器師公會一樣,也有總部和諸多分部。我們紅蓮山脈這個,只是其中一個小小的分部罷了!”

    張懸點頭。

    通過觀看各類書籍,他也知道,現在所在的位置,只是這個世界的滄海一粟,根本算不了什么。

    紅蓮山脈的毒殿,名氣雖然很大,也只在天武王國管轄范圍,才顯得厲害。

    到了更高國度,自然有更厲害的分部存在。

    “據我所知,老殿主突然暴斃,沒將位置傳給任何人,殿內的諸多長老,已經將這個消息派人送去總部了!如果總部愿意管理,派特使過來,平叛內亂,確定殿主,應該會簡單不少,時間也會縮短!”

    大藥王道。

    “哦?還有這事?”張懸眼睛一亮。

    只要是分部,就要聽從總部的安排。

    分部殿主死亡,總部派人過來,就算再亂,也肯定能短時間內解決。

    “一般這種情況,毒殿總部會多長時間派人過來?又多久能夠平定內訌?以前有沒有過先例?”

    張懸忍不住問道。

    “根據毒殿以往的歷史,的確有過先例,不過……”

    大藥王遲疑了一下,滿臉苦笑:“這個時間,還真不能確定。紅蓮山脈毒殿,聽起來威風,實際上對于總部來說,只是個角落,不受重視的地方。真派特使過來,用不了半個月就能徹底平定,而……對方要是覺得無所謂,不派人過來,就會任由發展,沒有一兩年解決不了!”

    雖然派個特使就能解決,但對毒殿來說,一個可有可無的小地方,沒必要浪費精力,不派也很正常。

    以前也有過這種情況。

    真要這樣,就有些扯淡了。

    所以,就算是他,也無法內訌的時間。

    “無法確定,總不能一直等著吧!”

    聽完解釋,張懸更加郁悶。

    他想要找足夠的毒師書籍學習,解決體內毒氣隱患,總不可能一直等一個不確定的消息,等上一、兩年吧!

    “最好的辦法是一直等著,不過,白醫師如果真想過去,我可以現在帶你去,只是……會出現什么事,我也無法保證!”

    大藥王遲疑了一下,道。

    “我考慮一下!”

    他去毒殿只是為了看書,只要不接觸他們爭奪殿主之位,應該沒想象中的危險。

    當然,他對毒師并不了解,是否這種情況,也不好說。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等你搜集完書籍,咱們就出發!”

    遲疑了一會,張懸確定下來。

    費勁千辛萬苦來到紅蓮城,不可能一直等下去,既然如此,該去就去,管他什么內訌。

    不過,在此之前,實力能提升一點是一點。

    只要達到宗師巔峰,憑借和精純的天道真氣,半步至尊都能一戰,就算毒殿的人想殺他,恐怕也很難做到。

    “搜集書籍?”

    大藥王有些疑惑。

    剛才和路管家談條件的時候,他已經陷入了昏迷,并不知情。

    “是這樣的……”張懸解釋了一下。

    “原來白醫師要這些書籍,這個簡單,我親自去幫你督促,速度能快一些,最多三天,就能將整個紅蓮城所有半步宗師、宗師境的書籍搜集過來!”

    聽到這位厲害的白蟾醫師,索要的報酬竟然是這個,大藥王也是一愣,隨即笑了笑,眼中露出濃濃的自信。

    紅蓮城經過他多年的經營,早就鐵桶一塊,這些書籍雖然珍貴,但只要他親自出馬,還是非常簡單的。

    “那就好,拜托大藥王了!”

    聽到三天即可,張懸送了口氣,點點頭。

    “還請白醫師暫時住在這里,我這就去督促一下。”

    大藥王站起身來,喊了一個護衛,安排二人住下,急匆匆向外走去。

    救命恩人的要求,他可不敢怠慢。

    “先住下吧!”

    張懸知道著急也沒用,帶著莫雨,安心的住了下來。

    “你們說那家伙到底診斷對了,還是錯了?”

    大藥王府邸外,剛才離開的諸多醫師,堆在一起,一個個眉頭皺起。

    從府邸出來,他們并未離開,而是守在了這里。

    堂堂二星、三星醫師,名震王國的存在,居然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一星醫師搶了風頭,換做誰,都會郁悶不已。

    “一個一星醫師,能診斷對?開什么玩笑,估計是信口雌黃!”

    “這可不一定,一句話讓大藥王有這么大的反應,如果不是說對了,怎么可能?”

    “真說對了,那契約蠱是什么東西?我之前怎么從未聽過?”

    越討論,眾人越迷惑。

    如果說這家伙是胡說吧,不可能讓大藥王如此反應,甚至不惜將他們都攆走。

    要是真的話,契約蠱又是什么?怎么之前從未聽過?

