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拜我為師
    第二百九十五章 拜我為師

    “說,是不是季墨派你們過來的?”

    呵斥完嘯天獸,張懸來到領頭人跟前。灬雜♀志♀蟲灬

    這些家伙剛開始還有些強硬,見他弄出毒藥,逼著服下,這才知道眼前這位,不光是一位書畫師、武者,更是一位毒師!

    再也堅持不住,一五一十的將事情全部說了。

    “季墨公子并未讓你們殺我,而是脫光我的衣服,掛在樹上,順便用記錄玉晶記錄下來?”

    聽到對方的目的,張懸一陣無語。

    不過,想了一下也就恍然。

    自己現在是三星書畫師,被別人羞辱,肯定沒臉說出去,自覺將事情壓下。

    而要是殺了,書畫師公會肯定要詳細追查。剛鬧出矛盾就被殺,查出他來,不算太難。

    換做一星、二星被殺,總會可能不太在乎,他一個不足二十歲的三星書畫師真要被殺,到時候季家恐怕都承受不住怒火。

    至于用記錄玉晶記錄,那就更簡單了,只要掌握這個,就等于掌握了底牌和主動權。以后自己明知道被羞辱,為防止消息外泄,也絕不敢對季家做出什么過分舉動。

    不得不說,這位季墨公子看起來魯莽,實際上考慮的,很是周詳。

    只可惜,低估了自己的實力,最終讓這五個人落的如此凄慘模樣。

    知道對方的目的,張懸眼珠一轉,在眾人身上各自踢了一腳。

    “不管你們用什么辦法,將這位季墨公子脫光衣服掛在樹上,然后用記錄玉晶錄下來,換取解藥。否則,五天內,等著腸穿肚爛,毒發身亡吧!不用期望找其他毒師解決,留在你們身上的毒,是我獨家秘制,就算三星毒師過來都解不了!”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你不是想讓我出丑嗎?

    那好,就讓你的這幾個屬下,將你的辦法用在你身上,看看什么效果。

    至于所謂的獨門秘制毒藥只是將天道真氣注入了對方體內。不過,這東西除了他,無人能解,倒也是事實,只要意念一動,就會在穴道深處炸開,讓他們當場死亡。

    并未說謊。

    “是,是!”

    感受到身上被種下劇毒,幾人嘴角抽搐。

    毒師一向恐怖,殺人于無形,得罪他們,就只能等著死亡。

    早知道少爺要他們找的這個人如此恐怖,直接違抗命令跑路,也不至于作死過來啊。

    “滾吧!”

    安排完,張懸不再理會對方。

    “是!”

    五人掙扎著站起身來,相互攙扶,快速離開了樹林。

    一回到王城,面面相覷。

    “我們怎么辦?”

    傷勢最終的章慶有氣無力的看過來。

    “還能怎么辦?只能按他吩咐的做,大不了做完……永遠離開天武王國,再不回來!”領頭人咬牙。

    他們雖然受季家的驅使,也只是看在錢和資源的面子上,與性命一比,當然是后者更重要。

    再說,要不是這個季墨公子任性,又怎么可能得罪如此厲害的人物?讓他們落得如此凄慘模樣?

    早就對這個家伙恨之入骨了。

    “這件事需從長計議,趕在五天內做完……”

    有了決定,五人歃血為盟,拖著一瘸一拐的身體,先找地方療傷去了。

    不再關心被打殘的五人,張懸正想回城,尋找天武學院,就聽到不遠處的山脈中,響起一陣嘈雜的聲音,似乎有人在戰斗。

    “過去看看!”

    身體一縱,踏上嘯天獸的脊背,呼嘯一聲,蠻獸仰天而起,趁著夜色向聲音響起的地方飛了過去。

    天武旅社。

    “你說……老師今天晚上才考核完書畫師?”

    趙雅等人看過來,一個個滿臉激動。

    本以為老師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來到王城,沒想到竟然比他們還早到了。

    “我也是聽書畫師工會的人說有個叫張懸的人,考核三星書畫師成功,至于是不是……師伯,我也不太清楚!”

    陸尋道。

    考完學徒他就立刻回來將消息告訴了眾人。

    “肯定是的,能做出五境畫作,又叫張懸,哪有這么巧的事?”一側的黃語道。

    她可是親眼見過張懸作畫,速度又快又厲害,水平之高,令人嘆為觀止,弄出個蠻獸作畫的噱頭,也不是不可能。

    “既然老師考完書畫師不到一個時辰,肯定沒走遠,我們就近找找,或許就能碰到!”

    “是啊,我也要去找找老師!”

    聽到老師就在這附近,趙雅等人再也坐不住了,紛紛起身。

    “那好,你們出去轉轉,兩個時辰內,找不到全都回來!”

    劉師不好拒絕,交代一句。

    “好!”

    趙雅等人再也按耐不住,一個個急匆匆向外走去。

    轟轟轟!

