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恭敬的白蟾
    第三百一十七章 恭敬的白蟾

    一星的藏書庫,寬敞遼闊,不知儲藏了多少本書籍,涵蓋了不少職業和指點上的技巧。≮雜≒志≒蟲≮

    進入其中,張懸看了一眼,也禁不住震驚。

    這個藏書庫比之前的王國藏書庫更加宏大,書籍更多,知識面也就更廣,人文地理、蠻獸丹藥、秘境寶物……無所不有,無所不含。

    “這么多書,必須在明天早上之前看完……”

    吐出一口氣。

    當初王國藏書庫,他可是看了整整五天五夜,不過,當時的看書手法太慢,現在速度就算快了不少,想要半天一夜的功夫全部看完,也是一件浩大的工程。

    “開始吧!”

    知道沒太多時間讓他遲疑,身體一晃,再次奔跑開來。

    修為達到宗師境,再加上心境刻度增加,不像以前,奔跑一會就撐不住了,可以堅持更久,速度也更快。

    嘩啦啦啦!

    一排排書籍,被收入腦海,徜徉在知識海洋中,張懸忘記了時間。

    白蟾醫師內心是崩潰的。

    距離名師堂很近的府邸找到了,但價格也貴的嚇人,幾乎將他這輩子賺的錢都貼進去了。

    不過,和活命比,這些身外之物不算什么。

    “張懸少爺在名師堂,難道他也要考核名師?”

    找好府邸,他和負責監督的孫強二人大步向名師堂的方向走來。

    “嗯,少爺是老爺的學生,自然要考核名師了……”孫強點頭:“咱們快點,或許還能看到少爺展示才華,一鳴驚人!”

    “一鳴驚人?”

    白蟾醫師搖搖頭:“名師不是那么容易考的,尤其是五個關卡,一關比一關難,你們家少爺,雖然也很厲害,但我覺得還是年輕了一些,順利通過或許可以,一鳴驚人,恐怕就難了!畢竟,上面有個莫弘一壓著,所有記錄都是他的!”

    “莫弘一?”孫強看過來。

    昨天一來到天武王國,就遇上了這家伙,然后就是找府邸,基本沒怎么休息,對于這位超級大天才的名號,從未聽過。

    “是啊,莫弘一是我們天武王國第一天才,尤其在考核名師的時候,連破紀錄,號稱千年以來的第一人!”

    白蟾醫師眼中露出崇拜之色:“心境刻度更是達到了6.0以上,蓋世無雙!姜堂主曾明言,想要超過他,百年內恐怕無人能夠做到。”

    “心境刻度6.0?千年第一人?”孫強咋舌。

    沒想到,王國還有這樣一位高手。

    二人邊說邊向前走,很快來到名師堂門前,正想進去,就見一個護衛走了過來。

    “白醫師……”

    看到二人,護衛眼睛一亮,急忙迎了上來。

    “姚隊長,你也在這!”白蟾醫師點了點頭。

    正是昨晚的那位姚隊長。

    此時的姚隊長,沒了昨晚的氣勢,臉上依舊滿是紅腫,不過,眼中露出難以遏制的震驚之意。

    噗通!

    來到跟前,膝蓋一軟跪倒在地:“多謝白醫師的救命之恩!”

    “救命之恩?”白蟾醫師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姚隊長這是干什么,何出此言……”

    自己啥時候救他了?

    “要不是你的勸阻,我可能還會犯糊涂,不知天高地厚,找機會報復張師,是你的話,讓我幸免于難……”

    姚隊長感慨。

    做為公主的護衛,張懸考核名師的過程,他全都看在了眼里,嚇得差點沒死過去。

    對公主有半師之誼、姜堂主的師兄、有一個超過三星的厲害老師、即將成為二星名師……

    任何一個身份、背景,都不是他一個小小護衛能夠得罪的。

    要不是昨天白蟾醫師勸阻,真的傻了吧唧的去找人家麻煩,恐怕被當場拍死,都沒人替他惋惜。

    太嚇人了!

    “張師?”

    白蟾還是不太明白:“你是說……張懸少爺?”

    “是啊,張師太厲害了,考核一星名師打破了莫弘一的所有記錄,甚至考核二星名師也將所有記錄打破,我竟然有眼無珠,想要報復這種天才,真是想死了……”

    “打破莫弘一的記錄?到底發生了什么?”白蟾醫師懵了。

    “你不知道?哦,你剛才不在名師堂,不知道很正常,是這樣的,我今天奉命保護公主……”

    姚隊長連忙將自己看到的說了一遍。

    “信任度85、輔修廳130、傀儡殿一招敗敵……現場突破宗師、考核二星名師四關通過、姜堂主的師兄……”

    聽完對方的講述,白蟾醫師眼睛赤紅,身體顫抖,快要哭了。

    自己到底得罪了一個什么樣的怪物?

