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學生姜舒
    第二百九十六章 學生姜舒

    見過高人一言不合出手傷人的;一言不合轉身離去,不理世俗的。

    一言不合讓人拜師……

    中年人眨巴眼睛。

    能修煉到宗師巔峰,他的天賦自然不弱,可也自知,距離真正天才還有一段差距。

    不是天才,對方卻一開口收為弟子……

    什么情況?

    “不錯!你可是疑惑,我為何一開口就要你拜師?”張懸擺了擺手,目光帶著深邃和冷靜:“你天賦不是絕佳,實力也不算什么,我是看上了你哪一點?”

    “我……”

    被說破心思,中年人臉色略帶尷尬。

    “你剛才與赤身虎戰斗,滄浪身法配合泓研拳,雖然頗為精妙,卻無法發揮全部威力,如果我沒看錯,你這套泓研拳,只學了殘篇吧!”

    張懸淡淡道。

    “前輩,前輩……如何得知?”中年人神色一變,滿是駭然。

    滄浪身法是天武王國的比較有名的身法,能夠看出不足為奇,可泓研拳,是他的獨門絕招,是當初一次歷練的時候,在一個神秘山谷發現了至尊強者留下的遺跡,從中學會。

    拳法以創造者命名,為一位叫做泓研的前輩所創,氣勢剛猛,威力十足,可施展出硬撼蠻獸狂猛的力量。

    雖然這位強者遺跡中留下的只是殘篇,修煉了這么多年,卻已經融會貫通,一直當成保命的底牌,很少人前使用。剛才與赤身虎戰斗的時候,存了磨練的心思,施展了出來,做夢都沒想到,被這位前輩一眼認出。

    張懸沒回答他的問話,臉上平靜無波:“泓研拳大開大合,力量剛猛,如果單修這一門,就算是殘篇,也無傷大雅,不會給身體帶來負擔,你卻非要兼修三寸掌。力量發揮在三寸之間,為急促沖擊而來的寸勁。寸勁和大開大合的拳法,本意上相沖。如果我沒看錯,你身體應該有些頑疾,無法清除吧!”

    “我……”

    中年人滿臉駭然,身體一顫,急忙抱拳,態度更加恭敬:“前輩……說的一點不錯!”

    他剛開始修煉的武技,就是三寸拳。

    后來得到了泓研拳,雖然知道兩者可能會相沖,依舊不舍得這么厲害的拳法,強行修煉,本以為依靠他的身份,可以解決,誰知修煉的越深,對身體的傷害也就越大。

    尤其是最近幾年,已經感到體力大不如前了,正因為如此,才一心想要馴服這頭年紀不大的赤身虎,一旦自己出事,還可以保衛親人周全。

    “身為名師,明知道拳法相沖,卻依舊學習,損害自身而不自知,是為愚蠢。”張懸聲音中帶著冷厲。

    “前輩……知道我是名師?”中年人再次看過來,滿是不敢相信。

    剛才戰斗,施展了泓研拳和三寸掌,對方能看出來,不足為奇,可他未帶徽章,未穿名師長袍,對方如何知曉?

    似乎剛才他也沒表現出像名師啊!

    “與赤身虎戰斗,能夠提前趨避對方厲害的攻擊,雖然有戰斗多次的已經相互熟悉的之嫌。可每一招卻能對準對方的缺陷做出反擊,這點,不是名師,想必也做不到吧!”張懸道。

    名師擁有明理境的心境,可以看出武技中的缺陷、失誤,從而找出問題所在,加以指點。

    正因為如此,同級別的武者,名師絕對是最強大的。

    剛才這位,攻守有度,雖然與狂暴的蠻獸對戰,卻絲毫不緊張,每一招都有深意,只要是修煉者,幾乎都能看出問題所在。

    更何況剛才他與赤身虎對戰,雙雙施展武技,圖書館內早已形成了相關的內容。

    “前輩好眼力……”

    中年人遲疑了片刻,愣了一下,眼睛突然一亮:“難道……前輩也是一位名師?”

    除了名師,他實在想不出,什么人能一眼看出他修煉的武技,身體存在的問題,甚至看出他的職業。

    張懸雙手背在身后,山風吹拂過來,衣袖飄飛,宛如仙人:“我常年游歷在外,已經很多年沒聽過別人這樣稱呼了!”

    “果然是名師……”

    聽到對方這樣說,中年人眼睛一下亮了,滿是激動。

    對方至少是個至尊強者,又有遠超過他的眼力,說明……至少是一位三星名師!

    是名師的話,也就可以理解為何一見面就讓他拜師了。

    名師,身肩傳道受業的責任,遇到不惑之人,可以為之解答,正因為如此,才讓整個大陸,乃至人族,如此繁盛。

    才讓名師這個職業,受到億萬人敬仰。

    名師等級森嚴,低級別見到高級別,本就可以稱呼老師,所謂的拜師,不存在任何問題。

    更何況,對方一眼看出他身上的問題,還能幫忙收服赤身虎,真要拜師,絕對是他賺大了!