    真氣凌空,氣勁縱橫,一人一獸正在山林深處戰斗。

    “宗師境強者和宗師境的蠻獸?”

    站在嘯天獸的背上,看著戰斗的雙方,張懸微微錯愕。

    下方戰斗的竟然是一個宗師巔峰強者,與之交戰的,則是一頭宗師后期的赤身虎。

    赤身虎,和他當初收復的金身鐵錢豹體型差不多,毛皮堅固,力量十足。

    這頭明顯比鐵錢豹強大,一蹄一爪,都像是要撕裂空氣。

    戰斗的地方,樹木碎裂,巖石變成粉末,似乎都承受不住他們的力量沖擊。

    赤身虎雖只是宗師后期,卻能越級戰斗,那個宗師巔峰手段雖多,也無可奈何,一人一獸打的激烈,誰也傷不了誰。

    嘭嘭嘭嘭!

    又斗了一會,知道沒有結果,赤身虎粗大的尾巴一甩,轉身離開。

    見它走遠,這位宗師巔峰也松了口氣,也正想離開,突然瞳孔一縮,抬頭看到了空中飛舞的嘯天獸。

    雖然是黑夜,但嘯天獸飛的不高,剛才戰斗的時候,可能察覺不到,戰斗結束,如此強大的生命出現在上空,要是不知道,真就可以自殺了。

    “不知哪位前輩駕臨,未能迎接,還望見諒!”

    連忙抱拳。

    能馴服半步至尊經的蠻獸,實力恐怕要達到至尊境界了,雖然他是宗師巔峰,也不敢自大。

    “前輩?”

    本來看他們打完,張懸就想離開的,沒想到被發現了,心中一動,一個想法冒了出來。

    “對啊,我不是想找人感激嗎?這家伙既然把我認成了前輩,剛好可以忽悠一下,或許就有收獲!”

    正愁著去哪里找人,這家伙就出現,剛好可以試試。

    “不過,我現在的模樣,太年輕了,被他發現,肯定會懷疑……還是楊師的樣子吧!”

    精神一動,偽裝能力運轉,張懸全身肌肉骨骼發成了變化,再次變成“楊玄”的模樣。

    反正他現在在嘯天獸背上,又是黑夜,就算察覺有人,也看不清容貌。

    命令一聲,嘯天獸身體一晃,緩緩落了下來。

    來到地面,看清這位宗師巔峰,也是個中年人,一身緊身衣,顯得精氣十足。

    有了之前楊師的偽裝經歷,此時手到擒來,站在嘯天獸的背上,雙手背在身后,神色無悲無喜,古井無波:“無妨,我只是路過此地,見你和那頭赤身虎戰斗,駐足看了一下,你與之戰斗,可是想將其收服?”

    收服蠻獸有很多種方法,投其所好只是其一,像這種戰斗的,也是一種。

    剛才一人一獸戰斗的雖然兇狠,真要搏命,肯定早就身上出血了,任由對方直接離開,恐怕是打了想要收服的心思。

    而且看他們戰斗,互相都有所了解,這種戰斗,怕是不是一次、兩次了。

    “前輩明鑒,晚輩的確存著收服它的心思。”

    中年人抱拳。

    剛才他故意探查了,發現對方沉靜如水,絲毫覺察不到修為,做到這一點,除了真氣比他精純外,只有一個可能……就是修為遠勝過他!

    有一頭半步宗師的嘯天獸做獸寵,修為他又看不穿,真正實力,看來眼前這位,真是一位至尊強者!

    想到這,臉色更加謹慎,看向張懸,態度也更加恭敬。

    “赤身虎,為山林王者,性格孤傲,想要馴服何其困難,憑借幾場戰斗,就想做到,不可能!”張懸淡淡道。

    身為二星馴獸師,熔巖獸那種少見蠻獸不知道,赤身虎這種,還是知道不少的。

    赤身虎,山林中的王者,成年擁有宗師巔峰戰斗力,這頭只是后期,說明和成年還有一段距離。

    這種天生就強大的蠻獸,幾乎很少降服于人,打幾場就想馴服,可能性很低。

    “我也知道,只是……有些貪心!”

    中年人苦笑。

    他也知道這玩意想要馴服,實在太難,但一想到能夠馴服,將對他帶來多大助益,心中就難以遏制渴望。

    “我可以傳授你馴服的方法!”張懸道。

    “前輩可以傳授?”

    正愁著不知怎么才能馴服,聽到這話,中年人瞳孔一縮,激動地臉色有些泛紅:“不知前輩,有什么需要在下幫忙的?只要能夠做到,在所不辭!”

    知道世上沒有白得的午餐,雖然高興,卻也沒有失去分寸。

    “我沒有事需要你幫忙,而且你這種實力,也不屑我利用。不過……法不傳六耳,既然遇到,就算有緣,我可以傳授方法,但你要拜我為師!”

    張懸看過來。

    “拜師?”本以為對方會有啥要求,聽到這話,中年人愣在原地,一臉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