    剛剛說想要破掉莫弘一的記錄很難,結果,不光破掉,還強勢打臉……

    本來還想著,只要對方把他體內的劇毒解掉,就立刻翻臉,依靠他的人脈,將這小子好好收拾一頓,聽到這才知道,和對方一比,他那點人脈,狗屁不是,毛都不算一根。

    二星名師,在加上身為姜堂主的師兄,恐怕一聲令下,就算國王陛下,也要遵從不敢違背。

    可笑他還色膽包天的調戲人家學生……

    真是老壽星上吊……嫌命長了!

    “張師……現在人呢?”

    哭喪著臉,忍不住問道。

    “名師堂給了他什么任務,可能短時間內要離開王城!”姚隊長想了一下,一抱拳:“感激之情,記在心里,以后請你吃飯,我還有事,就不多說了!”

    說完,轉身離開。

    “我就說少爺考核肯定會一鳴驚人,不會錯吧!”孫強頭顱抬起。

    “是,是!”

    白蟾醫師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張師既然有任務要做,他的學生是不是也在這里,剛好可以接到府邸……好好伺候!”

    聽到這位張懸的諸多事跡,再沒有違背的心思,之前因為調戲張師學生,從而產生裂痕,或許可以趁機修補一下。

    “呃,好吧!”

    孫強點點頭,二人走進名師堂。

    “劉師,張師讓我告訴你們,先找地方休息,代為照顧幾個學生,他考核二星名師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

    名師堂內,劉凌跟前,一個學徒走了過來。

    “多謝通傳!”

    學徒走后,劉凌看向眾人:“既然師兄還需要一段時間,我看我們還是先找地方住下吧!”

    “好,只是……住在哪里?天武王城我們又不熟,萬一住的太偏,老師回來找不到怎么辦?”趙雅忍不住道。

    “這個……”

    劉凌也眉頭皺起:“實在不行,再住之前的地方……”

    話沒說完,就聽到一個喊聲響了起來。

    “劉師、諸位少爺、小姐,我已經準備好了府邸,請跟我來吧……”

    轉頭看去,就見昨天調戲趙雅,如同天王老子般的白蟾醫師,一臉恭敬,奴仆一樣,臉上滿是謙卑的笑意,似乎生怕惹的他們不悅。

    “這是什么情況?”

    劉凌等人同時呆住。

    “你說什么?”

    “有人接連破掉莫弘一的記錄?”

    “姜堂主的師兄?他老師是一位超過三星的名師?”

    “考核二星名師成功?”

    名師堂發生的事,颶風一般,旋轉而出,頃刻間就傳遞到了無數大家族族長的耳中。

    名師,國之根本也。

    二星名師更是天武王國最巔峰的人物,考核成功,并且打破了天才莫弘一的所有記錄,消息太過驚人,想要掩飾,都掩飾不住。

    “王國境內竟然還有這樣一個人物?來人,宣旨,封這位張師為懸王,可以自由出入王宮,不需要召見……”

    王宮內最高大的寶座上,一個中年人看完手中的奏報,眼光一閃,立刻宣布。

    不過,話沒說完,急忙擺了擺手:“先別忙,這些條件太過庸俗,你派人時刻守著名師堂,一旦張師出現,立刻告訴我,我要親自拜見!”

    “親自拜見?陛下,這……”

    聽到他的決定,諸多大臣全都一愣。

    不管怎么說,都是一等王國的陛下,親自拜見一個不足二十青年……是不是有些小題大做了?

    “不用說了,我意已決!”

    中年人哼道。

    這位張懸雖然看起來現在只是二星名師初期,甚至還有關卡沒考核完,但憑借潛力,成為三星,甚至更高,只是時間問題。

    這種人,走到任何地方都將會是稱霸一方的超強存在,就算他是國王,也不敢懈怠。

    “是!”

    眾人只好點頭。

    “這么好的成績,考核二星名師,絕對是板上釘釘的,快點給我準備一份厚禮,等這位張師一出現,就給我送過去……”

    王城一座寬闊的府邸,一個中年人也知道了消息,一拍桌子,做出決定:“不,我要親自送過去!”

    “是!”

    眼前的護衛點點頭。

    “對了,少爺找到沒?”

    吩咐完,中年人看過來。

    “回稟老爺,少爺找到了,被人掛在城外的樹上,赤身,受盡羞辱……”護衛遲疑了一下,抱拳稟報。

    “什么?敢將我兒子脫掉衣服,掛在樹上?到底是誰?找死……”

    臉色鐵青,中年人整個人宛如快要燃燒。

    堂堂王城三大家族之一,家主的嫡子被人這樣,簡直就等于無視他們季家的威嚴,公然挑釁。

    “少爺沒說……屬下不知!”