    世界上還有這種病癥?

    而且……一星醫師,怎么可能比他們還厲害,如何看出來的?

    “這個白蟾,我和他相處了不知多少年,啥時候有這種本事了!”

    人群中的成風醫師郁悶的想要抓狂。

    他和白蟾醫師最熟悉,本想嘲弄對方一下,讓他出丑,做夢都沒想到,人家真看出了問題,狠狠打臉。

    “別糾結了,正不正確,在這里等著,應該很快就有結果!”

    “如果他真診斷出了大藥王的病癥,可以大搖大擺走出來,否則,只能變成尸體!”

    木宏等兩位最厲害的三星醫師打斷了眾人的議論。

    “是啊!”

    眾人同時點頭。

    這家伙不知天高地厚,一拳打暈大藥王,已經犯了忌諱,能治好病癥還好說,治不好,肯定會被殺死。

    知道這點,眾人不再糾結,只要這家伙是豎著出來的,就表明真看出了病。橫著出來,就說明信口雌黃,裝逼作死。

    “不用想,肯定是橫著出來……”

    成風醫師牙齒咬緊,不過話還沒收完,就聽到前面“吱呀!”一聲,府邸的大門一下打開。

    “快看,有人出來了……”

    聽到聲音,諸多醫師,齊刷刷看了過去,只看了一眼,全都眼睛一下瞪圓,沒當場暈過去。

    走出來的是一個老者,路管家跟在身后,一臉恭敬。

    “這是……大藥王?”

    看清對方的面貌,所有醫師,同時咽了口唾沫。

    剛給大藥王診治了這么長時間,怎么可能不認識!

    雖然這個比之前那個年輕了不少,但能讓路管家如此恭敬,除了他還會有誰?

    剛才還躺在躺椅上,一動不動,宛如快要死了……不到二十分鐘,大搖大擺走出來,氣息十足,年輕了幾十歲……

    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么?

    就算真看出了病癥,治療也需要花費一定時間吧?

    二十分鐘治好……讓他自己走出來。

    尼瑪,真的沒看錯?

    “這……”

    成風醫師更是身體一晃,差點吐血。

    剛說完對方肯定躺著出來,結果……大藥王站著走出來了。

    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么事?

    “諸位醫師還沒走?”

    走出院子,看到眾人竟然沒離開,大藥王笑了笑。

    “大藥王,你這是……”

    木宏醫師再也忍不住,走上前來,滿臉奇怪。

    “是白蟾醫師幫我治好了病癥,他的醫術真高!”

    大藥王眼中露出了崇拜之意,感慨一句,一抱拳:“好了,諸位,我還有事,就不耽誤了,告辭!”

    說完大步離開。

    “真是他治好了?”

    “短短二十分鐘,讓一個看起來九十多歲的人,變成不足五十歲?”

    雖然早有猜測,但聽到他親口確認,眾人還是覺得頭暈眼花,腦袋發懵。

    他們這么多人,研究了許久都研究不懂的病癥,對方這么短時間治好……這是什么水平?

    真是一星醫師?

    “看來……我們都走眼了,這位白蟾醫師,恐怕早已經不是一星醫師了!”

    沉悶了半天,一位三星醫師,忍不住道。

    徽章不代表實力。

    “是啊,一星醫師怎么可能輕易治好大藥王……這種能力,怕是達到了四星!”第二位三星醫師也道。

    雖不想承認,木宏醫師也點了點頭。

    “四星醫師……等他出來,我一定要好好拜見,彌補之前的唐突!”

    “是啊,我也要好好請教……”

    聽到三位三星醫師這樣判斷,其他人臉色同時一凝。

    之前在大殿的時候,他們沒少對這位白醫師進行嘲笑。

    現在知道他可能是一位達到四星醫師的超強存在,都感到心慌了。

    “可惡,別給我看到你,不然,非打死你不成……”

    眾人正在暗下決定,就聽到一聲憤怒的嘶吼,同時轉臉看去,就見一個只連外套都沒穿的家伙,一臉怒火的站在不遠處,大手揮舞。

    “白蟾醫師?”

    看清楚這人的模樣,所有醫師全都一愣,隨即雙眼放光,沖了過去。

    可憐的白醫師從昏迷中醒過來,發現不光醫師徽章被搶,外套也被扒了,氣的哇哇亂叫,正想尋找“兇手”就看到一群二星、三星醫師像見到偶像一般的沖過來。

    嚇得菊花一緊,全身一軟……

    這些家伙,平時見到,都是高高在上,不屑一顧,怎么我暈了一下,都跟見到前輩一般?

    誰能告訴我……

    這尼瑪是什么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