    “前輩若愿意收我為學生,是我的榮幸!”

    臉色一紅,強忍住激動,忙道。

    “不懷疑了?”張懸看過來。

    “晚輩不敢!”

    中年人連忙點頭。

    對方的修為他看不出來,馴服了一頭半步至尊境的蠻獸,更是眼力驚人,就算現在對方說自己不是名師,他都不相信。

    “剛才與之戰斗的赤身虎,并未成年,實力并未達到極限,如果你有辦法能讓它快速增長,實力達到宗師巔峰,臣服于你,就不難了!”

    見他相信了自己名師身份,知道剩下的事情就好辦了,張懸不再多說,給出好處。

    “這個……我也知道,只是我試過了,實在想不出何種物品能夠讓其實力增長……”中年人遲疑了一下。

    做為名師,博學多識,對馴獸之類的知識,也都有涉獵,知道想要馴服對方,必須投其所好,可惜……他試驗過好多次了,并不知道什么東西能讓這頭赤身虎突破。

    畢竟,對方并非力量禁錮,而是年紀不到,吃任何藥物,也不可能讓它的年齡突兀生長啊!就算真的有,那也是拔苗助長,給赤身虎知曉,只會怨懟,想要臣服,再無可能了。

    “你身上可有丹藥?”

    張懸淡淡道。

    “有……幾枚療傷的丹藥!”不知這位前輩,為何這樣問,中年人遲疑了一下,道。

    “給我!”張懸伸手。

    “是!”雖然不知對方為何要丹藥,不過中年人卻沒有太多猶豫,手腕一翻,一個玉瓶出現在掌心,輕輕一彈,真氣推送下,慢慢來到張懸跟前。

    這一手雖然簡單,卻顯示出對真氣的極強掌控。

    心中驚訝,臉上卻沒表現出來,張懸接過玉瓶,隨開,果然看到里面盛放了十來枚光滑圓潤的丹藥,居然都達到了二品級別。

    二品丹藥,每一枚都價值不菲,十幾枚加在一起,數額恐怕已經超過千萬,隨便帶在身上,直接扔過來,恐怕也只有名師才有如此魄力。

    將這些丹藥倒入掌心,精神一動,精純的天道真氣,立刻涌入其中,將十來枚丹藥擠壓成了一個巨大的藥丸。

    想幫助一個未成年的蠻獸突破自身限制,除非血脈進遷,沒有其他方法。何種藥物能夠做到,張懸也不清楚,不過他知道……他的天道真氣可以!

    對方只有宗師巔峰,而他距離宗師境也不遠了,兩者相差不大,天道真氣的效果應該還是很大的。

    不過,天道真氣太過高級,對方又是名師,眼力驚人,想要幫對方晉級,弄不好就會發現問題,讓偽裝半天,毀于一旦。

    而且,用天道真氣直接灌入經脈晉級,必須讓對方不反抗才行,總不可能跑過去將赤身虎打昏吧。

    就算想,也做不到!

    將真氣灌入丹藥之內,一旦丹藥融化,真氣就會自動進入體內,伴隨血液循環,從而凈化血脈,同樣能達到讓蠻獸晉級血脈的功效。

    只是這樣做,比較浪費丹藥,級別越高的丹藥,容納的真氣也就越多,就這一下,數千萬金幣的藥物就等于浪費了。

    當然,對張懸來說,無所謂,反正是慷他人之慨。

    用幾千萬換取馴服一頭宗師巔峰蠻獸……這家伙絕對是賺了。

    “好了,我已重新煉制了一下你的丹藥,只要將這東西送給赤身虎服用,就能立刻突破,如何讓其臣服于你,那就看你后面的手段了!”

    手指一彈,藥丸筆直對中年人射了過來。

    他沒有對方舉重若輕的手法,只好用這種笨辦法。

    “是!”隨手接過丹藥,中年人滿臉迷茫,有些不太相信。

    這些療傷丹藥,他從煉丹師公會購買來的,沒有任何特殊,在這位前輩手里放了一會,最多把十幾枚丹藥捏成一枚了,這樣……就能讓赤身虎晉級?

    怎么都覺得有些不靠譜呢?

    “你現在拿過去給它服用!”張懸也不解釋。

    “是!”心中疑惑,想到對方可能是三星名師、至尊境強者,不可能欺騙自己,中年人一點頭,將藥丸放好,身體一縱向剛才赤身虎逃走的方向追了上去。

    張懸也不過去,安靜站在嘯天獸背上等候。

    大約過了一個時辰,一陣劇烈轟鳴響起,中年人騎在赤身虎背上來到跟前。

    這次再沒猶豫,跳下虎背,立刻跪倒在地:“學生姜舒,拜見老師!”

    (繼續求公眾號粉絲。“微信搜索hstysds”上面會繼續公布一些本書的相關內容,以及一些番外。另外,本書最近要舉辦一次粉絲活動,贈送的簽名書及起點幣、本書主要龍套(不輕易死的那種)。具體活動內容會在公眾號上發布,大家可以提前關注,積極參加啊!)。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