    見家主發火,護衛嚇了一跳,連忙躬身。

    “將他給我帶進來!”

    中年人大手一擺。

    “是!”護衛轉身走了出去,不一會,一個青年滿臉紅腫的走了進來。

    如果張懸在這,肯定能夠認出,正是和他比試書畫的一星書畫師,季墨公子。

    此時的季墨哪還有半點風流倜儻模樣,全身紅腫,如同豬頭,披了一件衣服,說是從哪里討飯剛回來,也絕對有人相信。

    “爹爹,你一定要替我報仇……”

    一進門,季墨公子頓時淚流滿面,跪倒在地,放聲大哭。

    “放心吧,敢挑釁我季家威嚴,讓我兒子受辱,我不管他是誰,就算是老天爺,也要戳破一片!”看到兒子的慘狀,中年人一聲咆哮,身上的氣息瘋狂散發出來,如同江水,滔滔不息。

    “多謝爹爹替我做主!”

    聽到父親的話,季墨公子眼眶一紅。

    “說,是誰將你打成這樣?我現在就帶人過去,將他削成人棍,替你報仇!”

    大手一擺,中年人展露出了三大家族家主的威嚴和氣質。

    “是我的那幾個屬下,哦,不,主謀不是他們,是一個剛剛考核成功的書畫師,是他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讓我的屬下背叛,將我掛在樹上,丟人現眼,我要他死……”

    季墨公子滿臉瘋狂。

    “書畫師?哼,一個下九流的職業,也敢找我們季家的麻煩,我現在就去找他們會長,讓他把這家伙交出來!”中年人雙目如電,露出雄渾的霸氣:“我們季家低調了這么多年,也該雄起,讓所有人都看看底蘊了!”

    “不錯……”聽到父親的話,季墨公子只覺得全身熱血沸騰,興奮的眼睛都紅了。

    季家,多少年沒出手了,不少人已經忘了他們的存在。

    現在應該讓他們知道,天武王城,季家依舊是無上巨頭,書畫師公會就算厲害,也不過下九流職業之一,還能把他們怎么樣?

    “對了,害你的人叫什么名字?”

    中年人看過來。

    “回稟爹爹,這家伙叫張懸,剛剛考核書畫師成功,還自稱什么天才!”季墨公子眼睛泛紅:“等把他抓過來,我要好好蹂躪,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正在滿臉猙獰的咆哮,突然見房間安靜下來,沒了聲音,忍不住抬頭看去,就見剛才還意氣風發的父親眼睛瞪眼的看過來。

    “爹爹,怎么了……”

    滿是疑惑。

    話沒說完,就看到一個巨大的腳掌飛了過來,中年人一聲咆哮。

    “怎么你妹,你個敗家的玩意,怎么不死在外面……”

    季墨公子還沒反應過來,立刻被踹的倒飛出去。

    “來人,把這個孽畜給我捆好,等著送給張師道歉!”

    中年人嘴唇哆嗦。

    “道歉?”

    季墨公子嘴角抽搐,眼前發黑,忍不住哭了。

    剛才不還說要替我報仇嗎?不還說要彰顯季家威嚴嗎?

    一腳把我踢飛、道歉什么鬼?

    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怎么回事?

    經過半天加一夜的奔跑,終于將名師堂一星書庫中的所有藏書都收進了圖書館。

    此時的張懸,也臉上滿是疲倦。

    高強度的動用精神,哪怕心境刻度達到了10.1,依舊有些堅持不住。

    坐在原地恢復了半個時辰,這才徹底緩解過來。

    精神內視,在圖書館內掃視而過,忍不住眉頭一皺。

    “居然沒有關于孔師的介紹,沒有宗師境的修煉秘籍……”

    來藏書庫看書,就是想找找關于天人孔師的事跡,順便找到宗師境的修煉秘籍,結果……這兩樣,一個都沒有。

    “應該是一星名師,還沒資格接觸孔師這種級別的人物。至于功法,一星基本都在通玄境、半步宗師,就算有宗師境的功法,也沒用……”

    想了一會,張懸搖搖頭。

    看來他還是想多了。

    一星名師,做為名師這個職業的最底層,是沒資格接觸很多秘密的,尤其是天人孔師,號稱萬世之師,名師之首,這種人的事跡,怎么可能隨便放在這種地方,讓人輕易翻閱?

    即便有,恐怕也是耳熟能詳的事,不可能記述先天胎毒。

    “算了,雖然沒有宗師境的功法,通玄境、半步宗師境的秘籍、功法倒是有不少,可以整理一下,給趙雅等人修煉……”

    宗師境的功法沒有,剩下的倒是有不少,每一個級別都儲存了至少數千本不同的秘籍,只要給出一定時間讓他整理,必然能重新弄出一套適合趙雅等人修煉的法訣。

    看完功法,將目光集中在名師類的書籍之中。

    看了一會,終于明白過來。

    難怪名師能成為諸多職業之首,的確非同尋常。

    一眼看出別人的缺陷、功法弱點,并非天生的眼力,而是日以繼日的磨練和感悟。

    根據書籍上的記載,判定別人修煉功法之類有無問題的方法,就有數十萬種之多,和醫師看病一樣,必須掌握了這些,才能察覺別人不能察覺的事情,從而解決問題,得到別人的尊重。

    “這十天剛好也好好學習一下……”

    偽裝名師,輕易給別人指點,他依靠的是,對真正名師的技能,知道的并不多,剛好這十天考核,可趁機多學一些,補充一下知識,讓他這位二星名師也能匹配些。

    掃完關于名師的書籍,又將其他的都掃了一遍。

    名師堂內的書籍,涵蓋的種類雖多,卻也只集中在幾個常見的職業之中,像毒師這樣的職業,就沒有太多描寫。

    看來名師堂也不是萬能的,名師雖然有明理境的心境,看書、記憶都比正常修煉者快,也不可能一個人將天下所有職業都學會。

    “其他職業不多,但這里關于煉器師的書籍倒是不少!”

    眼睛停在一堆書籍上。

    是關于煉器的書本,密密麻麻足有數萬本之多。

    對于煉器,他可以說一竅不通。

    天玄王國沒有煉器師,也沒有相對應的公會,自然也就沒有書籍。

    “兵器分為凡、靈、圣、王四個等級……”

    隨手翻開一本,上面詳細描述。

    “每一個級別,都對應下、中、上、絕四品!通常武者九重使用的都是凡品,靈級兵器,只有四星以上的煉器師才能鑄造……”

    輕輕翻閱,很快看完。

    “沒想到兵器還有這么多分級……”

    之前看到名師堂的傀儡十分厲害,就滿心疑惑,現在才知道,這東西屬于靈兵。

    所謂的靈兵,就是其中有靈性的兵器。

    例如,長劍擁有了劍靈,就可以成為靈兵。

    這種兵器更加強大,遠超凡兵。

    只不過,太過珍貴,整個天武王國,都未必能有幾件。

    “其實不光兵器分為四種,就連功法、秘籍也有分級!”

    看完兵器,想起剛才看到的功法和秘籍。

    這些東西也同樣分為凡、靈、圣、王四個等級,其中又分為下、中、上三個小級別。

    像之前洪天學院所有學生修煉的洪天九重訣,不過是凡級下品的功法而已。

    天玄王室修煉的功秘籍,也不過凡級中品。

    這種功法,級別低,修煉慢,凝聚出來真氣精純度也就差,算得上最低級的。

    天玄王國因為沒有更高級別的功法,所以這些等級分的并不詳細,在名師堂看到書籍記載,才算明白過來。

    “不知道天道功法是……什么級別的!”

    知道以前看過的功法等級都很低,腦中一閃,想起了他修煉的天道功法。

    這套功法是借助無數本功法凝聚而成的,總結了其中所有正確的修煉方法,無論修煉速度還是效果,都遠超普通功法。

    雖然不知道級別,但恐怕不下于圣級,甚至更高級別的王級!

    因為,也只有如此厲害的功法,才能讓他的天道真氣,精純無比,任何堵塞的經脈,都可以輕松疏通。

    “好了,書都收進了圖書館,可以慢慢看,現在時間也不早了,該去天武學院了!”

    透過窗戶看了一眼外面,一夜過去,太陽早就升起,伸了個懶腰,張懸大步走了出去。

    書本這么多,可以慢慢看,現在最重要的是完成二星名師的最后一個考核。

    “張師,天武王國的招聘會馬上就要開始了,咱們還是快些吧!”

    剛走出藏書庫,莫弘一就迎了上來。

    此時的莫弘一,已經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二十六、七歲的模樣,一臉青灰,與之前英俊、冷酷的模樣,截然不同。

    “好!”

    知道今天剛好天武王國招聘,錯過了這個機會,再想混進去就難了,張懸當即點點頭。

    跟在他身后,從后門走出名師堂,沿著街道前行了小半個時辰,就看到一個巨大的校園出現在眼前。

    依山而建,河水環繞,寬闊、氣派!無數學子進進出出,書聲朗朗,給人一種安靜、空靈之感。

    和這個校園一比,之前的洪天學院就和鄉下的學校一般,不值一提。

    來到寬闊的大門前,二人停了下來。

    天武學院,到了!

    (今天三更,先發個二合一,六千字,下午還有。祝老涯的女書友們,節日快樂!)